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命旨归》

详细阐述唐宋时期三命八字理论的师门秘抄

 
 
 

日志

 
 

卜筮全书卷之九   

2007-10-11 09:24:50|  分类: 六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卜筮全书卷之九    黄金策二

 

三、国朝:

 

君恕则臣忠,共济明良之会;国泰则民乐,当推祸福之原。虽天地尚知其始终,况国家岂能无兴废?

 

本宫旺相,周文王创八百年之基;大象休囚,秦始皇遗二世主之祸。

本宫为国爻。以太岁为君爻,岁合为后爻;月建为臣爻,日建为东宫;子孙为黎庶,父爻为国。若建国时,卜得本宫旺相,如周文王,子孙享国八百年之久也。史记周武王定鼎于洛,卜云:传位三十,历年七百。后至赧(1)王亡,共算八百余年。故曰:周过其历也。若本宫休囚,大象又凶,则如秦始皇,二世亡国。

 

九五逢阳,当遇仁明之主;四爻值福,必多忠义之臣。

五爻为君位。若逢阳象,更遇青龙财福,必是仁明之君。世临阳象,带吉神亦然。

四爻为臣位,若子孙旺相克世,乃敢谏直臣。若兄鬼生合世爻,乃阿谀佞臣也。

 

岁克衰宫,玉树后庭花欲谢;

本宫衰死,更遇太岁所克,其年国有乱亡之兆。昔陈将亡,后主使诸妃嫔,及女乐与侠客,共赋诗,互相赠答。采其尤艳丽者,被以新声;选宫女千余,习而歌之,分部迭奏。其曲有玉树后庭花,临春乐等,大略皆美诸嫔妃之容色。君臣酣(2)歌,自夕达旦,以此为常。后为隋所灭。故曰:玉树后庭花欲谢也。

 

年伤弱世,鼎湖龙去不多时。

太岁刑冲克害世爻,主国君疾病,或内难将作。若克世爻,而世爻衰弱,必有君崩之忧。史记曰:黄帝乘龙上天。故凡帝崩曰升遐,讳言死也。今日鼎湖龙去,言其不久而崩也。

 

世临沐浴合妻财,夫差恋西施而亡国;

世临沐浴,或财爻、应爻带沐浴动,克合世爻,必是国君好色。如夫差恋西施美,拒子胥谏,后为越王勾践所灭。

 

应带咸池临九五,武后革唐命而为周。

应乃皇后之位。若带咸池,其后必淫。更居九五,乃是后居尊位。如汉吕后,临朝称制。

更有旺动,刑冲克害世爻,世或空亡,必如唐武后废中宗为庐陵王,革唐命为周。

 

游魂遇空,虞舜南巡不返;

卦遇游魂,主国君迁都游荡巡狩之象。如周穆王巡狩游行天下。

若加凶杀克世,或世动入死墓空绝,则如虞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

 

归魂带煞,始皇返国亡身。

若归魂卦,遇凶神恶杀,动克世身,如始皇求仙海上,返国崩于沙丘之野。

 

子发逢空,张子房起归山之计;

子孙为臣。若逢空动,或四爻臣位空动,更被世爻克害,必是君欲害臣,臣欲避君。如汉张良,托为辟谷,弃职从赤松子游也。

 

将星被害,岳武穆抱吁天之冤。

将星,如寅午戌日卜,午爻为将星是。余类推。若将星临财子,必得忠良智勇之将。将星值官鬼白虎,必强悍之将。若临父,必老将;遇兄,不过庸常之将。若将星持鬼,克害世爻,必如曹操桓温,挟天子以令诸侯,多致篡位自立。若将星被动爻克害,或被四爻动克,必如宋岳飞,遇秦桧权奸之害而死也。

 

应旺生合世爻,圣主得椒房之助;

应爻,皇后之位。若应爻旺相,生合世爻,更临财福;主皇后美貌智略,天性慈仁;能规君过,导君以善。如汉马后。宋宜仁,称女中尧舜也。后房用椒涂壁,以辟除邪气。故曰椒房。

 

日辰拱扶子位,东宫摄天子之权。

子孙乃臣位。若他宫子孙旺相,更值日辰,生扶拱合,世值胎养空绝,必主少国,疑有大臣摄政。如周公辅成王是。

若本宫子孙生旺,更得日辰扶助,必国君厌弃大宝,将欲传位;太子当国,摄天子事也。

 

世克福爻,唐玄宗有杀儿之事;

若本宫子孙,被四爻冲克刑害,必被谗(3)臣谤讪(4)。若世克本宫子孙,子孙又入死墓空绝,必太子遇谗被害。如唐玄宗信李林甫谮(5),将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皆废为庶人,后复赐死于城东驿也。

 

子伤君位,隋杨广有弑父之心。

本宫子孙,带杀旺动,克害世爻,乃太子有篡位之兆。如隋杨广弑父,自立为帝。

 

一卦无孙,宋仁宗有绝嗣之叹,

卦中无子孙,或子孙休囚,动入墓绝空死,必是国无太子。如宋仁宗无子而叹。

 

四爻克子,秦扶苏中赵高之谋。

四爻,乃臣位。若旺动,伤克本宫子孙,则如秦太子扶苏,被赵高矫诏赐死。

 

身值动官,唐太宗禁庭蹀血;

世身持官,带杀旺动,必至杀克兄弟,乃兄弟必不相容之兆。如唐太宗,伏兵玄武门,将建成,元吉射死,血流禁庭,而被军马蹀践也。

 

世安空弟,周泰伯让国逃荆。

世持兄弟空亡,与应相生合,更有吉神动克,必是兄弟推让天位之象。如周泰伯托为采药,逃之荆蛮,让位季历也。

 

凶神生合世神,玄宗信林甫之佞;

若鬼杀动,生合世爻,必是佞臣阿谀,人君信任。如唐玄宗,信任李林甫一十九年,养成天下大乱。

 

君位克伤四位,商纣害比干之忠。

四爻为臣。持财子,而被世爻动克,必犯颜之臣,遭剖心之主。有如比干之尽忠,而被纣王之诛也。

 

离宫变入坎宫带凶杀,而徽钦亡身于漠北;

卦中大象皆凶,世应克害刑冲,或世动入死墓空绝,必是国君遭患,死亡之兆。离乃南方,坎乃北方。离化坎,乃南入北。故如宋之徽钦二宗,被金兀术所掳,幽于五国城,卒老死于沙漠之地。

 

乾象化为巽象有吉曜,而孙刘鼎足于东南。

乾宫变巽宫,大象皆吉。当如刘先主,吴孙权,建国东南,与魏三足鼎立也。

 

国之治乱兴衰,卦理推详剖决。

 

生僻字注释:(1)【赧】读音:nan,三声。此处指东周时期最后的一个王,即周赧王。被秦所灭。(2)【酣】读音:han,一声。意为:泛指尽兴,畅快。(3)【谗】读音:chan,二声。意为:在别人面前说某人的坏话。(4)【讪】读音:shan,四声。意为:讥讽。(5)【谮】读音zen,四声。意为:诬陷,中伤。

 

 

四、征战:

 

医不执方,兵不执法,堪推大将之才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当究先师之妙论。

 

观世应之旺衰,以决两家之胜负;将福官之强弱,以分彼我之军师。

世为我,应为彼。世旺克应则胜,应旺克世则负。子孙为我之将军,官鬼为彼之敌帅。

 

父母兴隆,立望旌旗之蔽野;金爻空动,侧听金鼓之喧天。

父母为旌旗。旺动主兵起。金空动,则闻金鼓声。金空则响,故也。

 

财为粮草之本根,兄乃伏兵之形势。

财为粮草。旺多衰少,空为无粮。兄为伏兵,又为夺粮之神,不宜旺动。

 

木兴扶世,济川宜驾乎轻舟;火旺生身,立寨必安于胜地。

木为舟揖。若动来生扶世身,或水爻与子孙动,宜乘舟决战以取胜;火为营寨。若旺动生扶世身,结寨必得形胜之地也。

 

父母兴持,主帅无宽仁之德;子孙得地,将军有决胜之才。

父母持世动,乃主帅不恤士卒,上下离心。若带兄弟凶神,须防自变。子孙持世身旺动,将军必决胜千里外。

以上数节,出《天玄赋》,不细解。

 

水爻克子子孙强,韩信背水阵而陈余被斩;

卦中水爻动,及世持水爻,或动出水爻克伤子孙,若子孙旺相,得日辰月建生扶,或子孙旺动,则可效韩信背水战,死中求生而反胜也。

 

阴象持兄兄克应,李愬雪夜走而元济遭擒。

兄为伏兵。如在内象旺动,克应,乃我伏兵;克世,是他伏兵。若兄在阳象,宜日间伏;兄在阴象,宜夜间伏。如唐宪宗朝,李朔雪夜衔枚走,直捣蔡城,以擒吴元济也。

 

世持子而被伤,可效周亚夫坚壁不战;

世持子孙,将必才能,可以克敌。若父动克,宜且固守,以避其锋,不利速战。如汉景帝朝,七国反,帝使周亚夫,屯细柳以攻之。中夜军惊,扰乱至帐下,亚夫坚卧不起,深沟高垒,数日乃定,遂破七国之兵。

 

应临官而遭克,当如司马懿固垒休兵。

应持官旺相,彼将才能,我难与敌。虽卦有子孙发动,终不能大胜。如三国时,司马懿自料才能不如孔明,甘受巾帼之辱,坚垒不战尚矣。

 

世持衰福得生扶,王翦(1)以六十万众而胜楚;

世身虽持子孙,衰弱亦难胜敌。若得月建日辰生扶,可效始皇朝,王翦以六十万众,卒成胜楚之功。

 

卦有众官临旺子,谢玄以八千之兵而破秦。

卦有官鬼,父母虽多,而安静休囚;子孙虽少,而当权旺动。此乃寡胜众之象。如晋谢玄、刘牢之,以八千兵渡江,破秦王符坚九十万众也。

 

两子合世扶身,李郭同心而兴唐室;

子孙为将,世为国君。若卦中有两子旺动,生扶世身;主国有二将,合谋胜敌之兆。如唐李光弼、郭子仪,二人同心,以忠义自励,终能靖乱,复兴唐室。

 

二福刑冲化绝,钟邓互隙而丧身家。

若有二子爻生旺变动,相冲,相刑、两化入死墓绝空,虽胜敌将,必争权夺宠,相残害之兆。如晋钟会、邓艾领兵平蜀,蜀平,而嫌隙互生,乃至自相屠戮、身家俱丧。

 

子化死爻,曹操丧师于赤壁;

子孙为我军卒。若动入死墓空绝败,应又克世,或鬼父动伤身世;必致三军丧命,损兵折将之兆。如曹操夸水军八十万众,乘势袭吴,而为周瑜、黄盖火攻所败。

 

世逢绝地,项羽自刎于乌江。

世乃一国之君,三军之帅。最宜旺相,克应为吉,若被应爻刑冲克害,而世又休囚,及动入死墓空绝,主将必然不利。如项羽百战百胜,而一朝兵散,羞见江东父老,自刎乌江也。

 

水鬼克身,秦符坚有淝水之败;

水鬼旺动,伤克世身,敌兵必得舟揖渡江之利。如秦符坚,以投鞭断流之众,而竟败于谢玄八千渡江之兵也。

 

火官持世,汉高祖遇平城之围。

火爻带鬼,贼寨必近。若火鬼持世,须防困围。若得子孙旺动,虽被围得胜。如田单之下齐城。若子衰官旺,必致困围。如汉高祖被匈奴围于平城,七日乃解。

 

应官克世卦无财,张睢(2)阳食尽而毙。

应持鬼,克世,卦又无财,乃是食尽死亡之象。如张巡被围睢阳城也。

 

世鬼兴隆生合应,吕文焕无援而降。

旺鬼持世,乃困围之象。卦又无财,子孙又弱,世又生合应爻,乃兵少食尽降敌之兆。宋吕文焕守襄阳,元兵围之甚久,贾似道隐蔽不援,城中食尽遂降。

 

外宫子动化绝爻,李陵所以降虏。

子在外宫动,而被应克世,是我军远征。初虽见胜,终必有败。又化绝爻,不免降虏。如汉武时李陵往事也。

 

内卦福兴生合应,乐毅所以背燕。

内卦子孙动,而反生合应爻,伤克身世,是我将卒有背主降敌之兆。如燕将乐毅背燕投赵是也。

 

鬼虽衰而遇生扶,勿追穷寇。

官爻虽衰,若遇动爻日辰,生扶拱合,是敌兵虽少,必有救援。

 

子虽旺而遭克制,毋急兴师。

子孙虽旺,若被父母日辰动爻克害,彼必有计,不可急攻。攻之,必被摧折;虽不大败,亦损军威。宜缓图之。

 

鬼爻暗动伤身,吴王被专诸之刺。

官爻虽静,而被日辰冲动旺相,克害身世,必若吴王被专诸之刺。若鬼暗动,而被世克,或子动来救,则如荆何刺秦王不中,而反自被诛也。

 

子化官爻克世,张飞遭范张之诛。

子孙化官生合应,而克害身世,乃是我兵卒谋杀主帅,而欲降敌之象。如后汉张翼德,素不恤士卒,一日被小卒范强、张达枭首帐下,顺流而投孙权也。

 

要识用兵之利器,五行卦象并推详。

土为炮石,金为刀箭,水木为舟,火为营寨。又乾兑为刀,震巽为弓马,火枪,坤为野战类。若此象有克应之神,宜用此器以克敌;应爻官父在此象克世,宜反防敌人用此器也。

 

仁智勇器之将,岂越于此?攻守克敌用兵,当审于时。

 

生僻字注释:(1)【翦】读音:jian,三声。同剪。(2)【睢】读音:sui,一声。【睢阳】为地名,在今河南商丘。

 

 

五、身命;

 

乾坤定位,人物肇生,感阴阳而化育,分智愚于浊清。

 

既富且寿,世爻旺相更无伤;非夭即贫,身位休囚兼受制。

人生一世,贫贱高低,合为何等人物,但看世爻为主。

若世爻旺相,日辰动爻生扶合助,而不来刑冲克害者,乃为上吉;必主其人富贵,有福寿。

若世爻休囚无气,而被日辰动爻克制,主其人非贫即夭,无福寿;无造化人也。

 

世居空位,终身作事无成;

凡占身命,大忌世身空亡。主一生作事无成,多谋少遂,难立家计。

 

身入墓爻,到老求谋多戾。

如世身入墓,主其人如醉如痴,不伶不俐;动静行藏,必不响快;虽有所为,亦皆不称心也。

 

卦宫衰弱根基浅,爻象丰隆命运高。

卦有大象旺衰,有爻象旺衰。如占身命,得大象旺,亦好;可许他根基壮实。更得六爻中身世在吉地,乃是十全造化。然卦宫旺相,不如爻象旺相。盖人之根源系于卦,命之吉凶系于爻。故卦宫无气根基薄,爻相得时有气,命运必高。

如立春节,艮旺、震相、巽胎、离没、坤死、兑囚、乾休、坎废类。大抵旺胜相胎,没胜休囚也。

 

若问成家,嫌六冲之为卦;

凡遇六冲卦,必主其人作事有始无终。前卦六冲,前三十年生涯淡泊;后卦六冲,三十年后家业凋(1)零;前后六冲,则一生苦楚,不能发达。

 

安知创业,喜六合之成爻。

占身命,得六合卦。主其人春风和气,交游必善;谋事多遂,基业开拓。如前合前亨,后合后遂。前后皆合,主一生通达,万事如心。

 

动身自旺,独力撑持;

如世爻不遇动爻日辰生扶,而自强自旺,得时发动者;其人必白手成家,无人帮助。

 

衰世遇扶,因人创立。

若世爻无气,而遇日月动爻生扶,必遇好人提拔成家,不能自权自立也。

 

日时合助,一生偏得小人心;岁月克冲,半世未沾君子德。

如世身遇年月日时生扶拱合,主上得贵人亲爱,下得小人忠敬。如见刑冲克害,则官府欺凌,小人谤毁。

一曰:父来合,得父之荫;兄来克,受兄之累。余可类推。

 

遇龙子而无气,纵清高亦是寒儒;

青龙子孙持世身,必然立志高远,不慕功名富贵。如邵康节、陶渊明辈。子孙即无气,亦绝俗超群之寒士也。

 

逢虎妻而旺强,虽鄙俗偏为富客。

白虎临旺财持世,其人虽不知礼义,然必家道殷实。如李澄、萧宠之徒是。

旺财有制伏,亦粗知文墨,勉强向上之流。不可以顽俗论。

 

父母持身,辛勤劳碌;鬼爻持世,疾病缠绵。遇兄则财莫能聚;见子则身不犯刑。

占身,不可见父兄官鬼持世。如遇父,则克伤子,一生不得安逸。鬼为殃祸,遇之,则一生疾病缠身;或主带疾,或常招官讼;若贵人见之,不以此断。至兄乃克剥破败阻滞之神。世或逢之,主克妻妾,破耗多端,一生不聚财物。惟遇子孙则克官鬼,主一生官刑不犯,安闲自在,衣禄丰盈。大怕休囚,唯贵人不宜犯之。

 

禄薄而遇杀冲,奔走于东西道路;

占身,以财为禄。若临死绝无气爻,则禄薄。而世爻又被恶杀冲动,无一爻吉神救助,此乃至下之命。必主东奔西逐,丐食于街衢者。若世爻动而逢冲,或无冲而世爻衰弱,空动化出恶杀,回头冲克,世无助,而杀无制者亦然。

 

福轻而逢凶制,寄食于南北人家。

子爻若遇死墓绝空,则福轻。而世爻更被凶神克制,或世动而被日辰动爻合往,此为受制于人之象。占身遇之,必主其人倚靠富家,寄食于他人也。

 

子死妻空,绝俗离尘之辈;

占身以福为子,财为妻。二爻若临死墓绝空之地,乃是刑妻丧子之兆。小儿见之,必绝俗离尘,出家辈也。若僧道见之,反为吉兆,必无俗累之牵惹矣。

 

贵临禄到,出将入相之人。

卦中贵人禄马。旺临身世,而官鬼父母又来扶助,或月建日辰生合,必是将相之兆,富贵非常之人。

 

朱雀与福德临身,合应乃梨园子弟;

子孙乃喜悦之神,朱雀又主言语。若同临身世主象,其人必然乖巧。若生合应爻,是合欢于他人之象,故为梨园子弟之兆,不然亦是伶俐人也。若应生合,或被日辰动爻来破者,或世应刑冲克害者,勿以此断。

 

白虎同父爻持世,逢金则柳市屠人。

父母属金,而带白虎持世者,必是宰猪杀马之辈。盖白虎主丧亡,金为刀剑,而父母又是伤克子孙之神,子孙又为六畜,故为宰杀之象。而加之畜类,以屠夫断。若父母有制,或子孙旺相发动,或在空避之,勿以此断。

 

世加玄武官爻,必然梁上之君子;身带勾陈父母,定为野外之农夫。

玄武主盗贼之事,而加官鬼临身,乃梁上君子,穿窬之人也。勾陈职专田土,而加父母,勤苦之神。持世者,乃耕种耘耨之兆也。

 

财福司权,荣华有日;官兄秉政,破败无常。

以上人物,虽有高下不同,然莫不喜财福,而恶兄鬼者。若得财福二爻,得时旺相发动,纵是下等之命,一时淹蹇,终须发达。若见官兄当权旺动,虽上等之命,一时亨利,亦有破败贫穷之时。

却看在何限中,便知何年发达,何年破败也。其中有救无救,当自融通活变。

 

运至中年,凶杀幸无折挫;时当晚景,恶星尤怕攻冲。

人命有三限,每一爻管五年。初二三爻,共十五年;外三爻亦管十五年,共三十年。支卦六爻,亦管三十年。正卦内三爻十五年为早限;正卦外三爻十五年,与支卦内三爻十五年为中限;支卦外三爻为末限,变卦为支卦。

凶杀恶星,即是官鬼兄弟刑冲克害之类。早限遇之,则早年欠顺;中限遇之,则中岁灾殃;末限遇之,则晚景迍邅;老无结局。若子孙等吉神,在正卦内三爻,得时旺动,主荫下得意;在正卦外三爻见,三十年前,福如秋月;在支卦内三爻见,则三十年后财若春潮;至支卦外三爻见,则晚景荣华,康宁寿考。

又如早限有恶星,末限有吉星者,必初年蹇滞,老景亨通也。余仿此。

要知吉凶之事,依五类推断。如逢官爻生扶合助,主贵人提拔。或子孙来刑冲克害,则有僧道相干之事也,宜通变。若六爻安静,则当再占一卦以断之。或以不动之卦,乾化坤、艮化震之类者非。

 

正内不利,李密髫(2)龀(3)迍邅;

正卦内三爻,乃初限。若逢官鬼凶神克战者,主童年多病。如李密九岁方能行,盖幼年多疾故也。

 

支卦有扶,马援耆颐矍铄(4)。

支卦外三爻,乃末限。若有吉神合助,必然老年康健。如马援年六十二,披甲上马也。

 

一卦和同,张公艺家门雍睦;

如占身,得六爻安静,无冲破克害,反相生合,则主其人家门欢好,如张公艺九世同居,上和下睦也。

 

六爻攻击,司马氏骨肉相残。

若六爻乱动,卦又冲克,或三刑六害者,必主亲情不和,骨肉相残,如晋司马氏八王树兵,俱遭诛杀屠戮也。

 

闵(5)子骞孝孚内外,父获生身;

占身命,以父爻为生我之亲。若世能生合此爻,必然能孝于父母,如闵子骞类也。

 

孔仲尼父友家邦,兄同世合。

若世爻与兄相生合,其人必内和兄弟,外信朋友,如孔夫子类。兄爻在本宫内象,以兄弟言;在他宫外象,以朋友言。看内外以别亲疏,全在通变。

 

世应相生,汉鲍宣娶桓氏少君为妇;

世是一身之本,应为百岁之妻。若见相生相合,必然夫唱妇随。

 

悔贞相克,唐郭暖招升平公主为妻。

世为贞,应为悔。若见相冲相克,必然琴瑟不调。

 

箕踞(6)鼓盆歌,世伤应位;

世持虎蛇,乘旺发动,刑害应爻,应又临无气之地,必主克妻。如春秋时,庄周妻死,犹箕踞鼓盆而歌。

 

河东狮子吼,应制世爻。

应爻克制世爻,乃是牝鸡晨鸣之象,其人必凭妻言语。如宋陈季常河东狮子吼,东坡所戏言也。

 

世值凶而应克,愿听鸡鸣;

若应虽来克世,而世爻自带刑害,及兄官虎蛇等凶神者,则是彼来救我之失,去我之病,非有所伤于我。主其人必有贤妻。如齐哀公荒怠慢政,得陈贤妃,有夙(7)夜警戒相成之道。故诗有鸡鸣篇。

 

身带吉而子扶,喜闻鹤和。

世带吉神旺动,子孙又来生扶者,主有贤子共成事业,以济其美。易云:鸣鹤在阴,其子和之。

 

福遇旺,而任王育子皆贤;

占身,以福为子孙。若旺相不空,及无伤害者,主有贤子。如任遥之子昉(8),王浑之子戎。见称于阮籍诸贤。

 

子化兄,而房杜生儿不肖。

若子孙动变兄鬼者,其子必不肖。盖兄弟乃破败之神,故也。李英公常曰:房杜平生辛苦,然生子不肖。

 

伯道无儿,盖为子临空位;卜商哭子,皆因父带刑爻。

凡问子孙,不宜父母发动。若子临空地,必主无子。如邓伯道弃子而不生,非有伤也。唯父带刑害虎蛇等恶神动克,子孙休囚不空者,然后克子。如子夏哭子丧明也。若父有制其庶几。

 

父如值木,窦(9)君生丹桂五枝芳;

若问子多少, 当以五行生成数论之。若父爻属木,则子孙属土,土数五,主有五子。如窦燕山生仪、俨、称、僖、侃类。

 

鬼或依金,田氏裂紫荆三本茂。

论兄弟,与子孙同。且如鬼爻属金,则兄弟属木矣,主有兄弟三人。如田真、田广、田庆。

 

兄持金旺,喜看荀氏之八龙;弟倚水强,惊睹陆公之双壁。

六亲类,固当以生成数推之,然不可不别衰旺。逢生旺,则当倍加;遇死绝,则当减半。故兄持金旺,则有兄弟八人。盖金数四,倍则八也。荀淑子八龙似之。若临水旺相,则是二人。盖水数一,倍则二也。陆暐(10)与陆恭之双壁是。他仿此。若旺相而有制,衰死而有扶,又当以本数断。若旺爻空动,亦以本数断。不旺不衰而空动,则减半断之。更宜活变细察。

 

若也爻逢重叠,须现在以推详。

若卦中只有一位,可以五行数推。苟重叠太多,则可即以其数断也。

且如六月丙辰日,卜得损之大畜卦。卦中原有二爻兄弟,六三又化兄弟,日辰月建又是兄弟,共有五重兄弟,则断五人也。若日辰月建不系兄弟,则以三兄弟推。宜通变也。

 

财动初爻,令伯克亲于早年;

财动,则伤父母。如在初爻,则早年见克。如李密生孩六月,其父即丧。

 

兄兴六位,张瞻丧偶于中年。

兄动,则克妻财。如居六位,中年必如张瞻之克妻也。

 

化父生身,柴荣拜郭威为父;

卦有父母,又化出父母来生合世身者,其人必重拜父母,身为他人子。如五季时,柴世宗之于周太祖也。

 

化孙合世,石勒养季龙为儿。

卦有子,又化出子,世身自去相生合者,主其人必有螟蛉之子。如晋时后赵石勒子石季龙是。然子孙化出,而系外宫则是,系于本宫则非也。

 

世阴父亦阴,贾似道母非正室;

父与世,皆属阴者,必是偏生庶出。如宋贾似道也。

 

身旺官亦旺,陈仲举器不凡庸。

卦中官爻旺相,世身亦旺相;又逢贵人禄马文书,生合世爻者;必主异日金榜标名,龙门跳跃。如陈仲举为不凡之器。欲断官职,依后功名类推。

 

化子合财,唐明皇有禄山之子;

子从化出,乃螟蛉子也。若与财爻相合,或与应爻相合,必与妻妾有情。如安禄山之于杨贵妃也。

 

内兄合应,陈伯常有孺子之兄。

兄爻在内卦,乃兄弟,非朋友也。若与应爻或财爻相合,其妻必与兄弟相通。如陈平之盗嫂也。

 

以下皆断妇人身命:

 

应带勾陈兼值福,孟德耀复产于斯时;

勾陈主黑丑,子孙主贤淑。故应爻旺相临之,而无伤损者,其妻必如孟光;貌虽不扬,而其德则美也。

 

财临玄武更逢刑,杨太真重生于今日。

玄武乃淫乱之神,若临财爻,必不贞洁。更加三刑六害,如杨贵妃污秽尤甚。

 

合多而众杀争持,乃许子和之钱树;

卦中有合诸事吉。惟妇人女子见之,主浇浮淫佚,春心荡漾,不能坚闺门之守。更加玄武,三刑六害,临持财爻者,乃娼妓之兆。如许子和为妓,临死谓其母曰:钱树子倒矣。盖为娼宿客,得钱,如树之能生钱也。

 

官众而诸凶皆避,如隋炀帝之采花。

凡遇卦中有鬼,日辰月建是鬼,或又化出太过,生合财爻;而财爻不临玄武等凶神者,必主其妇重婚再醮。如隋炀帝西苑剪采为花,色渝则易以色之新者;喻妇人夫死则再嫁也。

若本卦鬼爻不受刑冲克害,而鬼爻反来冲克财爻者,乃是生离活别之兆,非夫死再嫁也。

 

白虎刑临,武后淫而且悍;

白虎乃强暴之神,妇人见之,必然凶悍;更加刑害临财爻,必如武则天凶悍且淫也。

 

青龙福到,孟母淑而又慈。

青龙乃喜悦慈善之神,子孙又清吉之神。若财临青龙,化子,或子临青龙动来生助者,必主其妇慈祥恺悌,淑善贤德。如孟母也。

 

逢龙而化败兄,汉蔡琰(11)聪明而失节;

财遇青龙,本主聪明。但不宜化出兄爻,及败爻。皆主不贞洁。如伯喈(12)女蔡琰,文章绝冠当时,失节胡虏。或化出刑爻病爻害爻,及玄武等同临者亦然。

 

化子而生身世,鲁伯姬贤德无疵。

财动化出子孙,生合世身者,必有懿德。如鲁庄公夫人伯姬,言行皆善,无疵可议,见赏于春秋。

凡占身,当以财爻为主,不可论应爻世爻等作其身也。

 

合而遇空,窦二女不辱于盗贼;

卦中若遇他爻动来相合,或带咸池玄武动来克合,本非佳兆。若得财爻在空避之,是彼欲淫我,而我不愿之象。如唐奉天窦氏二女,被盗劫之,而自投崖,宁死不受辱也。

 

静而冲动,卓文君投奔于相如。

卦中咸池玄武刑害等杀,临持财爻,若得休囚不动,或落空亡,庶几无事。若被日辰动爻冲之,则如卓文君,被相如以琴挑之,欲心因动,不免至夜而亡奔相如,后当垆(13)卖酒。

 

福引刑爻发动,卫共姜作誓于柏舟;

子带刑旺动,必主克夫。然子乃贞洁之神,遇此等爻,而财不值凶者,主守节之象。如卫共姜,作柏舟诗,以死自誓也。

 

身遭化鬼克刑,班婕妤感伤乎秋扇。

卦中原有官,与身世相生合,又化官,却来克制身世,及财爻。占法以动爻为始,变爻为终。主先亲爱,后弃绝之象。如汉班婕妤(14)于武帝,始亲爱,后疏绝。所以,见秋扇而感伤作词,以寓其凄楚之思。

 

二鬼争权水父冲,钱玉莲逢汝权于江浒;

卦中若有二鬼发动,俱来生合财爻,又遇水父来刑冲克害,而财爻在空避之者,必有两夫争权之象,父母逼勒之兆。而己有守节之操,故入于空。如孙汝权之于玉莲类也。

 

六爻竞合阴财动,秦弱兰遇陶谷于邮亭。

男带合,则俊秀聪明;女带合,则浇浮淫佚。若六合卦而财爻又属阴者,不动犹可,动则淫滥无耻。如秦弱兰遇陶学士也。

 

鬼弱而未获生扶,朱淑贞良人愚蠢;;

凡看女人身命,以鬼为夫星。不宜空亡,空亡则难为夫主;又不宜动,动则难为兄弟;亦不宜衰弱,弱则招夫不肖,不能发福。若衰弱而无一生扶合助,兼带勾陈螣蛇等凶神者,必如朱淑真之夫,愚蒙不正,人物侏儒,因有断肠之诗。

 

官强而又连龙福,吴孟子夫主贤明。

若鬼爻旺相,更逢青龙福德、禄马贵人等吉神,必主有贵显贤明之夫。如吴孟子得鲁昭公为夫也。若衰而逢助,亦主有贤明之夫。

 

若卜婴孩之造化,乃将福德为用爻。

所喜者兄弟,大要兴隆;所忌者父母,最嫌旺动。小儿造化,不过卜其生长难易;若富贵贫贱,固未暇论;故专以子孙一爻为主。若父母动,则来伤克,故忌;兄弟动,则来扶持,故喜。盖有生扶,则易养。

 

随官入墓,未为有子有孙;助鬼伤身,不免多灾多病。

卦中若见世身随官入墓者,必死。故曰:未为有子有孙。若遇鬼伤克世身,刑冲主象者,必然多病。更逢财爻助之,大凶之兆。若鬼持世临身,亦主多病。

 

胎连官鬼,曾轻落地之关;

卦中胎爻临鬼,或化出鬼爻,或鬼来冲克者;必此儿生时,绝而复苏。俗所谓落地关也。

 

子带贵人,自有登天之日。

子爻若带禄马贵人,主此子他日必能贵显,头角峥嵘。

 

遇令星,如风摇干;逢绝地,似雨倾花。

凡遇凶神克战,若得子孙得地健旺,则必无事;虽见小悔,犹微风摇干,必不能伤。若在死绝之地,决难生养;一有克战,则如骤雨倾花,鲜不残败。

 

子孙化鬼,孝殇(15)十月入冥途;禄贵临爻,拜住童年登相位。

子化出鬼,乃九死一生之兆。如汉殇帝,生才十月即死也。子化出鬼,而贵人禄马交临,子又旺相,异日必贵。如元拜住,年十四即为相也。盖子逢凶而化鬼,谓身化为鬼,故凶;子逢吉而化官,谓身化为官,故吉。

 

凶杀来攒震卦,李魏公至九岁而能行;

震为足。若遇官鬼凶神刑克,走必迟。如李魏公【李密。字令伯。】九岁方能行。盖为凶神缠扰于足也。

 

吉神皆聚乾宫,白居易未周岁而识字。

乾为八卦首。于五行属金,其数则一,又有纯阳之象。阳主上达,金主聪明,一则数之始也;若遇龙德及子孙在此宫者,必然幼敏。如白乐天生七月,便识知无二字。

 

八纯顽劣,晋食我狼子野心;

八纯卦,六爻相冲。小儿见之,必主顽劣性悍。如晋叔向子食我,心野不驯,犹豺狼之子也。

 

六合聪明,唐李白锦心绣口。

大抵六合卦,必然阴阳相半。小儿遇之,聪明智慧;他日文字,当有掷地金声之妙。如太白文才也。

 

阳宫阳象,后稷所以歧嶷;

阳主高明,有上达之象,从天数也。占小儿而得纯阳卦,子孙又属阳,必如后稷生于姜嫄(16),克歧而克嶷(17)也,见《诗.大雅》。

 

阴卦阴爻,晋帝所以戆(18)騃(19)。

阴主卑污,有下达之象,法地故也。占小儿得阴宫卦,子孙又属阴,主痴愚如惠帝。闻蛙声而曰:为公为私;见饥人而曰:何不食肉糜(20)。故史以戆騃讥之。

 

龙父扶身,效藏灯于祖莹(21);

青龙为吉神,父母为诗书学馆。若临身世,或动来生合世身福德者,主此儿好学。如祖莹八岁耽(22)书,父母恐其成疾禁之,乃密藏火,待父母寝后,复燃灯读之也。

 

岁君值福,希投笔于班超。

岁君,乃天子爻,君象也。子孙临之,此儿必志大。如汉班超,为儿时,尝投笔叹曰:“大丈夫当立功异国,安能久事笔砚乎!”后出使西域,果应万里封侯。

 

官鬼无伤,曹彬取印终封爵;

岁君值福,固有大志。然卦中官鬼受制,或落空亡,则志虽大,而终莫能遂;官鬼无伤,斯能称意。如曹彬周岁时,提戈取印,而应出将入相,终封爵也。

 

父身有气,车胤(23)囊萤卒显名。

龙父扶身,固知好学。然身世主象,及父母官鬼,临死绝地,则徒取辛勤;必父身有气,方有成望。如车胤勤学,卒以成业也。

 

金爻动合,啼必无声;

五行中惟金有声。且人之五脏,肺主声,肺属金。故人声以金爻取之。若被冲起,或落空亡,声必响亮;惟动而合住,则主啼哭无声也。

 

父母静冲,儿须缺乳。

乳以子孙定之。若旺相有气,乳必多;休囚无气,乳必少。最怕父动,或静而逢冲,定须缺乳。克子故也。

 

用旺儿肥终易养,主衰儿弱必难为。

子孙旺相,杀莫能伤;其儿必肥,故易养。子孙休囚,敌杀之气无备,必多灾悔;不惟羸瘦,亦且难养。

 

身临父母,莫逃鞠养之辛勤;

父母持世,儿必多灾;故鞠育之劳,所以不免。盖父母为辛勤劳碌之神,故为小儿之恶杀也。

 

世遇子孙,终见劬(24)劳之报效。

子孙持世,儿必孝顺,故劬劳之恩,必然报效。盖子孙为主象,临于世者,以其有亲亲之义也。

 

若问荣枯,全在六亲之决断;要知寿夭,须凭三限以推详。

六亲中,财福为吉,兄鬼为凶。三限:正卦管三十年为初限;互卦管三十年为中限;再以互卦又互一卦为末限,亦管三十年。人生寿夭,须有定数;不看三限,则难取决。

如正卦有凶神来克战,则寿不过三十年前;如正卦无凶杀,而互卦见凶杀克战,则寿止于六十岁内;正互皆无凶杀,其寿必在六旬外;宜以互卦再互一卦推之。若凶杀不动,则看世爻死绝之年断之,庶无差谬。

 

命理至微,虽难细述;易爻有准,自在变通。

 

生僻字注释:(1)(【凋】读音:diao,一声。【凋零】意为:衰落。(2)【髫】读音:tiao,二声。意为:古代指孩子下垂的头发。(3)【龀】读音:chen,四声。意为:乳齿。古代称男子八岁生齿为龀。(4)【矍铄】读音:jue,二声。Shuo,四声。意为:形容老年人很有精神的样子。(5)【闵】读音:min,三声。意为:姓。(6)【踞】读音:ju,四声。意为:蹲或坐。(7)【夙】读音:su,四声。【夙夜】意为:早晨和夜晚。(8)【昉】读音:fang,三声。意为:明亮,起始。(9)【窦】读音:dou,四声。意为:姓。(10)【暐】读音:wei,三声。意为:形容光很盛。(11)【琰】读音:yan,三声。意为:一种玉。(12)【喈】读音:jie,一声。意为:形容声音和谐。(13)【垆】读音:lu,二声。意为:酒店。(14)【婕妤】读音:jie,二声。Yu,二声。意为:古代女官名,是帝王妃嫔的称号。(15)【殇】读音:shang,一声。意为:没有到成年就死去。(16)【嫄】读音:yuan,二声。【姜嫄】传说是周朝祖先后稷的母亲。(17)【嶷】读音:yi,二声。意为:山名。(18)【戆】读音:gang,四声。意为:傻,楞。(19)【騃】读音:ai,二声。意为:傻。(20)【糜】读音:mi,二声。意为:粥。(21)【莹】读音:ying,二声。意为:光洁象玉的石头,光亮透明。(22)【耽】读音:dan,一声。意为:沉溺。(23)【胤】读音:yin,四声。意为:后代,后嗣。(24)【劬】读音:qu,二声。意为:勤劳,劳苦。

 

 

六、婚姻:

 

男女合婚,契于前定;朱陈缔结,分在夙成。然非月老,焉知夫妇于当时;不有宓羲,岂识吉凶于今日!

 

欲谐伉俪,必定阴阳。

阳奇阴偶,配合成婚。世属阳,应属阴;鬼属阳,财属阴;内属阳,外属阴。阴阳相得,乃成夫妇之道。异日必然大利。

 

阴阳交错,难期琴瑟之和鸣;

阴阳交错者:世阴应阳,鬼阴财阳,内阴外阳是。此为反象。成婚后,必主夫凌妻,妻欺夫,终朝反目,不得和顺。若变出财鬼不空,主象安静,亦可用也。

 

内外互摇,定见家庭之挠括。

占婚,卦宜安静。安静家庭雍睦,必无争斗事。若财动,则不和翁姑;鬼动,则不和妯娌;父动,则不和子侄;兄动,则不和夫妻。动加月建日辰,不唯不和,更有克制。

 

六合则易而且吉;

六合卦,一阴一阳,配合成象。世应相生,财官相合。占者得之,必主易成而又吉。

 

六冲则难而又凶。

六冲卦,非纯阴则纯阳也。其象犹二女同居,两男并处,志必不合。占者得之,必主难成,纵成亦不利。

 

阴而阳阳而阴,偏利牵丝之举;

世与官,宜阳反阴;应与财,宜阴反阳。占娶妇多不利。惟入赘(1)则吉。

 

世合应应合世,终成种玉之缘。

世为男家,应为女家。若得相合,是两愿之象,必主易成,后亦吉利。

 

欲求庚帖,岂宜应动应空;

欲求庚帖,须得应爻安静不空,而又生合世爻者,必然允诺,亦易成。若应爻发动,或空亡,或冲克世爻,皆主不允,事亦难成,或去亦不遇。

 

若论聘仪,安可世蛇世弟。

螣蛇兄弟,世爻临之,主男家悭吝,礼必不多;应爻临之,主女家妆奁淡薄。临旺发动,亦克妻之兆也。

 

应生世,悦服成亲;世克应,用强劫娶。

应爻生合世爻,主女家贪男家之象,必易成。不然,是女家先来求亲也。若世刑克应爻,男家必不早来求其女。世旺应衰,乃恃富欺贫,用强劫娶也。

若世临鬼及螣蛇,而财爻得时旺相,青龙得地者;必因其女有姿色,而欲设谋以娶之也。世临玄武兄弟,必因其家乏财偿债,欲谋纳其女也。应动或旺,以旺动断。

 

如日合而世应比和,因人成事;

凡遇世生应,是男求女;应生世,是女求男;相合亦然。若世应比和,乃是两家相成其事。要知何人赞成,以日辰合爻定之。间动辰合,则是媒人也。

 

若父动而子孙墓绝,为嗣求婚。

占婚,遇父旺动,子孙若墓绝,异日子息必少。若卜大人婚姻,有此象,乃为无子而娶也。父持身世者亦然。

 

财官动合,先私而后公;

凡婚。以官为夫, 财为妇。两爻俱动相合,必是先通后娶。若遇冲克,外人已知。若临玄武,则眼去眉来,未通情意。本人自占,而财与世爻动合者,亦然。财爻若与旁爻作合,与他人有情。财遇合多,而化出子孙,必是妓家。盖化子有

从良之象也。

 

世应化空,始成而终悔。

世动,生合应爻,男家愿成其婚;应动,生合世爻,妇家愿妻其女;皆易成之象。但怕变入空亡,必有退悔之意。若得日辰动爻扶助,虽悔,亦可成也。

 

六合而动象刑伤,必多破阻;世冲而日辰扶助,当有吹嘘。

世爻与应生合,本主吉兆;若遇动爻日辰冲克,必两边有破说,其事难成。世应冲克,本非吉兆;若遇动爻日辰生合,两边必有吹嘘,亦可成。

要知吹嘘破阻之人,依五类推之。如父母,为叔伯尊长类。外宫他卦,以外人言。

 

鬼克飞爻,果信绿窗之难嫁;官合财位,方知绮席之易婚。

飞爻即世爻。大凡女占男,最不宜鬼爻刑克世爻,亦不宜应爻克世,皆主不成。盖女占男,以世为女家,应为男家,故也。如遇此象,主男家不愿为婚,所以难嫁。若他有制,我有扶,而大象又吉,亦可成。然其家终是无意于我也。若得官生合世爻,或合财爻,或应爻生合世,方主易成。

 

财鬼如无刑害,夫妻定主和谐;

财鬼刑冲克害,夫妻必然不睦。如无此象,然后如鱼得水,到老和谐。

 

文书若动当权,子嗣必然萧索。

父母当权发动,子孙在空避之地,乃是事体未定。若不空,而死绝无气,则被其克,异日必然克子。

 

若在一宫,当有通家之好;若加三合,曾叨会面之亲。

世应生合比和,财鬼又同宫,是亲上亲也。不带三合,虽亲不识认;若带三合,必曾会面者。

 

如逢财鬼空亡,乃婚姻之大忌;苟遇阴阳得位,实天命之所关。

财鬼二爻,占婚姻之用神。若值空亡,必不吉利。《天玄赋》曰:财空妻失,鬼空夫亡。然不可执法推。

盖男占女,以财为主,鬼空不妨;女占男,以鬼为主,财空不妨。要在用神无损害耳。若财鬼空亡,而干支相合,世应相生,阴阳得位者,此实姻缘;不过半世衾(2)枕,不能偕老;非夫妻刑克,故也。乃天命所在耳。逢冲遇克谓避空,反不虑。但主其一生该虚设衾枕,或半生在外仕宦工商之类。

 

应财世鬼,终须夫唱妇随;应鬼世财,不免夫权妻夺。

世持鬼,应持财,此乃阴阳得位之象。必然夫秉男权,妻操妇道;定能夫唱于前,妇随于后。若应持鬼,世持财,此同阴阳失位之象。必然夫权妻夺,牝鸡晨鸣;惟赘婿反吉。

 

妯娌不和,只为官爻发动;翁姑不睦,定因妻位交重。

占婚,以兄为妯娌,父为翁姑。卦有官动,则克兄弟;妯娌间必不利。卦有财动,则克父母;定主翁姑不睦。若旺不受伤克,则是事有反覆;父衰弱不能敌,双亲有刑克也。

 

父合财爻,异日有新台之行;世临妻位,他时无就养之心。

占婚遇财父二爻,世带玄武,动来相合者,异日有翁淫子媳之事。若财临世身,其妇必不善事翁姑。

 

空鬼伏财,必是望门之寡妇;动财值虎,定然带服之婆娘。

卦中既有官爻财爻,而财爻又伏空鬼下;其女先曾受聘,未婚夫死,俗谓望门寡;若加白虎动克,则是已嫁而死,必带孝服者。若伏鬼不空,必是有夫妇女,如被日辰动爻提起,刑克世爻者,后防争讼。

 

世应俱空,难遂百年之连理;

世空,自不欲成;强成,终不遂意。应空,彼不欲成;得成,日后两家,必不往来。

 

财官叠见,重为一度之新人。

男占女,卦有两财;女占男,卦有两鬼;必是断弦再续,重为一度新人。两财皆无损,必一正一偏;若一旺一空,则前妻已丧。两鬼发动,必有两家争娶。如一旺一空,则前夫已亡。若鬼伏财下,男必有妻在家;财伏鬼下,女必有夫在身。鬼不空,而动爻日辰冲克妻财,必是生离改嫁;世克鬼,而动爻日辰生合妻财,必是逐婿嫁女。

 

夫若才能,官位占长生之地;妻如丑拙,财爻落墓库之乡。

要知男女情性容貌,财鬼二爻取之。凡遇月令旺,身必肥;日时旺,貌必美。月令衰,身必瘦;日时衰,貌必丑。月令旺,日时衰者,身肥而貌不扬;月令衰,日时旺,身瘦而貌必美。衰而有扶,丑而才能;旺而入墓,虽美而愚拙。惟观性情,男以鬼断,女以财推。

 

命旺则荣华可拟,时衰则发达难期。

命即男女生命。生旺有气,必有荣华之日;休囚死绝,必无发达之期。若财旺命衰,其妻貌虽美,而命则平常;鬼衰命旺,其夫虽愚蠢,而衣食丰足。命临父母,必好技艺;加青龙,则是好诗书也。临兄,则好赌博,好使钱,不好学。临官,喜迎官府。临财福,必善作家。看其现与不现,及五行生克,六神动静推之。

 

财化财,一举两得;

占婚遇财化财,必有僮仆同来,谓赠嫁。财化子,则有小儿带来,谓之带幼聘。若化子逢空,虽来不寿;化财遇冲,后亦走失。

 

鬼化鬼,四复三番。

大抵鬼化鬼,凡事反复不定。占婚遇之,决不容易。若大象可成,亦见迟滞。然此象主女家多有更变,难易缓急,皆听从于彼。

 

兄动而爻临玄武,须防劫骗之谋;

鬼爻不动,而兄弟又临玄武、螣蛇,来刑冲身世者,须防其中奸诈,设计骗财。若世应生合,阴阳得位,财鬼无伤,亦必大费财而可成。

 

应空而卦伏文书,未有执盟之主。

父母为主婚人。若不上卦,或落空亡;必无主婚,恐其妇自作主张,不然,主其事必难成就和合也。

 

两父齐兴,必有争盟之象;双官俱动,斯为竞娶之端。

卦中两爻父动,或父化父,主有两人主婚。不然,必两家庚帖。若两鬼俱动,则有两家争求其婚。不然,主事体多有变。以上若一动一静,一旺一空,则无言。

若卦有官化父,父化官,或官父皆动,恐有争讼之患。文书兄动,必有口舌。

 

日逢父合,已期合卺(3)于三星;

日辰与父爻作合,或日辰自带文书,主成婚日期,已预定矣。

 

世获财生,终得妆奁于百两。

财爻又作妆奁断,若生合世爻,又得日月动爻扶助,必有妆奁。临勾陈,必有妆奁田;临青龙,必美丽;临螣蛇白虎败病等爻,则是旧什物也。若财无生助,不可乱言。

要推多少,以生合妻财之爻,看衰旺断之。财之衰旺,仅可推女貌妍媸,不可推妆奁厚薄。

 

欲通媒妁,须论间爻。

占贴,以间爻媒人也。

 

应或相生,乃女家之瓜葛;世如相合,必男室之葭莩(4)。

间爻与世生合,多男家亲;与应生合,多女家亲。世应俱相生合,两家皆有亲。旺相新亲,休囚旧眷;本宫至亲,他宫外亲。

 

先观卦象之阴阳,则男女可决;

阳男媒,阴女媒。或问:间爻有二,当以何爻为主?以衰旺动静取之。

又问:衰爻动,旺爻静,则如何?则动者是也。

又问:两爻皆旺或皆衰,又将何以定之?以冲动者定之。若又无冲,以生合扶起者定之。或一旺一空,以不空者定之。又不遇空,则以长生决法定之。务归于一,则不杂乱。

 

次看卦爻之动静,则老幼堪推。

交重二爻为老年人,单拆二爻为少年人。或胎养长生为少年,临官帝旺为中年,墓绝是老年人为媒也。若墓化旺,是老年人先来说;阴化阳,是女人先来说。若此爻动空化空,而自冲动彼一爻,主原媒有故推却,而他人为媒也。

 

论贫富,当究身命;决美恶,可验性情。

人生美恶贫富,两章尽之矣。然非特可观媒妁而已。若问妇,看财爻;问夫身,看鬼爻;问男家,看世爻;问女家,看应爻。若应旺财衰,可言女家虽富,女貌不扬,余类推。至于维持破说之旁人,可以刑冲生合之爻推之。

 

雀值兄临,惯在其中得利;

间爻如值螣蛇朱雀,及兄弟者,其人必俐齿伶牙,素以媒妁获利者。兴旺必奸诈。

 

世冲应合,浼(5)他出以为媒。

间爻安静,被应世二爻冲动,或生扶合起,及日辰冲并起者,其人无心作伐,必是一边央他说也。间爻自动者,勿如此断。

 

两兄同发,定多月老以争盟;二间俱空,必无通好以为礼。

两间俱动,必有两媒。临兄,或兄化兄,或动出两鬼,主有争竞为媒。须看空亡衰旺,及有制无制,可知那个执权。若间爻安静,俱在空亡,必无媒人通好。若空动而化出兄鬼,或临兄鬼空动者,乃是媒欲谢礼作鬼不来,非无媒也。

 

世应不和,仗冰言而通好;

世应相冲相克,难以成亲。若得间爻生合解救,其事始难成就,终须得媒人两边说合,以通其好,则事亦可成。何谓救解?如应动克世,间爻合住应爻,生扶世爻,余可类推。

 

间爻受克,总绮语亦无从。

凡欲浼媒人说合求亲,必得应爻生合间爻。则其言易入,必然听信;如间爻反被应冲克,则虽甘言美语,亦不从。

 

财官冲克,反招就里愆尤;

间爻若被日辰动爻刑冲克害,其媒必然取怨于两家。世爻冲克,男家有怨;应爻冲克,女家有怨。或世来生合,而财爻冲克者,男家虽吉,异日女家必怨。财官皆冲克,夫妻俱有怨。

 

世应生扶,必得其中厚惠。

凡遇世应、日辰带财福、青龙,生合间爻,其媒必有两家酬贶(6)。旺相多,休囚少。若带兄鬼螣蛇玄武类生合者,不过巧言虚礼,必无实惠。化出财福生合亦吉。

男看世爻,女看应爻。世应俱生合,两家俱有惠。世旺,男家多;应旺,女家多。

 

一卦吉凶,细察精微委曲;百年夫妇,方知到底团圆。

 

生僻字注释:(1)【赘】读音:zhui,四声。【入赘】意为:招女婿。(2)【衾】读音:qin,一声。意为:被子。(3)【卺】读音:jin,三声。意为:古代举行婚礼时用作酒器的瓢。(4)【葭莩】读音:jia,一声。fu,二声。意为:芦苇茎中的薄膜。比喻关系疏远的亲戚。(5)【浼】读音:mei,三声。意为:请托。(6)【贶】读音:kuang,四声。意为:赠,赐。

 

 

七、产育: (附:老娘 乳母)

 

首出混沌,判乾坤而生人物;继兴太昊,制嫁娶以合夫妻。迄(1)今数千百年,化生不绝;虽至几亿万世,络绎无穷。盖得阴阳交感,方能胎孕相生。

 

先看子孙,便知男女。阳为男子,掌中探见一珠新;阴是女儿,门右喜看弧帨(2)设。

子孙为占产用神。阳爻为男,阴爻为女。

 

或更反兆,徒劳鞠育于三年;若遇化空,枉受胚胎于十月。

反兆者:占得生男卦,反生女;占得生女卦,反生男是也。皆主不寿,子孙化入空亡者,亦不育。

 

主星生旺,当生俊秀之肥儿;命曜休囚,必产萎靡之弱子。

子孙生旺,生子必肥大,异日主俊秀不凡;休囚无气,生子必弱小,异日主萎靡不振。若子孙无气,得月建日辰动爻生合扶持,主所生儿始虽弱小,后渐肥大;子孙虽旺,遇月建日辰动爻刑冲克害,始虽肥大,后渐怯弱。

古人断男女生,虽以阴阳为主,然又言:阳爻衰弱,亦主生女;阴爻旺相,亦主生男。以衰旺为主,阴阳为辅。细推其理,非确论。何也?

人生禀天地之秀气,受父母之英精,盖感阴阳而化育也。得阳精于中,阴血裹之,则成阳胎生男;得阴血于中,阳精裹之,则生女。感其气之盛而正者,则生子肥大而为贤智;感其气之不正而微者,则生子弱小而为愚不肖。此为自然之理,而易道岂异是哉!

故愚谓:子孙属阳断生男,或休囚则推弱小;子孙属阴断生女,或旺相则推肥大。盖必以阴阳为主。故也。学者详之。

 

如无福德,当究胎爻。

剖决固以子孙为主。若卦无子孙,当寻胎爻定之。如乾兑宫卦,子孙属水,胎在午,则午为胎爻。

故卦有子孙,则不论胎;或无子孙,又无胎爻,则以第二爻断之。

 

双胎双福必双生,

卦有两子爻,又有两胎爻,虽不发动,亦主双生。若卦有两子爻皆动,或子化子,胎化胎者,皆双生之象。若二爻一阴一阳,则一男一女;一旺一空,则一生一死。

 

一克一刑终一梦。

卦无子,占产大忌。若胎爻又被月建日辰动爻刑冲克害,或无故自空,大凶之兆。故一场春梦,言其子必亡也。子孙衰受克者亦然。

 

胎临官鬼,怀胎便有采薪忧;财化子孙,分娩即当勿药喜。

鬼临胎爻,其妇怀胎常有疾;胎爻被官冲克亦然。若胎爻虽临官鬼,化出子孙,或财化福爻,则怀胎时固多疾,分娩即安泰。

 

妻财一位,喜见扶持;胎福二爻,怕逢伤害。

财为产母,胎为胞胎,福为儿女。三者皆喜月建日辰动爻生合扶助。则产母安,胞胎稳,子亦易养。若见刑冲克害,产母多灾,胞胎不安,所生子亦难养。化入死墓空绝,大凶之兆。

 

虎作血神,值子交重胎已破;

白虎为血神。若临子孙或临胎爻发动,其胎己破,临财动者亦然。惟临兄鬼,及带刑冲克害,或化官,莫作吉断。可言此必漏胎。动爻合住,胎虽动而未分娩。

 

龙为喜气,遇胎发动日将临。

占产以青龙为喜神。若在胎福财爻上动者,生期己迫,必然临日者也。在父兄官爻上动,勿作吉看。

 

福遇龙空胎动,乃堕胎虚喜;

福临青龙空亡,而胎爻自发动,或被冲动者,必是堕胎虚喜。福若避空,则不然。

要知何故堕胎,以胎爻断。如临官鬼白虎,因病堕胎;临父,则劳伤;临玄武,则色欲;临螣蛇,惊吓之故;临朱雀白虎者,斗殴扑跌堕也。

 

官当虎动福空,乃半产空娠。

白虎临官发动,或临财动化官,而子孙空亡,或伏,或动空化空,或被冲散者,当小产。临月卜卦,乃是其子不育之象也。

 

福已动而日又冲胎,儿必预生于膝下;

胎与福若临龙虎,或有不动,而日辰冲并者,其子已生。若不克世,则勿断,须再详支神。如不系已过占时候,可言当日便产;虽过时,而动爻是重,亦分娩矣。

 

福被伤而胎仍化鬼,子当早死于腹中。

子孙在死墓绝地,又被月建日辰动爻刑冲克害者,大凶之兆。若胎爻又临官,或胎化官,必是死胎。更财爻又临死墓空绝,须防母子俱入黄泉。

 

兄动兮不利其妻,父兴兮难为厥子。

兄乃克财之神。如动,则产母不安;父为克子之杀。更动,则子宫必损。然二神,以有救无救断之,可也。

 

用在空亡逢恶杀,何妨坐草之虞;

父兄发动,本为凶兆。如财福二爻在避空之地,谓空不受克,故云无事。或父兄虽动,而得动爻日辰合住,谓之贪合忘克;纵凶亦虚惊,必无大害。

 

妻临玄武入阴宫,果应梦兰之兆。

巽离坤兑四宫,财爻临玄武,或与玄武作合,必仆婢所生,旺相必是淫妇。休囚有吉神救助,只主出身微贱,非是淫乱之妇。

 

克世克身,诞生日迫;

凡占生产,得子孙胎爻冲克身世,生期已迫,当以日时断之。盖凡生世主迟,克世主速。克若动而逢空,过日断。休囚,期在生旺日时;旺相,当以本日断。

又如子孙动,胎爻静,以动者定其日,冲胎定其时。若胎动而子孙静,胎爻定其日,冲福定其时。盖动则速,冲则迟。故也。

又如动而合住,则以冲克破合日断之,余类推。

 

不冲不发,产日时迟。

卦中胎福不动,又无暗冲者,其生产月日未临,必然迟缓。直待冲动日月,断其生产。若无胎福二爻,其产亦迟,宜以卦中临动之爻断。若又无动爻,则以卦身胎养长生之日断之。

 

胎福齐兴官父合,临产难生;

胎福二爻发动,本主易生。若被官鬼父母合住,或日辰带父兄鬼合住,皆主临产难生。直待冲破克破合住日时,方得分娩。若非合住,而胎福自化父母官鬼者,皆主迟滞。

 

子财皆绝日辰扶,将危有救。

占产遇胎福在墓绝之地,固凶。若得日辰动爻生扶,此乃将危有救之兆。如被恶杀旺相刑克,则不能有救。

 

间合间生,全赖收生之力;

老娘收生,以间爻推之。若动而生合财爻,及胎福二爻,必得老娘收生之力,然后快易。如卦有凶神发动,而间爻救制者,必遇收生而后产也。

 

官空官伏,定然遗腹之儿。

卦无官鬼或在空亡,主产妇丈夫己死,此必遗腹子也。然非财福白虎则勿断。若有鬼伏在白虎爻下,或龙伏鬼墓爻下,则主夫病卧在床,非死也。旺空,则是有病;鬼爻入墓,或身临鬼墓,若非有病,只在狱。

 

游魂卦官鬼空亡,乃背爹落地;

占产遇游魂卦,官鬼空亡,或鬼空动,或鬼动化入游魂;皆主临产,其夫出外,不见生产也。若其夫自占:遇世爻空亡者,亦然。如遇游魂卦,变入归魂,而鬼爻发动者;又主临产,其夫自外归也。世动逢合住,得归不到家。

 

发动爻父兄刑害,必携子归泉。

父兄,占产忌爻。若带三刑六害,当权旺相而动,财福二爻在死绝之地,而无救助者,主子母俱亡。

 

官化福,胎前多病;财化官,产后多灾。

未临月占。鬼化出子孙,主胎前常有病,待产后方安;财化官,则胎前强健,至产后多病。若已临月,须防产母有不测之患。

 

三合成兄,儿缺乳;

卦有三合成兄弟局者,生子必然乳少。若兄在旁爻无气发动,亦主缺乳;财福化出兄爻亦然。若三合成父母局,子必衰弱无力。成官鬼局,生产必不快易。惟三合财福局,然后吉。

 

六冲遇子,妇安然。

凡占六冲,财福发动;或得日辰六冲暗动,则财有生气,鬼有克制;所以产母安然而卧也。

 

应若逢空,外家无催生之礼物;

占产以应为外家,若逢空,必无催生礼物。临兄,则是悭吝人,虽有不多。临财福,更来生合世爻,必有厚惠。旺则外家富,衰则外家贫。与世刑冲,必与外家不和。

 

世如值弟,自家绝调理之肥甘。

兄值世衰,则其家贫,欠将息,产妇必难强健。旺则其人悭吝,不肯调理,非无也。动化子,则主其人素虽悭吝;合则肥甘足用。世临财福空亡,亦乏调理。

 

阳福助青龙,无异桂庭之秀子;阴孙扶月建,何殊桃洞之仙姬。

子临月建青龙,或月建带青龙,生合子孙者;不拘男女,皆主俊秀聪明。子孙墓绝,或带刑害,或加虎蛇,或受冲克,或化兄鬼,皆主丑陋不肖。

 

若卜有孕无孕,须详胎伏胎飞。

凡占胎孕有无,专取胎爻为主,不看子孙。如卦中六爻上下,及年月日时,皆无胎爻者,虽有子孙,亦为无孕。卦中虽无动爻,有化出者,眼下无胎,后必有胎。惟遇胎爻出现旺动,便为有胎。

若卦无胎,子孙又空,乃是命中所招,必无子。

 

出现空亡,将衃(3)而复散;交重化绝,既孕而不成。

衃:阴血阳精凝聚成胎之谓。盖未成形曰衃,已成曰孕。胎爻出现,如遇空亡,主虽有胎,不至成形而又散;若得发动,其胎已成。惟怕变入死墓空绝,则主胎孕虽至成形,不能产育于膝下,是亦不成而已矣。

 

姅(4)必逢官,

孕伤曰姅。胎临官,或动官,或被官动来刑冲克害,皆主胎孕有伤。若非鬼爻,而被月建日辰刑克,其胎亦有伤损。日辰冲胎,怀胎不安。

 

妉(5)须遇虎。

娠妇既孕,月事又通曰妉。若未及月,胎临白虎,必是漏胎。如遇杀冲,或发动化鬼者,旺相为小产,无气是漏胎。

 

带令星而获助,存没咸安;

凡占胎孕,胎爻旺相,又有生合扶助,不临官鬼父母及空亡者,其胎必成。更阳爻则生子。生有养,死有祀。所以存没咸安。

 

有阴地而无伤,缓急非益。

胎爻属阴,休囚;而得月建日辰动爻生合,再无凶神刑克者,其胎亦成,但生女。故曰:缓急非益也。

 

如逢玄武,暗里成胎;若遇文书,此前无子。

胎临玄武,必然暗与人通,及阴司不明;所授之胎,非夫妻正受也。休囚有制,则占婢妾胎孕。若临父,主此前未尝有子,或者虽有不存,今始成胎也。

 

孕形于内,只因土并勾陈;胎隐于中,端为迎龙合德。

胎临勾陈,怀胎显露,更属土爻,犹甚。胎临青龙,其胎不露,更逢三合六合,必隐然如未孕者。

《天玄赋》曰:“胎爻属阳,阳气轻清上浮,胎近胸前;胎爻属阴,阴气重浊下降,胎必近下”。此说得之。

 

若问收生之妇,休将两间而推;如占代养之娘,须以一财而断。

若占老娘及代婆者,以占产卦中取之,则间爻是也。

今人执其迷说,虽单占另卜,亦以间爻论,则失之矣。

故凡单占,当以妻财一爻为主,不可又以间爻推之。

收生之妇,即今老娘;代养之娘,即今乳母。二者断法相似,故并云。

 

刑冲克害,福德要防;死墓绝空,财身宜避。

凡占老娘、乳母,虽以财爻为主,然亦重子孙。盖子孙生扶财,故也。若被日辰月建动爻刑冲克害,则子必见伤,虽财爻有气,亦不可用。若子孙不受伤克,而自居死墓空绝之地,则主老娘无手段,乳母不济事。化入者亦然。

 

兄动兮手低,乳母须防盗物;

兄弟发动:占老娘,决然本事必低;占乳母,则主此妇贪财爱物,见财起意;又主贪食,亦非贞洁。又加玄武,必滥。若财爻自动化出兄爻,或临卦身,依此断之。

 

父兴兮乳少,老娘切恐伤胎。

父母发动,占老娘最凶,胞胎必然损伤。更加刑害,儿必为其所害,切不可用。

如占乳母,衰则主乳少,旺则无乳,不可用。若化出,及持身世者,同断。

或问:篇中断乳少,前以兄弟断,此以父母断,何也?

答曰:大抵卜易贵通变,执一则非。盖乳固一事,以小儿言为食,属财,则乳亦当以财爻取;以妇人言,则母乳于孩子,故乳亦以子孙取之。如子平中,亦以我生者为食神,夫岂负本之论哉!

 

子孙发动多乳,手段更高能;

大抵子孙旺相发动,不临空绝,不受制伏,财爻又无伤害者,上吉之卦。老娘手段必高,乳母必主乳多,向后决然称意。

 

官鬼发动多灾,事机犹反复。

官鬼发动,必有祸患。不伤身世,虽凶亦浅;一遭刑害,祸不可言。

如两官皆发动,鬼化鬼,兄化兄,或官兄乱动,必主大凶。

占乳母,反复难成;虽成,必有口舌后患。

 

财合福爻,善能调护;身生子位,理会维持。

卦身与财,生合子孙,最吉。占老娘,手段必高,惯能救死回生;占乳母,主其妇善抚小儿,乳亦多。

 

如逢相克相冲,决见多灾多咎。

子孙被财与卦身刑冲克害,最不利。用之,儿必为其所害。子孙避空,或月建有气,财身有制,庶几无虞。

占老娘,胎爻亦不可受伤,世持父兄,亦不遂意。

 

生僻字注释:(1)【迄】读音:qi,四声。【迄今】意为:到现在。(2)【帨】shui,四声。意为:古时的佩巾,象现在的手绢。(3)【衃】读音:pei,一声。意为:凝聚的血。(4)【姅】读音:ban,四声。意为:妇女小产出血。(5)【妉】读音:dan,一声。娠妇既孕,月事又通曰妉。

 

 

八、进人口:

 

独夫处世,休言无子即忘情;君子治家,难道一身兼作仆。

 

必须便嬖(1),乃足使令于前;若不螟蛉,焉继宗支于后?

老而无子曰独,过继他人子曰螟蛉。螟蛉,虫类也。

 

须别来占,方知主用。

过继小儿,以子孙为主。买婢、雇童仆、买宠妾,及收留迷失之人,皆以财为主。若窝藏有难之人,则看其人:与我相识朋友,以兄弟为主;尊长,父母为主;妇人,妻财为主;在官人,以官鬼为主也。

 

用不宜动,动必难留;

用爻发动,其人难托。若遇游魂,或化入游魂者,异日主逃窜。虽螟蛉,亦不为尔子也。雇工借居,则主不久。若来生合世爻,则是吉兆,非逃与难留也。

 

主不可伤,伤须夭折。

主象衰弱,而被日辰动爻乘旺来刑伤克害,更无解救者,异日必然夭折。虽借居,亦主其人有大祸。若伤克之爻又无气,或有制伏,不过灾病,非夭折。得用爻在空避之地,无妨。

 

衰入墓中,拟定萎靡不振;旺临世上,决然干蛊有成。

用爻入墓,其人性慵懒;衰弱无气,及临死绝,主萎靡不振;若得旺相不空,临身持世,或生合世爻,大吉之兆。

立嫡过房,必能成家;买纳奴婢,亦能体我心力。

 

动化空亡,有始无终之辈;蛇合官鬼,多谋少德之人。

用爻发动,变入空亡,主其人有头无尾。若临螣蛇,动合官鬼,其人虽多谋,然奸诈不实,难凭。妇人见之,则主不贞洁。

 

临玄武而化兄爻,门户须防出入;

用临玄武动,化兄弟;主其人贪财好色。托以财物,则必窃取自用,且必淫乱;男女皆然。故门户防其出入。

 

遇青龙而连福德,资财可付经营。

用临青龙,动化子孙,生合世爻,其人至诚忠厚。托以财物,则守而勿失;使之经营,则利尽归于主。

如占小儿,遇子孙化子孙者,反主多灾。

 

若逢太过及空亡,反主少诚兼懒惰。

卦中用爻,有三四重太过,或主象又化主象,皆主其人暗藏机巧,反复不实,且又事不宜向前。

若主象空亡,亦是懒徒。决断人物,已在前,此又补不足耳。

 

用爻生合世爻,必得其力;主象克冲身象,难服其心。

用爻生合世爻,其人可用。凡有事干,必然用心;虽螟蛉,亦必欢爱于我,大吉之兆。

大怕合住冲散,及克坏之。若用爻刑冲克害世爻,必主其人心不悦服,难以使令。更加旺动,是乃奴婢欺主之象。兼以应亦刑克,异日必遭其祸。

 

财化子,携子偕来;

凡占妻妾婢女,财爻化出子孙,必有小儿带来。若动财生合世爻,而化子反来刑克者,其婢则可使,其子必顽劣不驯也。

 

世合身,终身宠用。

卦身一爻,占事为事之体,古人为人之身。若遇世爻生合,其人必得宠用。不拘借房投靠使婢,若遇世合财爻,其妇必通于家主。

 

受动变之伤,向后终难称意;得日月之助,他时定见如心。

月建日辰动爻克世,其人不可用;世爻衰,必被其害;若得变动日月生合扶助,然后为吉。若用爻空亦不济。

 

世与卦身,以和为贵;

世身二爻,相合相生,比和为吉。相克相冲,刑害为凶。

 

兄同官鬼,惟静为佳。

兄弟一爻者,为破财,为干众,为虚诈,为阻滞,为是非,为灾祸。官兄二爻者,皆不宜动;动必不称意,有制不妨。

 

兄鬼交重,诚恐将来成讼;三合绊住,须知此去徒劳。

兄官或交变,或俱动,或从文书化出,皆主争论纷坛,而至于成讼则已;若自三合六合绊住动爻,必有人阻档,虽欲兴词,终不成讼。欲知何人阻住,以合住之爻断之。

 

若在间爻,乃是牙人作鬼;

买卖交易,以间爻为牙行人。若临兄弟官鬼发动,必是牙人作鬼斗谋,或多人争保,或行人争财,皆为不利。主事体难成。

 

如居空地,不过卖主争财。

官鬼一爻空动,是卖主假虚空言,欲争价耳。在间爻以牙人论。若兄鬼动而与应爻相合,必其卖主牙人作鬼论财,遇动爻化兄鬼亦然。

 

卦象两官两父,须知事系两头;

卦中父母、官鬼,俱有两爻;或动爻化出官父,重叠太多;或卦无主象,而从官父化出;皆主其人曾经典卖,今是重易也。若父化父亦然。两鬼俱动生合用爻,皆有人争竞买雇。

 

兄鬼一动一冲,切莫财交一手。

卦遇应爻克世,而兄官发动,或被日辰冲动,或临应爻克世,须防设谋诓(2)骗。故财物不可便交一手去也。

 

应主世,他来就我;世生应,我去求人。

凡占买雇奴婢,交易等事,以应为卖主。应生世是他人来就我,成事最易,吉;若世生应,我去求他,成事实难也。

 

和合易成,最怕日辰冲破;

世应生合,凡事易成。生合为上,克合次之。惟不宜世动,则是我去合他,又为难也。若是相合,又被日辰动爻刑害,必有破阻。要知何人,以破合之爻定之。如父母,为长上类。

 

相冲难就,偏宜动象生扶。

世应刑冲克害,凡事费力难成。若动爻日辰生扶合助,谓之有气,必有贵人扶持,事亦可成。若当用爻,则是牙人能持其事。如生合爻是兄弟,又须用财嘱托,方能成事。

 

兄爻发动,为诈为虚;

兄弟为反复不定之神,故也。

 

卦象乱兴,多更多变。

乱动则事不定,故多更变。

 

六爻无父,定无主契之人;

六爻以父母为文书契券,又为主契之人。若六爻皆无父母,必无主契之人。若无父母而动爻化出者,主有旁主。虽有父母而应爻空亡,亦无正主。

 

两间俱空,未有作中之子。

间爻空亡,必无媒人。空亡而逢冲,必须央浼作媒。世冲,我去央他;应冲,彼去央他。动而空亡,其人假意推托,非真无心做也。

 

世获间生,喜媒人之护向;

间爻生世合世,媒人必然向我,生应则向他人。临子孙旺相发动,必然执持其事。若不生世,而被应克,且居衰弱之地,彼必听其谋为也。

 

生扶弟出,防喜生之合谋。

大抵间爻生合世爻,若卦中凶神不动,则是媒人诚心向我,无他意也。若兄鬼螣蛇玄武动克世,而应爻又来冲刑我者,则是间来生合,假意合谋,非真心也。空动亦非真心。若临兄弟动化官,或临父官兄,其言必不可信。

 

父化兄,契虚事假;

凡遇以上凶卦,而父母又化兄爻者,决主事体不真,文契不实。卦无父母,而从兄弟化出者,亦然。

父化父主文书不实,又主交易重叠。

 

兄持世,财散人离。

兄弟持世,必然多费钱财,事亦干众。雇工奴婢,不得力。更带凶神旺动,必主人离财散。若占交易货物,亦不正之物。

 

应若空亡,我欲成交徒费力;世如发动,彼来谋合亦难成。

凡占交易,若我干求于彼,而应爻空亡者,其事必不成。如彼欲求谋于我,而世爻空亡者,其事亦不成。盖空世动,是我心疑惑;应动是他人更变;皆主难成,不为执滞。

如或空逢冲动,而遇合,皆谓有解。至此月有成,自空妄动则凶。

 

弟因财乏,鬼必疑心。

卦遇不成之象,而兄弟持世者,必因资财缺欠,故难成也。六爻无财,或落空亡者,亦然。

鬼爻持世,则是心多疑,或进退不定,故难成也。不然必有他事阻,或有不测灾病。

卦无官鬼,又是无人执持其事,亦主不成。

 

四复三番,事机不定;千变万化,卦象无常。能求不见之数,自喻未来之事。

凡占收留遗失子女,最怕鬼临玄武发动,必是盗贼。用临玄武,动化鬼爻,亦然。刑克世爻,必被其害。

或有远方挈家逃来借居者,不论六亲,以应为主。临兄,为欠债来;临官,为户役避罪责;加玄武则是盗贼;逢冲,事已败露;虽临玄武,不带鬼,而与财爻合,或临玄武财爻,为奸情事来也。

大抵皆怕兄鬼旺动克世,祸终及己。不伤世,或子孙持世者,不妨。

 

生僻字注释:(1)【嬖】读音:bi,四声。意为:宠爱,受宠爱的人。(2)【诓】读音:kuang,一声。【诓骗】意为:说谎话骗人。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