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命旨归》

详细阐述唐宋时期三命八字理论的师门秘抄

 
 
 

日志

 
 

卜筮全书卷之八  

2007-10-11 09:27:59|  分类: 六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卜筮全书卷之八    黄金策  上

 

明诚意伯刘伯温先生著。向为秘本,今将公诸天下。

 

总断千金赋:

 

动静阴阳,反复迁变。

迁变者,互化也。如乾象三连,下动化巽,上动化兑,中动化离,三爻俱动则化坤,中爻不动则化坎之类。或以安静卦单化拆,拆化单者非。

盖卦爻有动则变,无动则不变。假如谷之一物,若不动,则终于谷耳。及被舂(1)之则成米,又炊之则成饭。其舂与炊,犹卦爻之动也;其米与饭,犹卦爻之变也。然谷之舂为米也,有成粒而为粮者,有不成粒而为粞(2)者,又有糠粃而不为人所用者;及其米之为饭也,有精糳(3)而为人所爱食者,亦有饐餲(4)而为人所恶食者。是米与饭,皆有美恶不同;犹变出之爻,亦有吉凶不同也。

予见《天玄赋》有静化动化之说,是不动亦变矣。今人乃祖其法,每有变安静之卦者。凡此之类,皆卜易之大,又不可不辨,予故不得已而为之说。又有止变一爻者,若乱动则不变。此又予所不知也。

 

虽万象之纷纭,须一理而融贯。

象:即空刑生合等象;理:即生克制化之理。

 

夫人有贤、不肖之殊;卦有过、不及之异。太过者,损之斯成;不及者,益之则利。

贤、不肖之殊,人生之不齐也;过、不及之异,卦爻之不齐也。人以中庸之德为至,卦以中和之象为美。德至中庸,则无往而不善;象至中和,则何求而不遂哉。故凡卜易,须抑其过,引其不及,归于中道,则凡事皆不期然而然矣。此卜易之大旨,故揭于篇首。

今人但知不及者不成,不知太过者,亦不能成也。何谓过?主事爻重叠太多是。多则不专一,所以不成褔,故宜损之。何谓不及?主事爻即一位,而又不得其时是。不及则无气,所以不成事,故宜益之。损益之道:生扶拱合,及克害刑冲是。且如土为主事爻,有三五重太过,须得寅、卯月或寅、卯日,或卦有寅、卯爻动克之,然后成事,所为损之也。又如金为主事爻,在夏月令无气,须得月建、日辰生扶,或动爻合助,方能有成,所为益之也。大抵太过者,吉不能成其吉,凶不能成其凶。

 

生扶拱合,时雨滋苗;

生:谓相生。如用爻是金,却在辰戌丑未日占得,或卦中动爻属土,是也。

扶者:谓卯爻见寅日,酉爻见申日,子见亥,午见巳,丑未见辰戌之类,是也。

拱者:如寅爻见卯日,申爻见酉日,亥见子,巳见午之类,是也。

合者:二合、六合、三合之类,是也。二合:子与丑合云。三合:即申子辰合成水局云。

以上四者,皆能维持调护。爻象弱者,遇之则强,衰者见之则旺,伏者见之则起。故如时雨滋苗也。然亦有吉凶之辨。用爻见之则吉,忌爻见之则凶,所谓助桀(5)为虐,其恶愈甚。学者自当辨用。下三条仿此。

 

克害刑冲,秋霜杀草。

克者:相克。五行制压之神也。

害者:六害。地支相凌之神也。

刑者:三刑。意同仇敌。

冲者:对冲。势如战斗。

以上四者:能伤身,能败德,能制伏,能坏事。故喻之如秋霜杀草。惟忌神见之反吉。

 

长生帝旺,争如金谷之园;

长生、帝旺,十二座星中至吉者也。六爻遇之,虽衰弱者,亦作有气论。故以金谷譬焉。若推成事,则帝旺主速成,长生为差迟耳。盖长生犹人初生,未即强盛;帝旺犹壮年之时,血气方刚,其力进锐。所以,长生迟,而帝旺速也。

 

死墓绝空,乃是泥犁之地。

死、墓、绝,皆从长生起。空是空亡。四者遇之,无不陷溺。虽得时旺相,亦不成事。故以泥犁喻之。

盖死者,亡也。犹人患病而死也。

墓者,蔽也。喻人死而葬于墓也。

绝者,厌绝也。犹人葬于墓,而根本断绝也。

空者,虚也。犹深渊薄冰处,不可临之履之也。

泥犁,地狱名。言其至凶也。但凶神遇之,则又反为我吉矣。

 

日辰为六爻之主宰,喜其灭项以安刘。

日辰乃卜筮之主。不看日辰,则不知轻重。盖日辰能冲动安静卦之爻象,能并起安静卦之爻神;发动者能制之,凶恶者能抑之,强旺者能挫之,衰弱者能扶之,生合者能破之。

古人云:日辰能救事,能坏事者,此也。故为六爻主宰。

且如占文书,卦有财爻发动,是文书坏矣。若得日辰合住财爻,或冲散财爻,或克制财爻,不使之去伤害父母;故得文书有气,其事可成。此能救事也。

又如占子孙,卦中父母不动,褔爻不空,其兆吉矣。若被日辰冲扶父母,刑害子孙,则变吉为凶,此能坏事也。日辰扶持用爻则吉,扶持忌爻则凶;克制忌爻则吉,克制用爻则凶。

假如七月乙未日,占兄弟病,得同人之无妄卦。卦中鬼爻动克主象,绝爻又动,其凶可知矣。幸得日辰未土,克坏官爻,合起主象,所谓灭项以安刘也,后果应无事。

 

月建乃万卜之提纲,岂可助桀而为虐。

月建乃龙德之神,故卜卦以是为提纲。须详其有无刑冲克害,有无生扶拱合;与世身主象,有无干涉,便见吉凶。月建中有,乃是真有。如坏事,乃真正坏事也。

且如占财,卦中无财,月建是财,向后终须可得;若卦中有财,月建克财,定主艰阻,须过此一月,方可得财。如卦中无财,月建又无财,而日辰是财,可许当日便有些。财少受克,则不中矣。盖月建成得事,日辰即可扶也。

且如五月内,占小儿病,得大过卦。卦中无子孙爻,而月建午火,正旺为主象,不断其死亡。余仿此。

凡看月建,与日辰同论。亦喜其扶持用爻,克制忌爻。忌爻旺动而又生扶之,则是助桀为虐,其祸为尤甚也。

 

最恶者岁君,宜静而不宜动。

太岁乃天子之爻。若来冲克世身主象,主灾厄不利,一岁中多不宁静。故此星为最恶。但贵人反宜见之。若带三刑六害,其祸尤甚,虽贵人亦不宜。若为主事爻入卦,其事必干朝廷,利于求官谋职。常人用事,多凶少吉。然此爻喜安静,不喜发动;若被日辰动爻冲起,必有灾患。

 

最要者身位,喜扶而不喜伤。

身:即月卦身也。其法与决,见第一卷。大抵成卦之后,先看卦身现与不现;与月建、日辰、动爻,有无干涉,则吉凶便见。故卜易以身为最要,而不可不看者也。

且如占得困卦:身爻在午。兑宫以午火为官鬼;旺则官非,衰则疾病。

又如未济卦:卦身在寅。若日辰是申巳冲刑之,离宫以寅木为父母,便知尊长挠括,或文书相干也。

又如兄弟爻动,与卦身相并,衰则虚诈,旺则口舌怪异也。若出现变动,依五类所主推之。

如占人贵贱,身遇财爻,化出父母,必是有艺富人。余仿此。

大凡卦身,占事为事体,占人为人身。喜扶而不喜伤。凡言扶,则生并拱合,皆在其中。而曰伤者,则又兼刑冲克害而言也。

世人多以“子午持世身居初”之身爻用之,多有不验,且未晓其义。予见卜易玄机,金锁玄关,明卦身之身,甚为得旨。故舍彼而取此焉。

 

世为己,应为人,大宜契合;

卜卦分世应者,宾主之象。世为己,应为人与事。人有彼此,所以辨人情之好恶也。求谋用事,须得生合比和,则有成就。若刑冲克害,必主艰难。此其所以大宜契合也。海底眼云:世应相克,纵然好事,也须费力。

 

动为始,变为终,最怕交争。

交、重为动。动则阴变为阳,阳变为阴。卦中遇此,当以动爻为事之始,变爻为事之终。

如占人来,得小畜之乾卦。辛未爻动,变出壬午子孙合,必妇人带小儿来。他仿此。

最怕交争者,如主事爻临子水动,变出未土来克害于我,乃大凶之兆。纵得用爻旺相,后亦不能称心遂意。余仿此。

 

应位遭伤,不利他人之事;世爻受制,岂宜自己之谋。

应受伤,不利代占,盖代占以应为主也;世受伤,不利自占,盖自占以世为主也。若世应逢凶,而遇此者,则勿以此断之。

 

世应俱空,人无准实;

世应二爻,不宜在空亡之地。世空为自己不实,应空为他人不实。世应俱空,彼此皆无准实,谋事必有阻节。

若安静卦,世应空合,谓之失约无诚信。若忌爻发动旺相,则宜其落空也。

 

内外竞发,事必翻腾。

卦中一爻二爻发动,则变化有常,生克不乱,或吉或凶,自有条理。若内外爻象,纷纷竞发,则吉凶靡定,人情不常。必主事体反复,卒无定论。海底眼云:独发易取、乱动难寻。是也。

 

世或交重,两目顾瞻于马首;应如发动,一心似托于猿攀。

世应皆不宜动,动则反变不常。马首是瞻(6),或东或西;猿猱(7)攀木,身心靡定。皆言其变迁更改,不能一其思虑也。但世以己言,应以人言。海底眼云:应动他人心易变。以应推之,世可知也。

 

用爻有气无他故,所作皆成;主象徒存更被伤,凡谋不遂。

用爻,即主事爻也。如占文书,或尊长、音信等事,则以父母为主象。求财、妻妾、妇人等事,则以财爻为主象之类是也。喜旺相有气,不宜衰弱无力。若用爻有气,别无月建、日辰、动爻刑冲克害,乃为上吉好卦;从心所欲,无不称意。若用爻无气,而又被日辰、动爻克害刑冲,乃是大凶下卦;枉费心力,必无可成之理。盖用爻衰弱,别无生助,比同空伏之象;虽然出现,亦是无用之物耳。故曰徒存。

 

有伤须救,

伤者:身世主象,见伤于他爻也。

救者:动爻日辰,制伏于忌爻也。

且如用临申金,而被午火动克,则申爻受伤矣;若得日辰是未字合住之,不使之克;或日辰是子字冲散之,不能来克;或日辰是亥字制伏之,不许其克;皆为有救也。其他刑害等类,皆仿此。

若世身主象,见伤于月建日辰者,则真受其祸。盖二者为卜卦之主,无可救之道也。

 

无故勿空。

夫旬中空亡,有有故而空者,有无故而空者。凡遇日月动爻伤克,而在空亡,谓有故而空,避之可也。若无刑冲克害,而身世主象自落空亡,此为无故而空。大凶之兆。占病必死,占事不成,占人有难。盖空则虽有日辰动爻,难以扶持救援之故也。

 

空逢冲而有用;

凡遇卦爻空亡,今人不拘吉凶,概以无用论之。殊不知见冲亦有可用之处。盖冲则必动,动则不空。所以虽空而有用也。假如戊午日,占天时,得升之乾卦。(虎易说明:此卦引用不当。可换成无妄之乾卦为宜)。卦中父母空亡,却被日辰

冲动,定有雨。惟忌火空见冲则不吉。

 

合遭破以无功。

卦中有合,所谋易遂。如两人同心协力,事必克济。惟恐奸诈小人两边破说,则未必不生一二猜忌之心也。故凡遇合,须防刑冲克害以破之,则不成合。

且如寅亥两爻,本相和合;若有申字动,则申金克了寅木,又害了亥水,故虽合亦无功用矣。三合同看。天玄赋有合处逢冲之论,宜详味之。

 

自空化空,必成凶咎;

六甲空亡,犹深渊大壑,人不可履之地。若世身主象,无故而自入于空;或发动而入于空者;皆为大凶之兆,作事不利。惟忌爻见之反吉。

 

刑合克合,终见乖淫。

合者:合和也。凡占见之,无不吉利。然人不知,合中有刑有克。合而有克,毕竟不和;合而有刑,终成乖戾。

且如用午字为财爻,未字为褔爻,午与未合,然午带自刑,名为刑合。占妻妾多不正,占财亦是不正之财也。克合,如丑子之类是也。余俱仿上。

虎易说明:以上:“午字为财爻,未字为褔爻”,把两者的关系颠倒了。读者自宜分辨清楚。

 

动值合而绊住,

大凡动爻不遇合爻,然后为动。若有合,则绊住而不能动矣。故虽动亦作静爻论之。然有吉有凶,不可一概而论。且如用财而兄弟发,若有日辰合住兄弟,则不能克,而财爻不受其伤矣。子孙发动,而被日辰合住子孙,则不能生,而财爻不蒙其惠矣。

故凡所忌之爻动而合住,则不成凶;所喜之爻动而合住,则不济事。三合,三爻俱动为合住。六合,两爻俱动为合住。

 

静得冲而暗兴。

大凡占得六爻不动之卦,不可便以为安静。若被日辰冲之,则虽静亦动。譬如夜卧之人,无所挠括,则不醒寝。苟或被人冲唤,及推摸摇拽,百计叫醒,莫能安然而熟睡矣。

故天玄赋以为逢冲暗动。但不可只以日辰取之,有旺动之爻亦能冲起。其吉凶详见天玄赋中。

 

入墓难克,

墓者,滞也。动爻遇之,亦沉滞而不能脱洒矣。且如寅为主象,而卦中动出酉字、丑字,本嫌酉金克伤寅木,喜得丑乃金之墓库,则酉贪入墓,而寅木不为其所伤矣。余仿此推之。刑冲克害,亦当同看。

 

带旺匪空。

旺者,旺相爻也。谓春月木旺火相,夏月火旺土相,秋月金旺水相,冬月水旺木相,四季之月,土旺金相。古人所谓当生者旺,所生者相是也。此爻空亡,不作空论。以其有气故也。虽日下见阻,过旬则成。

古人云:旺相空亡过一旬。谓值过此一旬则不空,而谋事始成矣。

 

有助有扶,衰弱休囚亦吉;

此指主事爻而言也。且如主事爻无气,本为不美;喜得日辰、动爻、月建生扶合并,则虽无气,不作衰弱论。譬如贫贱之人而遇贵人提拔,则困苦相忘于扶持之下矣。但忌爻无气,则不可扶也。

 

贪生贪合,刑冲克害皆忘。

刑冲克害,四者皆凶恶之神。若得傍有生爻合爻,则彼贪生贪合,自不为患矣。故曰忘。假如世坐子,而动出卯字,此正无礼刑,本为凶兆;如得傍爻动出戌字,则卯贪戌合,不暇刑子。此贪合忘刑之例也。

又如世坐巳字,而卦中动出寅字,木能生火,所以忘其刑也。

又如用临巳字,动出亥字,亥本冲巳;若得动出亥、卯字,则亥水贪生卯木,不暇冲于巳矣。此乃贪生忘冲之例。余皆仿此推详之,可也。

 

别衰旺以明克合,辨动静以定刑冲。

夫地支有不和者,无怪乎其相克也。相冲、相刑、相害是也。然不别衰旺,辨动静,则谬于所用也。盖旺爻能克衰爻,衰爻克不得旺爻;旺爻合得起衰爻,衰爻合不起旺爻。动爻刑得静爻,静爻刑不得动爻;动爻冲得静爻,静爻冲不得动爻。故也。余皆仿此。

又如日辰与卦爻,则又日辰害得卦爻,卦爻害不得日辰。余亦仿此。

或问:静与衰爻伤不得动与旺,若遇动爻反衰,静爻反旺,则如之何。曰:两爻俱静,以旺为先;有动,以动为急。盖动,犹人之起;静,犹人之伏。彼虽旺,何畏哉。故曰:动爻急如火。

如占婚,以间爻为媒。间有两爻,亦当以此定之。若俱静俱动,或无旺无衰,则当取动爻,日辰冲之者为正,无冲,则看并起者为媒也。又无合并,然后看日辰生扶之爻。如此,则事归于一,而无两端之疑也。

此篇乃卜筮之精微处也。故凡此类,不能不辨,不得不载。学易者勿以琐碎目之,可也。

 

并不并、冲不冲,因多字眼;刑非刑、合非合,为少支神。

卦爻即成,未免有合并刑冲类。然多一字,则不成其名;而少一字,亦不成其名也。

且如子日卜卦,卦中有一子字,则谓之并。若有二子字,则分开而太过矣。名虽为并,而实不能并也。二午则不冲,二丑则不合,二未则不害,二卯则不刑,二巳则不克。此多一字,而不成其名也。

又如寅巳申为三刑,若有寅巳二字,而无申字;或有寅申两字,而无巳字;或有申巳两字,而无寅字;则不成刑。

又如亥卯未为三合,或有卯未而无亥,或有亥卯而无未,或有亥未而无卯,则不成合。此少一字,而不成其合也。

三刑三合,须见两爻动,刑合得一爻起;一爻动,刑合不得两爻起。此又不可不知。

三刑古决谓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类。最误初学。盖三者相见,彼此皆刑。非谓丑能刑戌,而不能刑未;未能刑丑,而不能刑戌也。如辰午酉亥为自刑,《问卜易览》以辰见辰,午见午,酉见酉,亥见亥定之,尤为谬妄。盖自刑者,以其自刑,而不与他爻相刑之谓也。又何必见辰见午为刑哉。

 

爻遇令星,物难我害;

令星者,四时月令之辰。春木、夏火、秋金、冬水。亦是得时健旺之星。虽见刑冲克害,不能挫其势。故曰:物难我害,逢空一半力。

 

伏居空地,事与心违。

伏,伏神也。卦上六爻为飞神,飞之下本宫六爻为伏神。飞为显,伏为隐。若卦有主事爻,不必更寻伏神;若不出现,须寻伏在何爻之下;看其虚实,以定吉凶。若六爻既无主象,伏神又临空亡,事决不成。

假如丙申日占文书,得泰卦。六爻无父,而本宫父母却伏在九二官爻下,仍旧空亡,所以无成也。

 

伏无提挈终徒尔,飞不摧开亦枉然。

伏神空亡,凡事不利,不须再看。若不空亡,必须冲开飞神,提起伏神,然后有望。

假如占文书,得贲卦。六爻无父,而丙午文书,却伏在六二己丑他宫兄弟下,可言相识把住文书也。得日辰动爻有未,刑冲得丑破,或有寅卯克得丑,方可露出伏神文书为用爻。又须得子冲起午,有未合起午,有寅卯生扶午,方得其力。否则,迟滞难成。不可便指为有用也。故伏要提,飞要开,二者不可偏废也。六冲最紧,六害不能出,亦不能破,卜易不可不知。六爻所伏,是事情盖有根有苗,终须再发。无动无伏,无生无化,无旺气,又世坐空亡,永无再发之理。

如十二月甲辰日,占被人诉讼,得贲卦。世坐卯鬼空亡,便为无始,其事已散;却不知丙午文书,伏在他宫兄弟爻下,当时未曾损坏;又日辰并起空爻下,本宫丙辰兄弟,口舌尚存。春来木鬼旺相,生起文书,其事必再发。此看伏神法也。

又如丁亥日占讼,得观卦。世应比和,父在空亡,谓之两无心。而世下伏神又落空亡,后必不争论。此为不再发之例也。学者宜细玩之。

 

空下伏神,易于引拔;

伏神若得伏于空亡爻下,易于扶持。盖飞爻既空,犹无栏绊;盖一遇日辰动爻生扶冲合,即出为用。不待伏爻上飞神破与不破也,故易于引擢。

古人论伏神,不看用爻现与不现,皆以世上一爻为飞神,世上本宫一爻为伏神。故八纯卦,世下无伏,则有乾家伏神坤家取之说。

愚谓:既有用爻,何必又取伏神。因无用爻,不得已而搜索之也。纵然伏神有用,亦成得迟,必主费力;些少受制,便不谐矣。如遇伏神透得出来,而月建日辰又带用爻,方可以速成断之。

 

制中弱主,难以维持。

用爻休囚,又被月建日辰制伏,纵遇生扶,亦不济事。盖衰弱遇克,如人攀枯枝朽木 ,岂不挫折也哉。纵有如膏之雨,难以望其回生。

 

日伤爻,真罹(8)其祸;爻伤日,徒受其名。

日辰为六爻主宰,总其事者也。六爻为日辰臣属,分治其事者也。是以,日辰能刑冲克害得卦爻,卦爻则不得刑冲克害乎日辰也。月建与卦爻亦然。

 

墓中人,不冲不发;

大抵用爻入墓,则被阻滞,诸事费力难成。须得日辰、动爻冲破,或克破其墓,方有用也。

假如戊寅日占财,得同人之乾卦。用爻入墓,喜得日辰克破之,果有。此一卦,或见用空入墓,以为无财,殊不知虽空而遇冲,虽墓而克破;冲空则实,破墓则开。所以有用财也。

 

身上鬼,不去不安。

六亲中,惟官鬼为凶杀。世爻临之,若非职役人卜,多凶少吉。须得日辰动爻克去之,然后无事;或忌爻临于身世者亦然。然亦不可克之太甚,则我亦受伤。

先圣有曰: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惟贵得其中耳。

予曾于三月丁丑日占身,得鼎卦,不动;然不数日而泄泻作。后七月甲戌日占身,亦得鼎卦,不动;乃得安然无事。盖前丁丑日也,三月正旺,又并动卦中子孙辛丑爻克之,此则克太甚也。七月土衰,所以无事。

又如癸巳日有乡人,同卜官事者,一人得遁卦,乃受刑责;一人得恒卦,而两边和释。盖此二卦,官鬼俱带刑爻持世,皆非吉兆。然遁卦鬼爻虽空,而被日辰扶起,且无去官之爻;恒卦则喜日辰去之,又应生世,所以无事也。

 

德入卦而无谋不遂,

德者,德爻也。谓天地合其德也。盖天干地支,上下皆合是也。亦谓之龙神。生合为妙,克合次之。

如戊寅见癸亥,甲子见己丑之类。此爻为主象,所谋皆遂。

如九月己酉日,占文书,得小畜之蛊卦。五爻动出丙子文书,与世上辛丑作合;此正天地合其德也。果应在戊子日成了文书。

 

忌临身而多阻无成。

忌者,忌爻也。如用财则兄弟为忌爻,用官则子孙为忌爻之类。此爻持临身世,不拘公私,皆主阻滞而不顺。若或休囚无气,亦见费力艰难。如旺则必不成矣。其余所用仿此。

 

卦遇凶星,避之则吉;

凶星,刑冲克害是。避之,六甲空亡是。夫空之一字,极有玄妙;若执真空,便失先天之旨。盖百物自空中来,无中生有,还归于空。空中不受伤克,反有可成之机。

如六爻安静,用爻无故自空,此为真空,万事无成。若被日辰动爻刑冲克害于用爻,而用爻在空,此为避凶而空。

《金锁玄关》所谓:克空为用是也。即是不坏,但目下略阻,过旬即成。

如六月壬申日,占子病,得姤之大过卦。父母旺动,用爻无气,本为凶兆;喜得用爻在空避之,果至丙子日愈。盖至丙子,则前面已过,又遇用爻帝旺之地,故也。

 

爻逢忌杀,敌之无伤。

忌爻发动,凡事不利。喜得比肩同类,帮助用爻以敌之,不弱于彼,事亦可成。

假如用爻在未,而卦中动出寅卯字,则土被木克,而受其伤矣;若得月建日辰上,有辰戌丑未帮扶未土以敌之,则彼将寡不敌众,而自止矣。

又如七月乙未日,为脱役事,占得损之节卦。官鬼发动,财爻助鬼伤身,本不可脱;喜得日辰未土,六五又变戌土,扶助世上丑土,有气敌之,鬼不能伤。果应无事。

 

主象休囚,怕见刑冲克害;

休囚则不能敌杀。故怕见之。如五月乙未日,占财,得泰之大畜卦。用爻无气,又被日辰克害,果无望。

 

用爻变动,忌遭死墓绝空。

死墓绝空,乃陷井之地,大凶神也。死不复生,绝不复续,入墓则不能出,堕空则不能起。若主象发动而化入者,不问公私大小之事,皆主不成。占病逢之,必死无疑。

 

用化用,有用无用;

卦中既有用爻,不可再化出来,谓之化去。且不独用爻自化,或旁爻化出,皆不济事。故虽有用爻,此同无用爻之卦一般。占病尤忌。

 

空化空,虽空弗空。

假如甲辰旬中占卦,卦中寅动空亡,而化出卯字亦空,谓之空化空。可作一半用。盖本寅字当了空亡,后来卯字不作空矣。故虽空而不为空也。《金锁玄关》谓:重空不空。亦是此意也。

 

养主狐疑,

养,涵养之象。即长生中第十二位之星是也。若主象化入此爻,主凡事未决,狐疑不定。

决云:金养于辰,木养于戌,火养于丑,水土养于未。

若用爻属申酉金,动而化出之爻是辰字,木动而化入于戌之类。是也。

 

墓多暗昧。

大抵凶爻要入墓,吉爻不要入墓。

《金锁玄关》有:人墓、事墓、鬼墓之别。

《天玄赋》有身、世、命,随鬼入墓之论。皆大凶之兆。

占病遇之,九死一生;捕获遇之,深遁难觅;人物遇之,愚蒙不振;失脱遇之,暗藏不见。盖墓者,滞也。暗昧不明之象。卦中主象带刑动入墓者,占病必死,占讼入狱。

 

化病兮伤损,

病,即长生对冲之神也。主象化出病爻,凡事有损。占病未痊;占物不中;占药无效;占文书有破绽;占行人未回;占身命带疾;占妇人必不贞洁;占容貌必有破相。故曰伤损。

 

化胎兮勾连。

胎,即长生中第十一位之神也。决云:金胎在卯,木胎在酉,火胎在子,水土胎在午。若主象化入胎爻者,主迟滞不响快。占行人。主象化入胎爻,必有羁(9)绊,未能动身。如占盗贼及失脱,若官鬼化入胎爻者,主外勾里连也。

 

凶化长生,炽而未散;

主事爻化入长生者,皆吉。即是成得迟耳。惟坏事之爻化入长生者,则其祸根始萌,日渐增长,凶恶之势,必盛而后已。如占病,褔化长生,日渐减可;鬼化长生,日加沉重。直至墓绝日,始杀其势。

 

吉连沐浴,败而不成。

沐浴,即四败也。决云:金败在午,木败在子,火败在卯,水土败于酉。如用爻及所喜之爻化入败爻者,皆凶。

盖败之名,即不成之义也。若忌爻化入此爻,则不成凶。或赌博争斗,成谋之事,尤为大忌。

予卜供膳,得临之兑卦,应临财爻生世,本吉;但嫌其化入败爻,后果应不能济事。

 

戒回头之克我,

回头克,乃用爻化出忌爻也。亦谓之本爻受克。凡事遇之不吉。世身亦不宜。如金化火,水化土类也。

 

勿反德以扶人。

古人有:“相生须用他生我,相克须还我克他”之句。若主事爻不生合世身,而反生合应爻;或应爻不生世,而世反生应者,皆谓之反德扶人。凡占遇此等之卦,必主费力艰难。必代人占卦,乃为顺利,事必易成。此又学者之所当知也。

 

恶曜孤寒,怕日辰之并起;

刑冲克害乎我者,为恶杀。非大杀、劫杀类。若得无气而又孤立无助,虽来伤我,必能敌之。即是不坏。惟怕日辰扶并起来,则必仗其势而肆毒于我,乃可畏也。

 

用爻重迭,喜墓库之收藏。

用爻重迭太过,若无日辰、动爻损之,必须得墓库收藏,然后可望。

且如丁丑日占财,得益之萃卦。卦中有两重财,初九、上九又化出两重财,日辰又是财,共有五重财;本为太过,不济事;喜得世上有辰字财库,谓之财有库藏,主有财也。余仿此。

 

事阻隔兮间发,

古云:世应当中两间爻,发动所求多阻隔。盖此二爻,居世应之中,隔彼此之路,动则两边隔绝。故也。

要知何人阻节,以五类推之。如父母动,乃尊长之属。

 

心退悔兮世空。

占事,若应不克世,日辰无伤,用爻有气,而世自落空;其人心堕意懒,不能勇往精进,以成其事也。

 

卦爻发动,须看交重;

凡遇卦不安静,当以动爻交重论之。交主未来,重主过去。

如占逃亡,卦有父动,主有音信。若交爻,当有人报信;如重爻,则信已先知。他仿此。

 

动变比和,当明进退。

动爻变出之爻,若比合,则当以进退论之。若寅化卯为进神,卯化寅为退神。进主上前,退主落后。

如占行人:用爻发动,若化进神,不日可望;化退神,则虽起程,亦他往未归也。

又如占宅,火在二爻动,可言其家灶常迁改。若化进神,必移于前;化退神,必移于后。他仿此。

 

杀生身莫将吉断,用克世勿作凶看。盖生中有刑害之两防,而合处有克伤之一虑。

夫世身二爻,莫不喜生合,而恶伤克。若执定是法推之,则所谓胶柱调瑟,而不能达其变矣。岂所谓变易之道耶?

且如日辰、动爻来生合世、身,而日辰动爻系是主象之忌神,则虽生合于我,亦何益哉。况生合之中,有刑、有克、有害,故见杀生身者,不以为吉。

又如主事爻动来克世克身,乃是事来赶我,必然易成易就,我虽见克,亦何伤哉?

故云:克世者不以为凶。此乃卜易之活法,通变之妙理,学者所宜潜玩也。

 

刑害不宜临用,

凡遇刑爻为主象,必主不利。占事事不成,占物物不好,占病病必死,占人人有疾,占妇人必不贞洁,占文书必有破绽,占讼利必有罪责。

害爻为主象,必坏事。大概与刑爻相类。化入者亦然。然又须以衰旺分其轻重详之。

 

死绝岂可持身;

死绝二爻,临持世身主象者,必不利。占人有难,占病无救,占医无效,占事不济。变动化入者亦然。

 

动逢冲而事散,

冲之一字,不可一例推之。如空爻逢冲则实,动爻逢冲则散,又谓冲脱。静逢冲则动,又谓冲起。故凡动爻逢冲,吉不成吉,凶不成凶也。

 

绝逢生而事成。

大凡世身主象,临乎死绝之地,而临遇生扶者,乃为凶中有救,大吉之兆也。《天玄赋》有绝处逢生一篇,苟能沉潜玩味,玄妙自能采取。然所谓生者,不可执定日辰断之,动爻月建皆是也。

且如寅日酉用,而有辰戌丑未爻动,是为绝处逢生也。午日寅用,而有亥子水爻动,是死处逢生也。余以类推之。

 

如逢合住,须冲破以成功;

卦中用爻,遇日辰合住,或两爻自相合住者,不拘喜忌,皆不见效。须待冲破,或克破合爻,然后吉者吉,凶者凶。此下兼言期日之法。

且如用爻动来生合世身,凡事易成。若遇合住,则又阻滞。必待冲、克、破合之日,事始有成。

 

若遇休囚,必生旺而成事。

期日之法。不可执一,当圆变活法推之,庶无差误。

如用爻合住,则以冲破之日断之矣;若或用爻休囚者,则非生旺不能成其谋。故无气当以旺相月日断之。若用爻旺相不动,则以冲动月日断之;若用爻有气发动,则以合日断之,或以本日断之;若用爻受制,则以制杀月日断之;若用爻得时旺动,又遇生扶者,此为太旺,当以墓库月日断之;若用爻无气发动,而遇生扶者,即以生扶日断之;若用爻入墓,则以破墓月日断之;若用爻空亡,则以冲动月日断之;若用爻旺空,或空而逢冲、逢并、逢动者,则以过旬断之;若占散事,又当以用爻死墓绝日断之。

以上数节,乃撮其大要,以提醒后人。其中更玄妙之理,学者自当融通活变,分其轻重强弱定之,不可一途而取也。

 

速则动而克世,缓则静而生身。

此亦言日辰之法也。以用爻动静生合,定迟速缓急。且如占行人,若用爻发动,或应爻发动,可言其人身已起程矣。然来生世,则迟缓,克世即速到。余仿此。更当以衰旺论之也。

 

父亡而事无头绪,福隐而事不称情。

占法曰:“卦无父母事无头,卦无子孙不喜悦,”盖父母主事,子孙则喜庆之神也。故无父,则事无头绪;无褔德,则事不称情也。

 

鬼虽祸灾,伏犹无气;

官鬼虽为祸害,然六爻亦不可无。但宜静,而不宜动耳。若无官爻,则诸事无气。故《通玄妙论》有无鬼无气之论。宜细玩之。

 

子虽福德,多反无功。

子孙虽为福德,然不可重迭太多。多则杂,杂则乱而不专一。故曰无功。盖过犹不及之意也。

 

究父母,推为体统;论官鬼,断作祸殃。财乃禄神,子为福德。兄弟交重,必主谋为多阻滞;

此概言五类神之大略也,后卷分明,自有断法,不及细论。

 

卦身重迭,须知事体两交关。

卦身一爻,为万事本体。若六爻中有两爻出现,必是鸳鸯求事,或事于两处。若带兄弟,必是与人同谋。兄弟克世,或带官鬼发动,必有人争谋其事也。

卦身不出现,事未有定向;出现持世、合世、生世,其事已定。宜出现,不宜变动,动则须防有变。若系喜神,不以此论。遇吉神而化忌爻,主先成后败;遇凶杀而化吉神,主先难后易。

若六爻无卦身,而动爻有化出者,即是此人来言其事也。如子孙为僧道类。卦身持世,或临本主人,或在本宫内卦,切己之事;临应爻,他人之事。六爻飞伏,皆无卦身,其事根由未的。卦身空亡,诸事难成;休囚死绝,诸事无气。大抵卦身,宜作事体看,不可作人身看。若占人,则是其人之身,非来占者之身也。

今人莫不以世与身爻同论,则误矣。但世身,喜生合,忌伤克。则无不同也。凡遇身克世,则吉;世克身,则凶。身若生世、合世,诸事易成;世生合身,难成。

 

虎兴而遇吉神,不害其为吉;龙动而逢凶曜,难掩其为凶。玄武主盗贼之事,亦必官爻;朱雀本口舌之神,然须兄弟。疾病大宜天喜,若临凶杀必生悲;出行最怕往亡,如系吉神终获利。是故:吉凶神杀之多端,何如生克制化之一理。

大抵卜易,当执定五行六亲,不可杂以神杀乱断。盖古神杀,至京房先生作易,乱留吉凶星曜,以迷惑后学。如天喜贵人,往亡大杀之类皆是。今人宗之,无不敬信。虽《天玄赋》亦甚用之,其他不足论也。而其不用者,其惟《海底眼》、《卜易玄机》、《金锁玄关》之三家乎。

然神杀太多,岂能悉辨。合以六神言之,其法莫不以青龙为吉,白虎为凶,见朱雀以为口舌,见玄武即为盗贼。不分临持喜忌,概以所性断之。吾谓其大失先天之妙旨。何则?白虎动,固凶也;若临其所喜之爻,生扶拱合于世身,则何损于吾。故虽凶,不害其为吉。青龙发动,固吉也;若临所忌之爻,刑冲克害乎主象,则何益于事。故虽吉而难掩其为凶。朱雀虽主口舌,然非兄弟则不能;玄武虽主盗贼,若非官鬼则不是。盖六神之权,依于五行六亲故也。

又如天喜,吉星也。占病遇之,虽大象凶恶,不以死断,喜神故也。若临于所忌之爻动,吾必以为悲,而不以为喜。往亡,凶杀也。出行遇之,虽大象吉利,必阻其行,死亡故也。若临于所喜之爻动,吾必以为利,而不以为害。盖神杀之权轻,而五行之权重故也。

由是观之:遇吉则吉,逢凶亦凶。系于此,而不系于彼;有验于理,而无验于杀。何必徒取幻妄之说哉。不然吾见其纷然繁据,适足以害其理而乱吾心,岂能一一中节耶?

盖神杀无凭,徒为断易之多歧,而不若生克制化之一理为要。能明其理,则圆神活变,自有条理而不惑矣。

六亲,本也;六神,末也。至于吉凶神杀,又末中之末也。必欲用之,则当急于本而缓其末,惟六神可也。然六神但可推决事情,至于休咎得失,又当专以六亲为主。如此,则本末兼该,斯不失其妙矣。学者详之。

 

呜呼!卜易者知前则易,

世人卜筮,皆泥古法,不知通变,达其道者,鲜也。故有龙虎推其悲喜,水火断其雨晴,空亡执作凶吉,身位定为人论。凡此之类,难以枚举。

予作是书,取理之长,舍义之短,阐古之幽,正今之失。凡庸占俗卜之执迷古法者,亦莫不为之条解。有志是术者,苟能究明前说,自知通变之道矣。其于易也何有,故曰卜易者知前则易。

 

求占者鉴后而则灵。

推占者,固当通变。而求占者,亦不可不知求卜之道也。后即诚心是也。

 

筮必诚心,

圣人作易,幽赞神明,以其道合乾坤故也。故凡卜筮,必须真诚敬谨,专心求之;则吉凶祸福,自无不验。今人求卜,多有科头跣(10)足,短衫露身,甚至有不焚香,不盥手者。呜呼!忽略如此,而欲求神明之感格者,未之有也。神明不格,而欲求吉凶之应者,亦未之有也。可不慎欤(11)。

 

何仿子日。

阴阳历书中,有子不问卜之说。故今人多忌此日。

愚谓:吉凶之应,皆感于神明,神明无往不在,无日不可格,能格其神,自无不验矣。故凡卜筮,在人之诚不诚,不在日之子与非子也。

且其说,又有辰不哭泣之忌。若辰日临丧,亦可以笑对吊者耶?此不足信也,明矣。

且如丙子日,袁柳庄卜脱役事,得姤卦安静。鬼临应爻,却被日辰冲动,世受六害,果应难脱。又谈朝辅卜诉讼,得蒙之未济卦。官鬼空亡,果应不成。又戊子日周焚松卜官讼,得离之贲卦。日辰扶起官鬼,冲克世爻,财爻又动,此必助鬼伤身,果被妇人执罪。又丙子日卜倭寇,得噬嗑卦。鬼爻衰静,果应不来;但被日带父爻六害,乃受风雨淋漓之苦也。

以上数占,皆系子日,未尝少误。果如历家言,何其事乃俱应耶?故凡占卜,贵乎秉诚,不贵择日。

以上全篇,总说断易之法,乃通章之大旨。不知此,则诸事难决。有志于是者,当先观此篇。若能沉潜、反复,熟读详味,此理即明,则事至物来,固将迎刃而解矣。其于易也何有。

 

生僻字注释:(1)【舂】读音:chong,一声。意为:把东西放在石臼或乳钵里捣去皮壳或捣碎。(2)【粞】读音:xi,一声。意为:碎米。(3)【糳】读音:zuo,四声。意为:舂过的精米。(4)【饐餲】读音:yi,四声。ai,四声。意为:食物腐败变味。(5)【桀】读音:jie,二声。意为:夏朝末代君主,相传是个暴君。(6)【瞻】读音:zhan,一声。意为:往前或往上看。(7)【猱】读音nao,二声。意为:古书上说的一种猴。(8)【罹】读音:li,二声。意为:遭遇,遭受。(9)【羁】读音:ji,一声。意为:拘束。(10)【跣】读音:xian,三声。意为:光着脚。(11)【欤】读音:yu,二声。意为:助词。表示疑问,反问,感叹等。

 

 

一、天时:

 

天道杳冥(1),岂可度思夫旱涝?易爻微妙,自能验彼之阴晴,当究父财,勿凭水火。

天时一占,自《卜筮元龟》而下,皆以水火为晴雨之主,而不究六亲制化,盖执一不通之论也。惟《海底眼》有:“天相阴晴父母推”之说,深为得旨。然又引而不发。所以学者多泥古法,而不求其理,良可叹也。

且如古人以水爻为雨,其言旺动骤雨,休囚微雨。然水居冬旺,则雨岂独骤于秋冬,而轻微于春夏耶?知乎此,不攻自破矣。

故凡占天时,当看父财,勿论水火也。

 

妻财发动,八方咸仰晴光;父母兴隆,四海尽沾雨泽。

占天不以水为雨,而以父为雨者,父母为天,天变则雨。故也。妻财则父母忌爻,动则克制雨神,所以主晴。卦中父动,主雨;财动,主晴。卦无父母,财爻又空,必然无雨;卦无妻财,父爻又空,必然不晴。

 

应乃太虚,逢空而雨晴难拟;

占天时与占人事一般。人事应空则难成,天时应空则难望。如久晴占雨则无雨,久雨占晴则不晴。若卦中雨爻动,其应空,亦主迟缓,世空则来速也。世应俱空,雨晴难拟,须详父母妻财,及日辰断之。

 

世为大块,受克则天变非常。

应为天,万物之体也。世为地,万物之主也。如世受动爻刑克,必有非常之变。如雨爻刑克,必是恶雨;风爻刑克,必遭恶风之类。又如财化火鬼,刑克世爻,若夏月卜卦,必是酷暑。卦无子孙及父母动者,则是迅雷惊电。余仿此。

 

日辰主一日之阴晴,

日辰乃一日阴晴之主。不可依《金锁玄关》作太阳论之。若日辰兄弟,其日必有风云;子孙,其日必有霞彩;官鬼,其日必然阴晦。余仿此。若动爻刑克日辰者亦然。如财爻动克则晴,父爻动克则雨类。卦中动爻,被日辰克制者,其象必不变。倘父母动,日辰生扶之,则大雨。妻财动,日辰生扶之,则烈日。

 

子孙管九天之日月。

阳宫子孙为日,阴宫子孙为月。旺则皎洁,衰则暗淡;空伏,则虽晴而被蒙蔽。子化子,日照霞明;属阴则月明星灿。化出墓绝,始虽明朗,终成暗晦也。

 

若论风云,全凭兄弟;

风云,以兄弟爻论之。旺动,则风高云密;死绝,则云淡风轻。化出子孙,则清风彩云;化出官鬼,则顽云恶风也。

 

要知雷电,但看官爻。

官鬼主雷电,动则必有雷声。旺相,霹雳惊雷;衰弱,云中虚闪。卦有两鬼皆动,主雷电交作;鬼化鬼,亦然。鬼化财,或卦无父母,虽雷不雨。

 

更随四季推详,

父母主雨,妻财主晴,四时不易。其子孙、官鬼、兄弟,当随时推究,不可执一。详见于后。

 

须配五行参决。

凡占天时,固不可以水火为主;若五类所临,亦凭参究。

父母爻,四时主雨。若临金水,雨乃未止;临火土,虽雨不久;但临土,则雨虽止,而云不散;临木,则有风有雨之象也。

妻财爻,四时主晴。临金,必有烟雾;临水,必有朝露,或虽晴不久;化出父爻,反主有雨;临木,晴而有风;临土,晴而有云;临火,日丽中天。

兄弟爻临木,四时主风;临土,四时主云;临火,风云皆有;兄化兄亦然;临金,主有风沙;临水,则浓云也。又夏月新秋,遇火兄,主大热;冬月初春,遇水兄,主大寒。

子孙爻临金,四时皆为星月;属阳,则冬与正月为冰霜,夏秋为白云;临木,二三月为游丝,余月皆为日晷(2)日色;临水,正月与冬季为冰雹雪霜,夏秋与二三月为朝露;临火,四时皆为日;临土,夏秋为巧云,二三月为霞,冬月为日。

官鬼爻临火,及未戌二土,为电;余皆作雷断。正月鬼动化父,或与父爻同发,主有春雪;盖春雪乃杀物之雪,非瑞,故也。若二月春分后,八月秋分前见之,皆以雷断。春分前,雷声未发,则湿云带雨之象,非雷也;秋分后,雷声即收,鬼如动,必有狂风拔木,林间震响之恶势。雷声即收后,与未发前,若鬼带三刑六害,乘旺动来克世,雷应非常之变,虽冬月,亦有震惊百里之象。

 

晴或逢官,为烟为雾;

卦得晴兆,鬼亦动者,必有浓烟重雾;或恶风,或阴晦,冬或大寒,夏或大热;或有日月薄蚀之变。必非风和日丽,天晴月皎之候。

 

雨而遇福;为电为虹。

卦得雨兆,子孙亦动者,非有闪电,则有彩虹。盖子孙主彩色。虹与电,亦有其象,故以类而推之。若执定日月霞彩,则胶柱而调瑟也。

 

应值子孙,碧落无瑕疵(3)之半点;

凡遇晴卦,应临子孙动者,其日必然皎洁。或财临应动,化出子孙亦然。盖应为天,子孙为清光皎洁之神。故也。

 

世临土鬼,黄沙多散漫于千村。

晴卦中,世临土鬼发动,或土鬼动来冲克世身者,乃是沙落天也;兄弟化出土鬼亦然。秋冬见之,多主阴晦。或从子孙化出,当有云奔铁骑之象。

 

三合成财,问雨那堪入卦;

卦有三合成局,依五类推之。如成财局,有霞彩;成鬼局,有雷电类。

如久晴占雨,卦遇三合财局,必然无雨。久雨占晴,卦遇三合父局,亦主不晴。

如五月甲申日占晴,得随之咸卦。辰子两爻俱动,与日辰申字,正合成父局,雨果不止。

 

五乡连父、求晴怪杀临空。

五乡:财官父兄子也。五类中,唯父母为雨。此爻空亡,或休囚不动,雨未可望。若遇动爻,化出父母,则主有雨;化出财爻,则主晴也。

 

财化鬼,阴晴未定;

财主晴明,鬼主阴晦。故遇财化鬼,或鬼化财,或鬼财皆动,必主阴晴未定。或先阴后晴,先晴后阴之象。卦无子孙,财反助鬼,必不晴也。

 

父化兄,风雨靡常。

父主雨,兄主风。两爻相化,或俱发动,皆主风雨交作。凡论先后,当以动者为先,变者为后。俱动,则以旺者为先,衰者为后。或曰:旺多衰少。

 

母化子孙,雨后长虹垂螮蝀(4);弟连福德,云中明月出蟾蜍(5)。

日月虹霓(6),皆属子孙。若遇父爻化出,必然雨后虹见;兄爻化出,则云中漏日。冬月兄化子,是雪片随风;夏秋,是风卷晴云。属阴,则风清月朗;三春属阳,则风和日暖也。父旺财衰,而兄动化子,当推云中闪电。更宜细究。

 

父持月建,必然阴雨连旬;

卦中六亲。皆不宜临月建,唯子孙一爻遇之为吉。其他如父临之,必主久雨;财临之,必主久晴。临父化水则潦(7),临财化火则旱。非水火而刑克世爻亦然。

 

兄坐长生,拟定狂风累日。

长生之神,凡事从发萌之始,直至帝旺,然后衰死。故遇长生,卒难止息。如父逢之,雨必连朝;兄逢之,风必累日;官逢之,阴云不散;财逢之,雨未可望;须至墓绝日,然后雨可止、风可息、云可开、阴可霁(8)也。化出亦然。

 

父财无助,旱潦有常;

官鬼空伏,父母无气,而财爻旺动者,必旱;子孙空伏,妻财无气,而父爻旺动者,必潦。

凡遇此象,最怕日月动爻,又来生扶合并,则潦必至浸没;旱必至枯槁。

如父财二爻,虽或旺动,却有制伏,或居死墓绝地,又无扶助者,虽旱有日,虽潦有时,必不为害。

 

福德带刑,日月必蚀。

子孙带刑,动化鬼;或官鬼动来刑害,或父带螣蛇来克,皆主日月有蚀。阳爻日,阴爻月。

如八月庚申日,予卜中秋月,得家人之观卦,果应大雨。

 

雨嫌妻位之逢冲,

占雨要财爻静。若被日辰冲动,父母暗伤,雨未可望。父或发动,雨亦不多;不然当日必无雨。至财爻墓绝日,方可有雨也。若父爻安静,逢冲则有雨。

 

晴利父爻之入墓。

墓主晦滞。父爻动入,即是雨意,终不沾濡。财爻动入,亦是阴晴气候,入墓亦然。

如五月丁丑日,占晴,得屯之无妄卦。父母虽动,然坐在墓爻,果应晴而阴滞也。

 

子伏财飞,檐下曝夫犹抑郁;

大抵占晴,以财为主。若徒有财而无子孙,或居空地而又变弱,此日有阴晴之象。盖财爻但主晴,不主日。得子孙出现不空,或发动,或旺相,或遇生扶,或逢冲并,然后有日。况无子孙,则财绝生意。官鬼专权,必非久晴之兆也。

 

父衰官旺,门前行客尚趑趄。

占雨以父为主。休囚死绝,便不可望。若得官爻当权旺动,生扶父母,亦主有雨。但忌父居空地,或在日辰制伏之乡,仍为无雨。然亦必有湿云载雨,凝滞不散之象。

 

福合应爻木动交,而游丝漫野;

子孙乃旷达之神。若临木动合应,或在应上生合世身,必是风和日暖、游丝荡飏(9)之天也。夏月熏风解愠,秋月风清月朗,冬月玉屑呈祥。属水,可言露珠。

 

鬼冲身位金星会,而阴雾迷空。

卦晴。而鬼临金水爻,动来冲克世身,或临卦身冲克应爻,或就临应上发动,皆主有浓烟重雾,蔽塞郊野之象。父母动则主雷鸣,非烟雾也。

 

卦值暗冲,虽空有望;

占雨,怕父空;占晴,怕财空。二者皆无成望。若日辰冲之,则冲空不空,过此一日,自有成望。欲定日期,亦以冲日、冲时断之。

 

爻逢合住,纵动无功。

父动有雨,财动须晴,理固然也。若被日辰动爻合之,名合住;虽动,亦依静看。合住财爻,不晴;合住父爻,不雨。大概是密云不雨之象。

辛丑秋,予寓江东欲返,值飓风大作,丁亥日,卜得困之震卦。兄弟父母俱动,合住应爻,果当日辰时止息。

 

合父鬼冲开,有雷则雨;

父母合住,本主不雨。若遇鬼动,冲破合住,当主将雨未雨,必待雷震,而后有雨也。冲爻是弟,发风则雨;冲爻是子,闪电则雨。日辰冲克同断也。

 

合财兄克破,无风不晴。

财爻合住,本不晴明。若得卦有兄动克破合爻,或日辰是兄,冲克破之,则必待风起,然后晴;无风则不晴也。

如辛未日占晴,得损之小畜卦。财被合住,喜得日辰带兄,冲破合爻,果应发风而晴也。

 

坎巽互交,此日雪花飞六出;

八卦属象:乾为天,为晴;坤为地,为阴;坎为水,为雨雪冰雹;离为太阳,霞电;艮为云;震为雷;巽为风;兑则星月、雾露类也。

若冬月卜卦,遇坎化巽,或巽变坎,必有风雪飘扬之象。若父兄交变,而子孙兼动者,亦然。若父动而子化子,则是雪月交辉之象也。

 

阴阳各半,今朝霖雨慰三农。

雨乃阴阳之象,郁结而成。故古人有“阴阳和,而后雨泽降”之说。凡占天时,得阴阳相半之卦,必然有雨。然亦必须将财父兼看。纯阳卦安静,占雨不雨,占晴必晴,动则主雨。纯阴卦安静,占晴不晴,占雨必雨,动则主晴。盖阳动则变阴,阴动则变阳。故也。纯阴卦,动出父爻,终有雨;纯阳卦,动出财爻,终晴。

 

兄弟木兴系巽风,而冯夷(10)何其肆恶;

占天,遇兄弟属木在巽宫,乘旺动来刑克世爻,当有飓风之患。更与父爻同发,必成风雨。若化官,定然伤物。化出水,风雨兼作。化出火土,惟云耳。

 

妻财火动属乾阳,而旱魃(11)胡尔行凶。

财临火动,或从火化,或化火爻,或变入乾卦;而又遇月建、日辰、动爻生扶合助者,必主大旱。若六爻无水,父母死绝,或父与水爻在空,而财福当权旺动亦是。

 

六龙御天,只为蛇兴震卦;

震卦又为龙象。若有青龙鰧蛇,在此宫动者,必有龙现。虽非龙蛇,而在辰巳爻上旺动者,亦主有龙。从父化出,先雨后龙现;化出父爻,先龙后雨;父爻安静,或空伏,龙虽现而无雨。化财亦然。若蛇龙辰巳等爻,临鬼动者,非龙,乃电掣金蛇也。

 

五雷驱电,盖缘鬼发离宫。

电,雷之光也。有声曰雷,无声曰电。若鬼在离宫动,当以五雷驱电断之。盖离有彩色之象。故也。火鬼亦然。金化火,火化金,雷电交作。凡鬼爻旺相,雷声必烈;休囚,其雷稍轻;克世临金,或带自刑,虽不旺相,声亦惊骇。属土无气,隐隐轻雷也。

《金锁玄关》及《卜易玄机》,以鬼临金火,皆作电断。愚谓:金乃有声之象,火则然矣,金何理乎?故不敢取。

 

土星依父,云行雨施之天;木德扶身,日暖风和之景。

土主云,父主雨。故土临父动,有云行雨施之象。木主风,财主晴。故木临财动,有日暖风和之景。变化者亦然。

 

多雾多烟,爻上财官皆动。

财动本晴。若鬼爻亦动,或日辰带鬼,持克世爻,必先有烟雾而后开晴也。官旺财衰,大雾重如细雨;鬼衰财旺,烟迷少顷开晴。

 

身值同人,虽晴而日轮含耀;世持福德,纵雨而雷鼓藏声。

凡卜天时,被世爻所克者,必无此象。如兄弟持世,则克财爻;财若旺相,亦非皎洁天气。子孙持世,则克官鬼;官若发动,虽雨必无雷声。他仿此。世若安静,或落空亡,皆勿断。被日辰克制者,其象必然。

 

父空财伏,须究辅爻;

占雨:父为主,鬼为辅;占晴:财为主,子为辅。若财父皆空,或俱不出现,或一空一伏,则雨晴难定;须究辅爻衰旺动静,庶可推决。如鬼爻旺动,日月动爻又来生合,亦主有雨。子孙旺动,鬼爻墓绝,亦主晴。或官与子俱静,则有日辰生合冲并者为急。

如五月甲戌日,久晴占雨,得屯卦。财不出现,父爻衰空,同是雨晴难定之象。喜得日辰冲并,卦中土鬼暗动,果应有雨。但鬼临土爻克水,所以雨亦不多矣。

 

克日取期,当明占法。

占雨,看父爻;占晴,看财爻;占风,看兄爻。久晴占雨:父爻衰弱,生旺日有;父爻安静,冲动日有;父若发动,合值日有;月建是财,出月断之;卦无父母,财爻墓绝日有。

久雨占晴:财爻衰弱,生旺日止;日辰是财,当日即止;卦无财爻,父母墓绝日止;月建是父,出月止;日辰是父,财虽有气,当日必不能止也。若衰爻遇有扶起者,即以扶爻断之。

如占一日阴晴,当以时刻取期也。

 

要尽其详,别阴阳而分昼夜;

阴阳之分,当以卦宫取,勿以爻象论。阳以昼言,阴以夜言。或曰:外卦阳爻,以上午断;内卦阳爻,以下午断;外卦阴爻,以上半夜断;内卦阴爻,以下半夜断。又阳化阴,昼兴夜作;阴化阳,夜兴昼作。

又曰:阳宫阳爻,午前推之;阳宫阴爻,午后推之。阴宫仿此。

 

欲推其细,明衰旺以定重轻。

衰旺以四时言,旺则重,衰则轻也。有气而又临生旺之地者愈甚,无气而又临墓绝之地者尤微。旺变衰,先重后轻;衰变旺,先轻后重也。

 

能穷易道之精微,自与天机而吻合。

 

生僻字注释:(1)【冥】读音:ming,二声。意为:深奥。(2)【晷】读音:gui,三声。意为:日影。(3)【瑕疵】读音:xia,二声。ci,一声。意为:微小的缺点。(4)【螮蝀】读音:di,四声。dong,一声。意为:虹。虹的别称。(5)【蟾蜍】读音:chan,二声。chu,二声。意为:传说月亮里面有三条腿的蟾蜍,因此,古代一般用来指月亮。(6)【霓】读音:ni,二声。意为:大气中有时跟光同时出现的一种光的现象。(7)【潦】读音:lao,三声。意为:雨水大。(8)【霁】读音:ji,四声。意为:雨后或雪后转晴。(9)【飏】读音:yang,二声。意为:飞扬,飘杨。(10)【冯夷】读音:feng,二声。yi,二声。意为:冯夷为古代神话中的黄河水神,也称河伯。(11)【魃】读音:ba,二声。【旱魃】意为:古代传说能引起旱灾的怪物,也称旱神,旱鬼。

 

 

二、年时:

 

阴暗晴暑,天道之常;水旱兵灾,年时之变。欲决祸福于一年,须审吉凶于八卦。

所谓年时,一年中,四时事也。远则国家,近则官府;大则天道,小则人物;皆在六爻内 。凡推及此,必须仔细。不比人事一端之易,学者宜用心焉。

 

初观万物,莫居死绝之乡;

万物属初爻。临财福吉,临鬼杀凶。生旺有气,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空亡墓绝,则六畜多灾,五谷亦欠收也。受克亦然。

 

次察群黎,喜在旺生之地。

二爻为人民之位。遇子孙,四时安乐。逢官鬼,太岁多灾;发动克世,民多为盗。自空化空,民多暴死。空动,生合应爻,民多迁徙外郡。火鬼化父,小儿多出痘疹。

 

三言府县官僚,兄弟则征科必迫;

三爻属阳,以府官断;属阴,以县官断。属阴土,以府州县僚佐官断。

三爻临世,或是本宫,以本县官断。无故自空,县必缺任。逢空而遇应上鬼冲,必有外郡官摄政。发动逢空,将已辞印。化进神,有升擢之喜;化退神,有降谪之忧。

生合世爻,或初二爻者,有仁民爱物之心;刑克,则克制小民。非良吏也。若临子孙,清廉正直;临官鬼,酷毒好刑;临兄弟,贪暴无耻。

兄动克世而生合五爻,或岁君者,必主其年官府征科急迫也。

 

四论朝廷宰相,冲身则巡警无私。

三公九卿,上司官,皆在四爻。若能生合世爻、二爻,必有忧民官在朝。生合五爻,刑克二爻,朝廷皆阿谀之臣。发动,以出巡官断之。

临子孙,正直无私。生合持世,必能为民除害。

兄动化财,与世刑克,其年当有征索旧欠官来也。若临应上,或化空亡,必不入我境界。若与其身相冲,遍巡四境。

如遇鬼化鬼,一年官,两度来;或有两员官来也。

 

五为君上之爻,

五爻为天子之位,最不宜动来刑克世爻,其年必受朝廷克剥。若临财福,生合世爻,必有君恩。化出父母,当有赦宥(1)。空动,有名无实。

或虽生合世爻,却被三四爻克制、合住者,纵有君恩,官府隐瞒,不能下及百姓。制爻衰死,亦主半被侵捺(2)。

五爻自空,其年天子有崩伤之忧。化出子孙回头克制,必主太子摄位。五爻空动,冲身冲岁,有巡狩出外事。

四爻制克五爻,当有奸臣专国。四爻旺,五爻衰,恐谋不轨。

 

六为昊(3)天之位。

六爻为天。若空,其年必多怪异事。盖天无空脱之理。所以,主有变异也。如子孙为日食星陨类。若遇兄动,亦主有惊怪不常之变。此于空亡之异,为尤甚也。

 

应亦为天,克世,则天心不顺;世还为地,逢空,则人物多灾。

应爻又作外郡,世爻又作本境看。

 

太岁逢兄乘旺,有温州之大飓;

太岁,乃一年主星。惟遇子孙为吉,其他皆非所利。如临兄,出现变动,其年必多恶风;乘旺克世,有飓风之灾。若属金水,或化父母,或与父爻同发,风水之祸,必不能免。化兄一年雨作。

 

流年值鬼带刑,成汉寝之轰雷。

流年,即太岁。若临官鬼发,其年必多恶雷。带刑克世,必伤人物。六亲中至凶,莫若官。六爻遇之,皆遭其祸。如初爻遇之,物不利;二爻遇之,人不安。六爻无官,年月不带,方为大吉。纵有旱潦年灾,必不至于大害。出现逢空,或衰绝不动,亦不妨。

 

发动妻财,旱若成汤之日;交重父母,潦如尧帝之时。

财临太岁,其年雨水必不周遍。更临火爻,或火化其生扶,而父爻衰弱者,定主亢旱。若父持太岁,其年雨水必多,更化水爻,又临生旺之地,而财爻空伏无气者,必主大水。世克如不伤世,则五谷不损。

若只占年时水旱,不必拘定太岁,但看财父可也。有动,以动为胜;不动,以旺为胜。克世则可畏。

 

猛烈火官回禄,兴灾于熙(4)应;

鬼在乾宫,或在六爻上动,当以雷断,其余不可乱言。如卦中火鬼动,其年有火灾。若与世无干,而与应爻克冲者,乃是外郡被灾,与本境无涉也。

 

汪洋水鬼玄冥,作祸于江淮。

水鬼发动,其年必有水灾。在外卦,或化父母,或冲动父母,是雨水淹没。在内卦,是河决海翻。若不克世,虽溢无事。如戊午年正月辛亥日,卜年时,得蒙之中孚卦。水鬼与应上父爻俱动,伤克世爻,妻财又伏;其年果应风雨连月,水溢田中,五谷淹腐殆尽也。

 

尤怕属金,四海干戈如鼎沸;

金鬼发动,其年必不宁静。盖金乃兵象,故也。在四五爻上,是大臣谋叛;冲克应爻,生合五爻,是朝廷征讨。在外卦,又属他宫,是夷狄(5)侵犯中华。

鬼化鬼,或两鬼俱动,必非一处作乱。卦身逢之,四海皆然。太岁逢之,一年不得安静。空动是虚,或化空绝,化败病,或化回头克,或被月建日辰动爻克制,虽或反乱,终必败亡。休囚发动,不过强梁盗贼。

甲寅正月庚申日,卜倭(6)乱,得困之大过卦。六三午火鬼动,化出酉金兄弟,带刑克害,其年果应倭贼大乱。火主烧,金主杀,兄又劫财,所以,其年劫烧杀伤,不可胜计。

 

更嫌值土,千门疫疠(7)若符同。

土鬼发动,其年多瘟疫。生旺为甚,休囚稍可。在艮宫动,瘴气亦重。克世,人多疫死,世克不妨。鬼带白虎,亦是瘟疫兆也。

 

逢朱雀而化福爻,财动则旱蝗相继;

鬼带朱雀动,化子孙,刑克身世,主有蝗虫之灾。盖朱雀能飞,子孙又禽虫之属,故也。财临太岁,虽非朱雀,若化子,在生气爻上亦然。更遇财爻亦动而无制伏者,必主旱蝗相继之岁。

 

遇勾陈而加世位,兄兴则饥馑(8)相仍。

勾陈,职专田土。官鬼逢之,必非大有年。持世克世,必然歉收。财化兄,或与鬼俱动,则是饥馑之年也。若财空福绝,或福空财绝,皆是饥岁。

 

莽(9)兴盗起,由玄武之当官;

鬼加玄武,动克世爻,其年必多盗贼。属阴,是穿窬小人,梁上君子;属阳,是强梁伙盗。若临土,或化土克世,必主盗贼蜂起。化出金,冲克岁君,或五爻者,今虽为盗贼,终必谋动干戈,扰乱四海,以犯上也。

 

宋殄(10)异多,因螣蛇之御世。

鰧蛇,乃妖怪之神。在六爻上动,虽非鬼,必主有大变异。鬼在六爻上动,虽非鰧蛇,亦主大变。在乾宫,或化入乾卦者,亦然。不在六爻,不落乾宫,而鬼带鰧蛇发动,则是世间有变异奇怪。如下文所云也。

 

若在乾宫,天鼓两鸣于元末;

鰧蛇动临官鬼,若在乾宫,主有天鼓鸣之异。若化金爻子孙,或化入兑卦者,有星月之异。如星入月类。若化火财,与父作合者,有虹霓之异。如吸酒饮釜类。若化火爻子孙,或化入离宫者,有日月之异。如今丙辰秋,数日并出类。

鬼爻或属金者,以雷断。如击台失匙类。鬼爻属木,或化父母爻者,以雨断。如雨血雨毛类。鬼爻属木,或化兄弟者,以风断。如红风黑风类。木鬼与世应相冲,有异风之变。如宋季有白气溺贯百里类。

 

如当震卦,雷霆独异于国初。

鰧蛇鬼,在震宫动者,有雷霆之异。如秋间夏月,无云而雷霆震类。震卦,又为龙。若临辰巳爻上,或化辰爻,主有龙现。如龙挂为桥之异。

震卦又为木,或临木爻,或化木爻者,有树木之异。如戴若实家,柳如牛鸣;赵如初家,柏如鹤鸣之类也。

 

艮主山崩,临应则宋都有五石之陨;

鰧蛇鬼,在艮宫动者,其年有山崩之异。如元统间山崩陷为地类。属金化金,则是石,如山鹤变为石,叱石为羊类。若临应爻,或在六爻,或化乾卦,是天变也。如星化为石类。

 

坤为地震,带刑则怀仁有二所之崩。

鰧蛇鬼,在坤宫动者,其年必主地震。逢金,则有声;带刑,则崩裂。坤卦又为牛,若鬼临丑,必有牛异。如戴人变牛类。

乾坤二卦中,鰧蛇鬼,临世动,乃是人有异事,非物也。如妇生须,男孕子类。坤乃纯阴卦,鰧蛇鬼动,与玄武相合住者,必主昼晦。元末每多此异。

 

坎化父爻,雨血雨毛兼雨土;

坎卦,在天为雨,在地为水。鰧蛇鬼在此宫动,临应爻六爻,或化父爻者,皆以雨断。不然,则是河涸(11)海溢之异。若金鬼化父,当有雷雪同作之异。雨血雨毛雨土,皆元末之异也。

 

巽连兄弟,风红风黑及风施。

鰧蛇鬼,在巽宫动化兄,主有异风。如宋英宗时有赤风,元顺帝时有黑风类。若不化兄,不临应爻六爻,勿作风断,是草木之异。如武后时,九月梨花开类。震巽二卦,又为禽鸟。若鰧蛇鬼在生气爻上动者,有诸禽之异。如春秋时,六鹢(12)退飞;唐库中,金钱化蝶类。

 

日生黑子,宋恭帝惊离象之反常;

鰧蛇鬼,在离宫动者,有日异。如宋恭帝时,日中有黑子类。若非应爻六爻,则有火异也。如大德间,火从空中降下,延烧禾稼数十亩类。迩(13)年蒲州火从平地迸(14)出,居民被烧者,不可胜计。

 

沼起白龙,唐玄宗遭兑金之变异。

兑为泽,为井,为池沼。若鰧蛇鬼,在此宫动者,当有唐玄宗时,沼中白龙,乘空而起。元顺帝太子寝殿后新甃(15)一井,井中亦有龙出,火焰烁火,变幻不测,宫人见之,莫不震摄类。

 

发动空亡,乃验天书之诈;

以上鰧蛇鬼动,临空化空,其怪异事是虚传,诈说,非真有也。如宋真宗时,天书下降之类。

 

居临内卦,定成黑眚(16)之妖。

鰧蛇鬼,在本宫内卦,妖怪见于家庭。如宋徽、钦时,有黑眚见掖(17)庭类。

 

欲知天变于何方,须究地支而分野。

凡遇变异之象,须看见于何方,直以所伤之方定之。如子为齐域,丑为吴域,寅为燕域类。此十二支分野也。当先以克爻定之,无克,以刑爻定之,又无刑,则以本爻断。刑克爻空,亦以本爻断。

 

身持福德,其年必获休祥;

子孙为褔德之神,以其生财克鬼,故也。若得旺动,其年必有好处。在初爻,万物吉利;二爻,百姓安宁;三四爻,官吏清明;五爻,君明国正;六爻必有景星庆云之瑞也。若临太岁,生合世身;或临世身,有气不空,是皆太平之象。

 

世受刑伤,世岁多遭惊怪。

世乃年时之主爻。凡三农百姓,五谷六畜,皆系于此。得时旺相,不临兄鬼,其年必然称意。

如受太岁、月建、日辰、动爻伤克,其年必多惊险。无故自空,人多暴死。

 

年丰岁稔,财福生旺而无伤;

卦中子孙得地,财爻有气不空,兄鬼凶神衰静者,必是丰年乐岁。

 

冬暖夏凉,水火休囚而莫助。

凡占年时,以财父二爻看水旱,水火二爻看寒暑。若水在死绝,或居空地,其年冬月必暖;火居死绝,或居空地,其年夏月必凉。若加刑害克世,而又居生旺之地者,暑必酷暑,寒必严寒。不克世爻,则伤物。此衰旺,不可以节气论。

 

他宫伤克,夷狄侵凌;

他宫为夷狄。无他宫,则看外卦。若来伤克本宫,其年夷狄必来侵犯。外生内卦,必多进贡。

 

本卦休囚,国家衰替。

本宫为国家。无本宫,则看内卦。旺相,国家强盛;无气,则国家衰替。

 

阴阳相合,定然雨顺风调;

凡遇一阴一阳卦,必然世应相生。六爻相合,一卦中,各有配偶。其年必主雨顺风调也。更得六爻安静,财福不空,必是丰登之岁。

 

兄鬼皆亡,必主民安国泰。

兄弟乃克剥破败之神,官鬼又祸患灾殃之主。二者空亡,或不上卦,必主其年国家无事,兆民安乐,六畜得宜,万物畅茂,雍熙之世也。

 

唯明天道,能知万象之森罗;识透玄机,奚啻(18)一年之休咎。

 

生僻字注释:(1)【宥】读音:you,四声。意为:宽恕,原谅。(2)【捺】读音:na,四声。意为:按。(3)【昊】读音:hao,四声。意为:广大无边,也指天。(4)【熙】读音:xi,一声。意为:光明。(5)【夷狄】读音:yi,二声。di,二声。意为:古代指北方的少数民族,后泛指外国。(6)【倭】读音:wo,一声。意为:我国古代称日本。(7)【疠】读音:li,四声。意为:瘟疫。(8)【馑】读音:jin,三声。【饥馑】意为:饥荒。(9)【莽】读音:mang,三声。此处指西汉后期篡权的王莽。(10)【殄】读音:tian,三声。意为:灭绝。(11)【涸】读音:he,二声。意为:干涸。(12)【鹢】读音:yi,四声。意为:古书上说的一种水鸟。(13)【迩】读音:er,三声。意为:近。(14)【迸】读音:beng,四声。意为:向外溅出或喷射。(15)【甃】读音:zhou,四声。意为:用砖砌井。(16)【眚】读音:sheng,三声。意为:灾异。(17)【掖】读音:ye,一声。意为:塞进夹缝。(18)【啻】读音:chi,四声。意为:但,只,仅。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