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命旨归》

详细阐述唐宋时期三命八字理论的师门秘抄

 
 
 

日志

 
 

《解深密经》 3   

2008-11-02 11:07:38|  分类: 佛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深密经》 3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缘最初名极喜地。乃至何缘说名佛地。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成就大义得未曾得出世间心生大欢喜。是故最初名极喜地。远离一切微细犯戒。是故第二名离垢地。由彼所得三摩地及闻持陀罗尼。能为无量智光依止。是故第三名发光地。由彼所得菩提分法。烧诸烦恼智如火焰。是故第四名焰慧地。由即于彼菩提分法方便修习。最极艰难方得自在。是故第五名极难胜地。现前观察诸行流转。又于无相多修作意方现在前。是故第六名现前地。能远证入无缺无间无相作意。与清净地共相邻接。是故第七名远行地。由于无相得无功用。于诸相中不为现行烦恼所动是故第八名不动地。于一切种说法自在。获得无罪广大智慧。是故第九名善慧地。粗重之身广如虚空。法身圆满譬如大云皆能遍覆。是故第十名法云地。永断最极微细烦恼及所知障无著无碍。于一切种所知境界现正等觉。故第十一说名佛地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于此诸地有几愚痴有几粗重。为所对治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此诸地中有二十二种愚痴十一种粗重。为所对治。谓于初地有二愚痴一者执着补特伽罗及法愚痴。二者恶趣杂染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二地有二愚痴。一者微细误犯愚痴。二者种种业趣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三地有二愚痴。一者欲贪愚痴。二者圆满。闻持陀罗尼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四地有二愚痴。一者等至爱愚痴。二者法爱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五地有二愚痴。一者一向作意弃背生死愚痴。二者一向作意趣向涅槃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六地有二愚痴。一者现前观察诸行流转愚痴。二者相多现行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七地有二愚痴一者微细相现行愚痴。二者一向无相作意方便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八地有二愚痴。一者于无相作功用愚痴

四、遍一切一味相:说明胜义谛具有普遍的、平等的、无差别的特徵,由胜义谛是清净所缘,遍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十二缘起、四食、四谛、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的一切法中,无有差别。修观行比丘通达一蕴真如法无我性了,更不寻求余温、处、界等真如法无我性,又胜义谛如果有差别,则必然由因所生,有生则有灭。有生灭就不是胜义谛了。此胜义谛譬如虚空,无相无分别无变异,遍一切处。回页首。二者于相自在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九地有二愚痴一者于无量说法无量法句文字后后慧辩陀罗尼自在愚痴。二者辩才自在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第十地有二愚痴。一者大神通愚痴。二者悟入微细秘密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于如来地。有二愚痴。一者于一切所知境界极微细着愚痴。二者极微细碍愚痴及彼粗重为所对治。善男子。由此二十二种愚痴及十一种粗重故。安立诸地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离彼系缚。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甚奇希有乃至成就大利大果。令诸菩萨能破如是大愚痴罗网。能越如是大粗重稠林。现前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诸地几种殊胜之所安立。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略有八种。一者增上意乐清净。二者心清净。三者悲清净。四者到彼岸清净。五者见佛供养承事清净。六者成熟有情清净。七者生清净。八者威德清净。善男子。于初地中所有增上意乐清净乃至威德清净。后后诸地乃至佛地所有增上意乐清净。乃至威德清净。当知彼诸清净展转增胜。唯于佛地除生清净。又初地中所有功德。于上诸地平等皆有。当知自地功德殊胜。一切菩萨十地功德皆是有上。佛地功德当知无上。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说菩萨生于诸有生最为殊胜。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四因缘故。一者极净善根所集起故。二者故意思择力所取故。三者悲愍济度诸众生故。四者自能无染除他染故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说诸菩萨行广大愿妙愿胜愿。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四因缘故。谓诸菩萨能善了知涅槃乐住。堪能速证而复弃舍。速证乐住无缘无待发大愿心。为欲利益诸有情故。处多种种长时大苦。是故我说彼诸菩萨。行广大愿妙愿胜愿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是诸菩萨凡有几种所应学事。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菩萨学事略有六种。所谓布施持戒忍辱精进静虑慧到彼岸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六种所应学事。几是增上戒学所摄。几是增上心学所摄。几是增上慧学所摄。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当知初三但是增上戒学所摄。静虑一种但是增上心学所摄。慧是增上慧学所摄。我说精进遍于一切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六种所应学事。几是福德资粮所摄。几是智慧资粮所摄。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若增上戒学所摄者。是名福德资粮所摄。若增上慧学所摄者。是名智慧资粮所摄。我说精进静虑二种遍于一切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于此六种所学事中。菩萨云何应当修学。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由五种相应当修学。一者最初于菩萨藏波罗蜜多相应微妙正法教中猛利信解。二者次于十种法行以闻思修所成妙智精进修行。三者随护菩提之心。四者亲近真善知识。五者无间勤修善品。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施设如是所应学事。但有六数。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二因缘故。一者饶益诸有情故。二者对治诸烦恼故。当知前三饶益有情。后三对治一切烦恼。前三饶益诸有情者。谓诸菩萨由布施故。摄受资具饶益有情。由持戒故不行损害逼迫恼乱饶益有情。由忍辱故于彼损害逼迫恼乱。堪能忍受饶益有情。后三对治诸烦恼者。谓诸菩萨由精进故。虽未永伏一切烦恼。亦未永害一切随眠。而能勇猛修诸善品。彼诸烦恼不能倾动善品加行。由静虑故永伏烦恼。由般若故永害随眠。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施设所余波罗蜜多。但有四数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由前六种波罗蜜多为助伴故。谓诸菩萨于前三种波罗蜜多所摄有情。以诸摄事方便善巧。而摄受之安置善品。是故我说方便善巧波罗蜜多。与前三种而为助伴。若诸菩萨于现法中烦恼多故。于修无间无有堪能。羸劣意乐故下界胜解故。于内心住无有堪能。于菩萨藏不能闻缘善修习故。所有静虑不能引发出世间慧。彼便摄受少分狭劣福德资粮。为未来世烦恼轻微心生正愿。如是名愿波罗蜜多。由此愿故烦恼微薄能修精进。是故我说愿波罗蜜多与精进波罗蜜多而为助伴。若诸菩萨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为因缘故转劣意乐成胜意乐。亦能获得上界胜解。如是名力波罗蜜多。由此力故于内心住有所堪能。是故我说力波罗蜜多与静虑波罗蜜多而为助伴。若诸菩萨于菩萨藏。已能闻缘善修习故。能发静虑。如是名智波罗蜜多。由此智故堪能引发出世间慧。是故我说智波罗蜜多与慧波罗蜜多而为助伴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宣说六种波罗蜜多如是次第。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能为后后引发依故。谓诸菩萨若于身财无所顾吝便能受持清净禁戒。为护禁戒便修忍辱。修忍辱已能发精进。发精进已能办静虑具静虑已便能获得出世间慧是故我说波罗蜜多如是次第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六种波罗蜜多。各有几种品类差别。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各有三种施。三种者一者法施。二者财施三者无畏施。戒三种者。一者转舍不善戒。二者转生善戒。三者转生饶益有情戒。忍三种者。一者耐怨害忍。二者安受苦忍。三者谛察法忍。精进三种者。一者被甲精进。二者转生善法加行精进。三者饶益有情加行精进。静虑三种者。一者无分别寂静极寂静无罪故对治烦恼众苦乐住静虑。二者引发功德静虑。三者引发饶益有情静虑。慧三种者。一者缘世俗谛慧。二者缘胜义谛慧。三者缘饶益有情慧。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波罗蜜多说名波罗蜜多。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五因缘故。一者无染着故。二者无顾恋故。三者无罪过故。四者无分别故。五者正回向故。无染著者。谓不染着波罗蜜多诸相违事。无顾恋者。谓于一切波罗蜜多诸果异熟及报恩中心无系缚。无罪过者。谓于如是波罗蜜多无间杂染法离非方便行。无分别者。谓于如是波罗蜜多。不如言词执着自相。正回向者。谓以如是所作所集波罗蜜多。回求无上大菩提果。世尊。何等名为波罗蜜多诸相违事。善男子。当知此事略有六种。一者于喜乐欲财富自在。诸欲乐中深见功德及与胜利。二者于随所乐纵身语意。而现行中深见功德及与胜利。三者于他轻蔑不堪忍中。深见功德及与胜利。四者于不勤修着欲乐中。深见功德及与胜利。五者于处愦阑世杂乱行。深见功德及与胜利。六者于见闻觉知言说戏论。深见功德及与胜利。世尊。如是一切波罗蜜多。何果异熟善男子。当知此亦略有六种。一者得大财富。二者往生善趣。三者无怨无坏多诸喜乐。四者为众生主。五者身无恼害。六者有大宗叶。世尊。何等名为波罗蜜多间杂染法。善男子。当知略由四种加行。一者无悲加行故。二者不如理加行故。三者不常加行故。四者不殷重加行故。不如理加行者。谓修行余波罗蜜多时。于余波罗蜜多远离失坏。世尊。何等名为非方便行。善男子。若诸菩萨以波罗蜜多饶益众生时。但摄财物饶益众生便为喜足。而不令其出不善处安置善处。如是名为非方便行。何以故。善男子。非于众生唯作此事名实饶益。譬如粪秽若多若少。终无有能令成香洁。如是众生由行苦故。其性是苦无有方便。但以财物暂相饶益可令成乐。唯有安处妙善法中。方可得名第一饶益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一切波罗蜜多有几清净。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我终不说波罗蜜多除上五相有余清净。然我即依如是诸事总别。当说波罗蜜多清净之相。总说一切波罗蜜多清净相者。当知七种。何等为七。一者菩萨于此诸法不求他知。二者于此诸法见已不生执着。三者即于如是诸法不生疑惑。谓为能得大菩提不。四者终不自赞毁他有所轻蔑。五者终不憍傲放逸。六者终不少有所得便生喜足。七者终不由此诸法于他发起嫉妒悭吝。别说一切波罗蜜多清净相者。亦有七种。何等为七。谓诸菩萨如我所说。七种布施清净之相。随顺修行。一者由施物清净行清净施。二者由戒清净行清净施。三者由见清净行清净施。四者由心清净行清净施。五者由语清净行清净施。六者由智清净行清净施。七者由垢清净行清净施。是名七种施清净相。又诸菩萨能善了知制立律仪一切学处。能善了知出离所犯。具常尸罗坚固尸罗常作尸罗常转尸罗。受学一切所有学处是名七种戒清净相。若诸菩萨于自所有业果异熟深生依信。一切所有不饶益事现在前时。不生愤发亦不反骂。不嗔不打不恐不弄。不以种种不饶益事反相加害。不怀怨结。若谏诲时不令恚恼。亦复不待他来谏诲。不由恐怖有染爱心而行忍辱。不以作恩而便放舍。是名七种忍清净相。若诸菩萨通达精进平等之性。不由勇猛勤精进故。自举陵他具大势力。具大精进有所堪能坚固勇猛。于诸善法终不舍轭。如是名为七种精进清净之相。若诸菩萨有善通达相三摩地静虑。有圆满三摩地静虑。有俱分三摩地静虑。有运转三摩地静虑。有无所依三摩地静虑。有善修治三摩地静虑。有于菩萨藏闻缘修习无量三摩地静虑。如是名为七种静虑清净之相。若诸菩萨远离增益损减二边行于中道。是名为慧。由此慧故如实了知解脱门义。谓空无愿无相三解脱门。如实了知有自性义。谓遍计所执若依他起若圆成实三种自性。如实了知无自性义。谓相生胜义三种无自性性。如实了知世俗谛义。谓于五明处。如实了知胜义谛义。谓于七真如又无分别。离诸戏论纯一理趣。多所住故。无量总法为所缘故。及毗钵舍那故。能善成办法随法行。是名七种慧清净相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五相各有何业。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当知彼相有五种业。谓诸菩萨无染着故。于现法中于所修习波罗蜜多。恒常殷重勤修加行无有放逸。无顾恋故摄受当来不放逸因。无罪过故能正修习极善圆满极善清净极善鲜白波罗蜜多。无分别故方便善巧波罗蜜多速得圆满。正回向故一切生处波罗蜜多。及彼可爱诸果异熟皆得无尽。乃至无上正等菩提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五相各有何业。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当知彼相有五种业。谓诸菩萨无染着故。于现法中于所修习波罗蜜多。恒常殷重勤修加行无有放逸。无顾恋故摄受当来不放逸因。无罪过故能正修习极善圆满极善清净极善鲜白波罗蜜多。无分别故方便善巧波罗蜜多速得圆满。正回向故一切生处波罗蜜多。及彼可爱诸果异熟皆得无尽。乃至无上正等菩提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所说波罗蜜多。何者最广大。何者无染污。何者最明盛。何者不可动。何者最清净。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无染着性无顾恋性正回向性。最为广大。无罪过性无分别性无有染污。思择所作最为明盛。已入无退转法地者。名不可动。若十地摄佛地摄者。名最清净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所说波罗蜜多。何者最广大。何者无染污。何者最明盛。何者不可动。何者最清净。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无染着性无顾恋性正回向性。最为广大。无罪过性无分别性无有染污。思择所作最为明盛。已入无退转法地者。名不可动。若十地摄佛地摄者。名最清净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菩萨所得波罗蜜多。诸可爱果及诸异熟常无有尽。波罗蜜多亦无有尽。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展转相依生起修习无间断故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是诸菩萨深信爱乐波罗蜜多。非于如是波罗蜜多所得可爱诸果异熟。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五因缘故。一者波罗蜜多是最增上喜乐因故。二者波罗蜜多是其究竟饶益一切自他因故。三者波罗蜜多是当来世彼可爱果异熟因故。四者波罗蜜多非诸杂染所依事故。五者波罗蜜多非是毕竟变坏法故。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一切波罗蜜多。各有几种最胜威德。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当知一切波罗蜜多。各有四种最胜威德。一者于此波罗蜜多正修行时。能舍悭吝犯戒心愤。懈怠散乱见趣所治。二者于此正修行时。能为无上正等菩提真实资粮。三者于此正修行时。于现法中能自摄受饶益有情。四者于此正修行时。于未来世能得广大无尽可爱诸果异熟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一切波罗蜜多。何因何果有何义利。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如是一切波罗蜜多大悲为因。微妙可爱诸果异熟。饶益一切有情为果。圆满无上广大菩提。为大义利
观自在菩萨白佛言。世尊。若诸菩萨具足一切无尽财宝成就大悲。何缘世间现有众生贫穷可得。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是诸众生自业过失。若不尔者。菩萨常怀饶益他心。又常具足无尽财宝。若诸众生无自恶业能为障碍。何有世间贫穷可得。譬如饿鬼为大热渴逼迫其身。见大海水悉皆涸竭。非大海过是诸饿鬼自业过耳。如是菩萨所施财宝。犹如大海无有过失。是诸众生自业过耳。犹如饿鬼自恶业力令无有果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菩萨以何等波罗蜜多。取一切法无自性性。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以般若波罗蜜多。能取诸法无自性性。世尊。若般若波罗蜜多。能取诸法无自性性。何故不取有自性性。善男子。我终不说以无自性性取无自性性。然无自性性离诸文字。自内所证不可舍于言说文字。而能宣说。是故我说般若波罗蜜多。能取诸法无自性性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波罗蜜多近波罗蜜多大波罗蜜多。云何波罗蜜多。云何近波罗蜜多。云何大波罗蜜多。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若诸菩萨经无量时。修行施等成就善法。而诸烦恼犹故现行。未能制伏然为彼伏。谓于胜解行地软中胜解转时。是名波罗蜜多。复于无量时修行施等。渐复增上成就善法。而诸烦恼犹故现行。然能制伏非彼所伏。谓从初地已上。是名近波罗蜜多。复于无量时修行布施等。转复增上成就善法。一切烦恼皆不现行。谓从八地已上。是名大波罗蜜多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此诸地中烦恼随眠可有几种。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略有三种。一者害伴随眠。谓于前五地。何以故。善男子。诸不俱生现行烦恼。是俱生烦恼现行助伴。彼于尔时永无复有。是故说名害伴随眠。二者羸劣随眠。谓于第六第七地中微细现行。若修所伏不现行故。三者微细随眠。谓于第八地已上。从此已去一切烦恼不复现行。唯有所知障为依止故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此诸随眠几种粗重断所显示。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但由二种。谓由在皮粗重断故显彼初二。复由在肤粗重断故显彼第三。若在于骨粗重断者。我说永离一切随眠位在佛地
  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经几不可数劫能断如是粗重。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经于三大不可数劫或无量劫。所谓年月半月昼夜一时半时。须臾瞬息刹那量劫不可数故。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是诸菩萨于诸地中所生烦恼。当知何相何失何德。佛告观自在菩萨曰。善男子。无染污相。何以故。是诸菩萨于初地中定。于一切诸法法界已善通达。由此因缘菩萨要知。方起烦恼非为不知。是故说名无染污相。于自身中不能生苦故。无过失菩萨生起如是烦恼。于有情界能断苦因。是故彼有无量功德。观自在菩萨复白佛言。甚奇世尊。无上菩提乃有如是大功德利。令诸菩萨生起烦恼。尚胜一切有情声闻独觉善根。何况其余无量功德

解深密经》要义说

--------------------------------------------------------------------------------

目录:
  一、净土庄严
  二、胜义谛相
  三、论不可说
  四、一切种
  五、诸法唯识
  六、诸识生起情况
  七、三法相
  八、三无自性
  九、三乘真实、一乘方便
  十、五姓各别与一姓成佛
  十一、三时判教
  十二、瑜伽止观
  十三、如来法身
  十四、结说
  庚午春以来,笔者担任《解深密经》课程的讲授,在授课过程中,认真研读了圆测《解深密经疏》,并其他瑜伽论典,对该经重要思想,一一都作了探讨,写下一些心得笔记,现将它整理出来,敬请大德们指教。
             一、净土庄严
  净土是佛教重要理论之一,佛教中有净土宗专谈净土,其他宗派也谈净土,唯识宗就是一例,在本经《序品》说到如来讲经处所时,有十九句经文描述净土的殊胜庄严,依亲光《佛地经论》释,为显示净土的十八种圆满。对照经文:

十八圆满体现了唯识经论的净土观。唯识宗的核心思想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凡夫众生由于有漏妄识,而产生杂染三界,佛土的清净庄严,则依殊胜的无漏种为因,如来净识为体相,由如是因招感如是果。
以十八圆满显示净土庄严,还见于《摄大乘论》,该《论》是引自《菩萨藏百千契经》,论中又说明净土四德:一向净妙、一向安乐、一向无罪、一向自在。体现净土的功德殊胜。
  本经又说到净土与秽土的不同。如经中《如来成所作事品》说:
  曼殊室利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诸秽土中何事易得,何事难得?诸净土何事易得,何事难得?佛告曼殊室利菩萨曰:善男子!诸秽土中八事易得,二事难得,何等名为八事易得:一者外道,二者有苦众生,三者种姓家世兴衰差别,四者行诸恶行,五者数犯尸罗,六者恶趣,七者下乘,八者下劣意乐加行菩萨。何等名为二事难得:一者增上意乐加行菩萨之所游集,二者如来出现于世。曼殊室利,诸净土中,与上相违。当知八事甚为难得,二事易得。
  这是将净土与秽土进行比较。净土与秽土的情况截然相反,以显示净土的优越
唯识家说到佛的身土:有法性身土、自受用身土,他受用身土及变化土四种差别。佛陀的自性身依法性土,自受用身依自受用土,他受用身依他受用土,变化身依变化土。而法性等三土唯净无秽,变化土通净及秽。法性土依真如理为体,具足恒沙功德;自受用土是大圆镜智相应净识,纯净无漏种子所现,此但自利;他受用土是平等性智大慈悲力,随于十地菩萨所宜变为净土,变化土是依成所作智,随未登地有情所通化为佛土,或净或秽。此土就佛所变唯是无漏,若就有情所变,通有漏及无漏。
十八圆满的净土,是佛陀宣说本经的处所,它在四土中究属何土所摄呢?真谛译的《解节经》,认为是化身如来在秽土中说;本经及《深密解脱经》同谓受用身在净土中说。圆测《疏》受用土说,三释迦牟尼说此经时,地前大众见变化身居净土为其说法,所闻虽同,所见各别。测《疏》取第三说例同此经,这种解释还是比较合理的。
十八圆满的净土,是佛陀宣说本经的处所,它在四土中究属何土所摄呢?真谛译的《解节经》,认为是化身如来在秽土中说;本经及《深密解脱经》同谓受用身在净土中说。圆测《疏》受用土说,三释迦牟尼说此经时,地前大众见变化身居净土为其说法,所闻虽同,所见各别。测《疏》取第三说例同此经,这种解释还是比较合理的。
二、胜义谛相
  世俗与胜义合称二谛:一者为众生的虚妄世界,一者为圣贤的真实世界。《中论-四谛品》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若人不能知,分别于二谛,则于深佛法,不知真实义。可见二谛在大乘佛法中的重要。本经《胜义谛相品》专门阐述胜义谛内容和特徵,并用种种璧喻,生动形象的显示胜义谛,大分四段说明。
  一、离言无二相:是说胜义谛不是相待语言所能表示,必须透过语言概念才能证得。《经》中说:(是中有为非有为非无为,无为亦非无为非有为)。正是说明此理,由事实上的有为或无为,不是概念上的有为无为,我们言有为无为,不过是教主为对遣愚夫执着,证得离言法性,方便假设的名言,言教是为显发胜义,但言教本身不是胜义,这是学者应该知道的,否则难免执指为月。《经》中又举出幻师纪化喻,显示出凡夫依他妄心显现种种形象及圣人方便施设的言教,都是虚幻不实,行者要证得胜义谛,必须透过凡夫情见及圣教,如果依言执义,二见不除,势必永远无法证得用义谛。
二、超寻思所行相:寻思具有推求、分别、思量义,胜义谛是不可思议,非思量处。其原因是:胜义是圣者根本智所亲证,直接而不变影像,寻思认识事物要通过名言概念,各言概念是依影像而起,只能间接认识事物,胜义是离言法性,不可言说,寻思要依赖名言概念,胜义离见闻觉知所得,寻思则缘见闻觉知境界:胜义断绝是非烦恼,寻思则依是非烦恼生起。所以说胜义是超过寻思,不可以通过寻思证得。
三、非一异性相:辨胜义谛与诸行相的关系。胜义谛与诸行相(依他有为相)非一非异。因为如果是一,则有凡夫见谛、证涅盘、成就无上菩提的过失;如果是异,圣者证得诸法宝相,得安隐涅盘,则有不能除遣有为相,不能断除相缚及粗重缚,乃至不能成就菩提的过失。又胜义是清净的、无差别的,诸行相是杂染的,有差别的,所以非一;胜义谛是诸行无我相、共相,所以非异。胜义谛与诸行相就如螺贝及其鲜白色性不离螺贝,但又不即螺贝,非一非异。
三、非一异性相:辨胜义谛与诸行相的关系。胜义谛与诸行相(依他有为相)非一非异。因为如果是一,则有凡夫见谛、证涅盘、成就无上菩提的过失;如果是异,圣者证得诸法宝相,得安隐涅盘,则有不能除遣有为相,不能断除相缚及粗重缚,乃至不能成就菩提的过失。又胜义是清净的、无差别的,诸行相是杂染的,有差别的,所以非一;胜义谛是诸行无我相、共相,所以非异。胜义谛与诸行相就如螺贝及其鲜白色性不离螺贝,但又不即螺贝,非一非异。
四、遍一切一味相:说明胜义谛具有普遍的、平等的、无差别的特徵,由胜义谛是清净所缘,遍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十二缘起、四食、四谛、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的一切法中,无有差别。修观行比丘通达一蕴真如法无我性了,更不寻求余温、处、界等真如法无我性,又胜义谛如果有差别,则必然由因所生,有生则有灭。有生灭就不是胜义谛了。此胜义谛譬如虚空,无相无分别无变异,遍一切处。回页首
胜义谛一名在佛教各宗各派中所指颇不一致,圆测《疏》依其;或胜是殊胜,义是义利,即涅盘果为殊胜义利;或指圣道(无漏智),胜即是义。足见胜义谛一词,包括境、行、果三味,但在本经却特指真如,唯识家核心典藉《唯识三十论》曰:(此诸法胜义,亦即是真如)。的说法,就是渊源于此,又把真如作为所缘境,是新译唯识经论特有的说法。
胜义谛一名在佛教各宗各派中所指颇不一致,圆测《疏》依其;或胜是殊胜,义是义利,即涅盘果为殊胜义利;或指圣道(无漏智),胜即是义。足见胜义谛一词,包括境、行、果三味,但在本经却特指真如,唯识家核心典藉《唯识三十论》曰:(此诸法胜义,亦即是真如)。的说法,就是渊源于此,又把真如作为所缘境,是新译唯识经论特有的说法。
三、论不可说
  《胜义谛相品》第一段是离言无二相,显示胜义是离开相待的语言概念,第二段超寻思所行相中,也说到(我说胜义不可言)。交响乐 可说,是佛教表达真实相时,常用的一个概念,应该作何理解呢?
  萨婆多部以名言离损益故不可说,如《大毗婆沙论》说:义为可说为不可说耶?设乐保失,若可说者说火应烧舌,说刀应割舌,说不净应污舌,说饮应除渴,说食应除饥如是等。若不可说者,云何所索不颠倒?答:动初时人共于象等假名立想,展转传来,故令所索而不颠倒。
  言说是言说,真实是真实,言说无损益于人,而真实有损益于人,至于人们能够依名取物,是因为长期的习惯造成的。《大智度论》也有类似的说法。
  法相唯识经论以诸法自相不可说,如《因明正理门论》说:此中现量除分别者,谓若有智于色等境,远离一切种类名言假立无诸门分别,由不共缘,现现别转,故名现量。
  《理门论》分所缘法为自相、共相;能4缘智为现量、比量。自相是现量所得,不可言说;共相是比量所得,可以言说。但言说只能遮诠止滥,如言表遮非表等。
法相唯识又以名不称体显不可说。如《摄大乘论-所知相分》说:
  云何得知如依他起自性、遍计所执自性显现而非称体:由名前觉无,称体相违故:由名有众多。多体相违故;由名不决定,杂体相违故。
  从三个方面说明假名不能诠表实相:由先有宝后立名,事物在未设名时,于某物上并不能使人生起某种名的感觉,又一物有多名;或多物共一名,充分说明了名义不相称,名义互为客的道理。
  说到这里,不免令人产生这样的一个疑问?真理既然不能用语言表达,真理是离言的,那么佛陀一生施设种种教法,建立庞大的理论体系,有何意义呢?《瑜伽师地论-真实义品》说:何因缘故于一切法离言自性而起言说,若不言说则不能为他说一切法离言自性,他亦不能闻如是义,若无有闻,则不能知此一 切法离言法性,为欲令他闻知诸法离言自性,故于此离言自性而起言说。回页首
事物的真实相离言自性本来是不可说的,但众生无始以来由于错误的习惯,生活在自已的观念里,虚妄分别,以至不能认识真实,圣人为了扭转我们凡夫众生的错误思想,生如实见,所以在离言法性中起方便言说,目的是使众生通过言说去认识离言法性,去证得离言法性,从而转凡成圣。
四、一切种
  佛教讲缘起无我,又谈生死轮回,从表面上看,二说似相违背,所以有许多人提出这样的疑难,既然无我,轮回主体是什么?这个问题到了唯识经论里,才有详尽的解释,那就是在意识之外,又建立一切种子心识。
  一切种子心识的提出,在唯识家经论中,最早见于本经,如《经》中《心意识相品》说:
  广慧当知,于六趣生死,彼彼有情,堕彼彼有情众中,或在卵生,或在胎生,或在湿生,或在化生,身分生起,于中最初一切种子心识成熟,展转和合,增长广大。
  六道众生死在在轮转生过程中,他们不论是用那种受生形式生起,最初都必须依赖一切种子心识作为生命主体出现。与你母精卵和合,才能构成生命。这个过程在《瑜伽师地论-意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