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命旨归》

详细阐述唐宋时期三命八字理论的师门秘抄

 
 
 

日志

 
 

《果老星宗》[7]  

2008-05-13 13:00:48|  分类: 七正四余占星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孛在子宮化為天酷星。

孛丑:孛居丑位,曰天柔,欽任雍容拱斗牛。化作刑囚終禍害,若為福祿備加休。

孛在丑化為天柔。

孛寅:孛臨人馬,名天后,癸乙生人多主壽。若為官祿富文才,一舉登科金印綬。

孛在寅化為天后。

孛卯:孛星變曜玉垣星,卯位朝君福非輕。那更化為官祿曜,少年金榜定標名。

孛在卯化為玉垣星。

孛辰:辰宮月孛,名天慘,太白同宮應福減。若遇水星相逐行,生來必主多刑陷。

化為天慘星。

孛巳:孛居巳上號孤鸞,男女逢之必寡鰥。忌曜若臨須減力,吉星來照也艱難。

化為孤鸞星。

孛午:孛星臨午,名玉氣,此地朝君長富貴。變為祿貴與官魁,名顯身彰應品位。

化為玉氣星。

孛未:孛入秦州,名太乙,穩步蟾宮名第一。一生榮顯少災迍,俊邁聰明超眾職。

在未化為太乙星。

孛申:孛星申位,名天毒,稟性頑愚常碌碌。戀酒迷花無了期,也教賣盡黃金屋。

在申化為天毒星。

孛酉:孛到酉宮,名活曜,不常喜怒性情拗。太陰到此與同行,災禍消兮居顯要。

在酉化為天曜星。

孛戌:孛星到戌,名死氣,至老孤貧苦未休。身命七強如落陷,牽連官事作冤仇。

到戌化為死氣星。

孛亥:孛星臨亥,曰天聰,此位朝天入帝宮。雖有災殃終不害,若為官祿亦亨通。

孛在亥化為天聰星。

【月孛躔度、玉關歌】

孛角:孛躔角宿號天壘,情性聰明丰貌美。貪淫好酒心不賢,殺害傷妻須剋子。

丰姿飄逸人聰巧樂,酒眠花性更奢。

孛亢:孛躔亢宿號天微,心毒如蛇事事危。易喜易嗔心不定,此生定是損妻兒。

作惡如狼虎,行藏似鼠蛇。

孛氐:孛躔氐宿號天僉,凡事施為細且纖。更得官星來救助,朱衣紫綬萬人瞻。

處世俗而且細,成功業得安然。

孛房:孛躔房宿號天瞻,身命逢之樂自然。武略文韜居顯宦,功名更立主威權。

孛心:孛躔心宿號天祗,官職榮遷祿位宜。百里郎官名位著,參謀半刺著緋衣。

立綱常而有理,施國法且多為。

孛尾:孛躔尾宿號天該,家道興隆慶自來。身命逢之官祿至,將軍公輔蘊三才。

修德以興家,蓄威而鎮國。

孛箕:孛躔箕宿號天華,燕國相逢定性奢。官祿連遷趨貴顯,金珠財物富豪家。

情性奢華官尊而富。

孛斗:孛躔斗宿號天囂,面上波濤口訥調。不是過房須有剋,貪花愛酒賭錢消。

面起風波而口中和美。

孛牛:孛躔牛宿號天風,孤寡徒刑性更凶。若教疾病纏身上,免得生離不善終。

孤陋寡聞而多生疾厄。

孛女:孛躔女度名暗星,毒害顛狂損六親。柳陌花街遊冶客,只愁老後更伶仃。

心懷狠毒而好貪淫,到老而孤。

孛虛:孛躔虛宿號天智,萬事施為皆遂意。宮班富貴旺門庭,只恐六親無一二。

有興家創業之能,遂利求名之志。

孛危:孛躔危宿號天姱,命若逢之旺一家。不是官榮須富盛,妻宮子位不吁嗟。

旺門庭而有福,居富室樂妻孥。

孛室:孛躔室宿號天杖,及到雙魚為正旺。逢之富貴必超榮,定作朝廷公與相。

著朱衣而過天門,主富貴而增榮顯。

孛壁:孛躔壁宿號天巴,旺地逢之到一家。身命逢之徒說好,到頭不免事如麻。

一生平淡而一世悽惶。

孛奎:孛躔奎宿號天便,賣盡田園賭盡錢。不是酒兮須博奕,貪花浮浪苦憂煎。

主窮困而少達,酒色以忘身。

孛婁:孛躔婁宿號天邪,年少浮遊浪裡花。寬緩性情心不定,平生終少病災加。

主虛浮而度日。

孛胃:孛躔胃宿號天翰,性急情寬事少閒。只恐為官年不永,若居貧困壽如山。

貧而有壽而身勞碌。

孛昴:孛躔昴宿號天喜,命若逢之姿貌美。妻宮損剋兩三重,祿位須逢升玉陛。

主人清秀而風流,若至遷官并進職。

孛畢:孛躔畢宿號天詵,富貴生平主有聲。超越仕途雲路早,朱衣紫綬相儒名。

生平多富貴,一路顯芳名。

孛觜:孛躔觜宿號天真,秀氣文章自立身。年少登科官進早,性情容易便生嗔。

英俊聰明而少年發達。

孛參:孛躔參宿號天銓,官祿須逢抵不難。妻子宮中須有剋,更兼夭壽在蒼顏。

主剋妻而壽夭。

孛井:孛躔井宿號天誑,衣祿生來須大旺。資財恐是別人收,有子終須還破蕩。

貧而且蹇與人少睦。

孛鬼:孛躔鬼宿號天詫,巨富官榮兩無價。為人毒害更英雄,先有聲名大權伯。

主有貴有權。

孛柳:孛躔柳宿號天沖,將相功勳祿萬鍾。威望從來臺憲任,蜚聲騰達顯英雄。

名榮爵顯位尊德重。

孛星:孛躔星宿號天戎,定斷妻兒三兩重。執拗為人心猛勇,生來衣食老無終。

一生貧苦老後無終。

孛張:孛躔張宿號天權,妻子宮中未保全。衣食生來自豐足,性情高尚作忠良。

平生耿介處世優游。

孛翼:孛躔翼宿號天譁,此是星辰到本家。喜怒不常多色慾,心如狼虎毒如蛇。

主兇狠。

孛軫:孛躔軫宿號天忒,戀酒貪花好遊奕。家財破盡好行偷,若不投軍須有剋。

非戎貝之客即穿窬之人。

【月孛照宮、琅玕經】

孛命宮:月孛照人命,初年災破頻,機術心自有,權謀術數精,早年防反覆,中歲立方成,夜生陰位照,財祿有聲名。夜生人遇之主吉。又曰:月孛須知是惡星,逢之禍患卒難行。若還入廟宮中者,必定前程有大成。與太陰同宮主貴。

孛財帛:孛照財宮真可畏,須防人賴暗為災。限逢惡曜君須忌,吉宿臨宮主橫財。

在此宮主失財耗散。

孛兄弟:兄弟不宜見孛星,大小無分手足情。若有三人三路去,四人亦作四方行。

主不和。

孛田宅:第四宮中月孛臨,定遭疫癘氣相侵。憂煎失業田莊盡,到老倉箱乏寸金。

主虛乏耗散。

孛男女:子孫宮裡孛星攻,狀類根甘蔕苦同。假似門庭當旺盛,也須不肖辱先宗。

主兒女不肖。

孛奴僕:奴僕惟推最弱宮,孛星照臨愈為凶。當生祿主如全陷,衣食奔波守困窮。

主走失不吉。

孛妻妾:望門剋婦婦家貧,月孛如何更絕情。亥戌丑申未酉位,夫妻和順定無因。

主妻無義。

孛疾厄:疾厄宮中月孛來,少年伏劍染非災。喜事不聞年歲久,近來常聽哭聲哀。

主多疾連延。

孛遷移:孛到遷移為惡宿,口舌陰謀被辱凌。迍厄敗家他處死,路橫屍首不能興。

主妒害破敗。

孛官祿:月孛光芒號彗星,眾星一見斂威名。廟方若作天元主,貴擁貔貅百萬兵。

主有權柄。

孛福德:福德宮中要好星,如何孛照有和平。光威自覺年來減,困頓須知目下生。

無益於人有損於己。

孛相貌:十二宮中有孛星,形容麤醜俱知聞。性情不定如狂妄,舉止無憑似少神。

張果星宗六

本篇目錄:

張果星宗十五

羅喉算法羅星篇、羅喉總論、羅喉歌斷、羅喉入宮、羅喉躔宿、羅喉照宮、計都算法計星篇、計都總論、計都歌斷、計都入宮、計都躔宿、計都照宮、星辰妙度歌、喜宮歌、入廟、乘旺、樂宮、喜宮、殿垣、度數、合格、忌躔歌。

張果星宗十六

洞微百六限說、限步之說、洞微中五百六相乘數、限度主論、行度假如、捷見限論、餘奴傷主論、節要元文、限度宜忌、四日度論、四月度論、四木度論、四火度論、四土度論、四金度論、四水度論、倒限詳論、倒限拾遺、倒限總訣、划度元奧經、諸煞祕要賦。

張果星宗十七

統論限說、諸煞倒限、劫煞歌斷、三煞歌斷、陽刃歌斷、亡神歌斷、的煞巳斷、的煞酉斷、的煞丑斷、飛廉歌斷、諸煞總斷、雜論倒限、倒限要訣、日月夾煞、善會日月、忌曜相攻、善星失用、將煞就煞、以煞見煞、出煞入煞、壽元失陷、暗氣加臨、論倒限歌、殺星帶刃、凶送凶迎、木星奪殺、前關後鎖、剛星帶戰、異宿相攻、聚殺交戰、眾殺反常、限入空關、太歲歌、論限附餘、流年論、流年都天賦、臨行歌、命身、命度、身度、限度、吉曜、害曜、值難、祿馬、四餘七政、金垣火殿、水殿木殿、土得位、日朔羅月望計、氣孛命羅計命、喬廟歌、木氣午酉、金火夜生、令星宜制、金水忌冬、望同忌晝、晝星忌夜夜星晝見、宜夜、宜晝、剛柔相濟、火羅夾金命天、雄星宜守財帛、計孛忌守田宅、得度得時失位失時、諸煞剋命、凶空吉吉空凶、奴犯主有制吉、煞星剋命限凶、刃疊凶主凶甚、飛刃為害、破碎限凶、鬼曜、一寸金總訣、日月金水、日子月午日虛月張、日月羅計、日月夾拱、官福朝陽日月陷弱、太陰在陷、諸星會惡朝天反吉、眾曜同宮強者為主、各宮一星命喜逢月、惡曜犯月、惡居妻位、羅星守命命在午遇羅、晝月臨兒夜日守子、限月娶妾金孛風月、四月卯時、十月酉時、羊刃惡星、自刃、五星空亡、碎金訣、父母早剋、父母惡死、流落凶死、刀兵下死、遭刑法死、落水惡死、劫掠陣亡、被雷打擊、雷轟天誅、蛇傷、犬咬、顛疾、風疾、風顛、癩疾、火瘡、癆疾、喘嗽、虛?、黃疸、殘疾、六根不足、腰駝足跛、背屈口斜、雙盲、耳聾、脣缺、頸項癭瘤、音啞、面斑、毒藥喪身、木石壓傷、墜馬跌死、自縊懸梁、癰癤殘疾、六根不足、路亡法終、婢妾專權、小兒湯火、盜賊、畜類。

【羅喉算法羅星篇】

置積日加五百六十以六,六千七百九十四逆遊數除之,逆遊數別列上位記之,其餘不盡者為殘分,以五因之卻加入上位,逆數二以九十三為一度,又不滿者入分秒。

平行:日行五分三十七秒。

【羅喉總論】

天首羅喉續火之餘,乃曆家之交,初故曰羅?。對照則曰計都,交初交終乃日交會之次,交深則有蝕。古人以日月交蝕國家見之尚有禍福,凡人命限見之豈無休咎,在天無象,其行度無伏順留逆,羅喉陽曜利於晝在午宮,星宿三度至五度為正廟,箕宿為樂,在雙女陰陽宮為正廟,軫宿十二度至十五度為正旺,昴心二宿亦為次旺,若人身命二宮值之,更在廟旺之宮,可為雄銳貴品之格,主人特達慷慨性不受觸。若陷沒與火土孛同宮,多主為刑暴屠沽之流,貴命見之則有武斷之威,小人不宜見之,六乙人為囚星,六癸人為天祿。此星性急宿怨、交仇不能興義,能作妖孽。主血光斬截,招寒熱瘴氣,不逢忌曜貴而有橫逆行隱而不見,十八年行一周天。

【羅喉歌斷、源髓歌】

羅喉性格最為高,形相猙獰膽氣豪,不奈是非無?毒,日生陽位始堅牢,逢廟地有持操榮,加旌節有旗旄富貴,只宜陽位,立陰宮私合苦煎熬,日月會時人見蝕,須憂父母死難逃,金會助權好兵武,更防因色病成癆,水到財多逢賊盜,木來才調好風騷,土逆四支不是足,火持好殺弄鎗刀,兄弟不宜財破蕩,四宮賣卻祖東皋,子息位苦啼號,六宮妾本名春桃,妻位妻權中主剋,九宮回祿厄難逃,官祿遇刑福德絕,相貌為軍破疾遭。

【羅喉入宮、樞要歌】

羅子:羅?子上名天暴,稟性剛強心太躁。同舍如還見木星,德及邊方弭賊盜。

性急而心躁,邊鄙以施能。

羅丑:赤道之星本是羅,此星居丑竟如何。若為官祿無凶宿,官職高兮祿亦多。

威而有仁、品級高遷。

羅寅:羅居寅上號天威,掌握兵戎擁帝畿。光耀朝廷羌虜服,功成齊奏凱歌歸。

領百萬之兵、為北門鎖鑰。

羅卯:羅星在卯號天權,雄鎮邊陲勢獨專。入廟奇星威望重,坐令羌虜翕然安。

羅辰:羅入辰宮名八敗,火金會舍多災怪。傷妻剋子陷雙親,不夭也須刑與害。

羅巳:巳上羅?為地隔,八煞宮中成水厄。雖然吉曜與同流,性格輕盈招盜賊。

羅午:午上龍宮羅可羨,名至朝參登玉殿。馳名方面掌藩垣,威鎮四夷能制亂。

羅未:羅?在未名天厄,與月同宮為病賊。最喜木星相會行,家中金玉多財帛。

羅申:羅入申宮為伏斷,獨守空房無侶伴。會照如逢月孛星,耽迷酒色心情亂。

羅酉:羅居酉位號天文,掌握兵機立大勳。甲癸生人逢此曜,文章顯赫佐明君。

羅戌:戌宮天衛是羅喉,骨肉多傷大可愁。設若同宮逢水宿,少年必定主刑流。

羅亥:羅居亥上號文昌,年少多才特異常。天首元來居帝闕,官尊爵大令名彰。

【羅喉躔宿、玉關歌】

羅角:羅躔角宿號天模,性直機謀出眾徒。家道自如心莫妄,限扶終久是良圖。

謀略深遠,每事如心。

羅亢:羅躔亢宿號天般,藏物心懷亦且寬。特達機謀人仰羨,晚年衣食恐難安。

少年穎異,老後無終。

羅氐:羅躔氐宿號天攜,命若逢之必損妻。頭女長男須要剋,資財卻免散東西。

主虛花刑剋

羅房:羅躔房宿號天從,大富資財膽氣雄。文武兼全官五品,兵刑之任福偏濃。

富而且貴。

羅心:羅躔心宿號天辰,巨祿高才出眾人。巧計多知剛果毅,威名遠服四夷賓。

威鎮四夷。

羅尾:羅躔尾宿號天畋,命裡逢之有重權。上將論功心好殺,何愁此地不為官。

羅箕:羅躔箕宿號天聰,廟旺之宮祿早逢。百萬兵師歸統御,金吾衛上及三公。

主兵權。

羅斗:羅躔斗宿號天磨,命若逢之福亦多。智慧機謀能出眾,也須財利帶奔波。

心性虛靈、平生勞碌。

羅牛:羅躔牛宿號天韉,剛毅能為主重權。相貌豐隆髭滿面,妻兒先損謾機圓。

有官有職、剋子剋妻。

羅女:羅躔女宿號天巡,午亥生人立大勳。廊廟之中須大任,其他衣食且平平。

羅虛:羅躔虛宿號天鏐,甲命生人位列侯。身命若逢衣食旺,到頭終是喜清幽。

先貴而後隱。

羅危:羅躔危宿號天樗,肥厚身材更有鬚。藏事心機財亦旺,自成自立免憂虞。

克苦成家、先難後易。

羅室:羅躔室宿號天躔,出眾超群有大權。作事操持心耿直,若逢酉命是高賢。

尚志好禮、異於土俗。

羅壁:羅躔壁宿號天持,機智文章計出奇。通達天文榮且貴,多能多壽譽名馳。

名譽文章、且富貴芳聲。

羅奎:羅躔奎宿號天威,情性焦煩不受欺。猛烈為人心鯁直,狼貪婪妒食衣肥。

直而貪濫。

羅婁:羅躔婁宿號天誌,抗直傷人兼有義。多招閑是與閑非,衣食生來心未遂。

一生平淡。

羅胃:羅躔胃宿號天懌,記問淵源性剛直。小人此位亦威權,君子逢之進官職。

文武兼通、終能富貴。

羅昴:羅躔昴宿號天蜻,出眾機權多好勝。初年須破晚方成,果毅操持有權柄。

先主凶而後主吉。

羅畢:羅躔畢宿號天危,言語猖狂惹是非。剋害妻兒君莫怨,平生衣食也隨時。

羅觜:羅躔觜宿號天申,亥命逢之是喜神。家道興隆金玉富,為官應許侍楓宸。

羅參:羅躔參宿號天津,稟性清閑心洞明。籌策自能知道釋,眾人欽仰振威名。

胸中蘊藉、方外聲名。

羅井:羅躔井宿號天空,怒地平生運不通。若得木星同在度,木羅相愛卻無凶。

先難而後易,始貧而終安。

羅鬼:羅躔鬼宿號天昌,機變文章志氣揚。形貌魁崇腰且厚,子孫應是保安康。

足富貴而優游。

羅柳:羅躔柳宿號天鰥,愛樂林泉智在山。胸次文章才廣博,猶如僧道喜清閒。

隱逸之士。

羅星:羅躔星宿號天圓,命若逢之權自專。法令兵刑堪任重,文韜武略兩皆全。

智能之士。

羅張:羅躔張宿號天目,命若相逢多發福。威名遠播鎮邊疆,帥相居朝榮貴祿。

文出而武歸。

羅翼:羅躔翼宿號天愚,心毒藏機語不虛。巧妙性情容貌美,貴人親近得安居。

主人伶俐近貴。

羅軫:羅躔軫宿號天神,武職之官此位逢。生殺之權心自縱,金吾節度兩班同。

懷報國之心而居大位。

【羅喉照宮、琅玕經】

羅命宮:羅喉臨命位權勢,自能高少達中有,滯財名晚歲牢,若然入怒地,成敗屢經遭,晝遇限宮見,迎恩見貴豪。又曰:羅喉在命若何看,文武兼貪信不難。但得一星金與木,若非稟筆即登壇。此星得地,主大吉高貴,剋吉凶不可言。

羅財帛:財帛之上是羅?,己財須得即方休。更若狂圖多富積,如何不破被姦偷。

主平等亦主虛耗。

羅兄弟:第三宮內有羅喉,悖逆乖違可自憂。宗派同源恩義等,只因凶曜一時休。

須有不如無,有則多凶惡。

羅田宅:羅?天首最凶殘,祖業雖多守則難。可惜田園千萬頃,都因凶曜見闌珊。

主無祖業,有則多敗。

羅男女:羅喉臨照子宮時,戲綵盈門豈所宜。恰似花繁紅艷盛,寂然少有一留枝。

羅奴僕:羅喉難與善星交,奴僕之宮愈怒號。假使尊嚴崇道德,反居陋巷自簞瓢。

主奴僕不安。

羅妻妾:羅喉凶宿名天首,不占高強對宮守。是惟一世有災迍,孤寡難婚更麤醜。

主妻妾災疾。

羅疾厄:天首羅喉第八宮,世間何事比其凶。直饒食祿重重貴,面首須防有病攻。

主多疾而有損。

羅遷移:羅喉凶曜號權星,臨照遷移回祿驚。得在旺宮為祿主,必因提薦貴身榮。

回祿乃火星也。

羅官祿:羅喉原是貴權星,四正居強最吉寧。運限逢之多吉慶,更延壽算享遐齡。

此宮主貴而壽。

羅福德:天首羅喉為福德,超群出眾事乖張。合主瘟?兼盜賊,財空貧賤少年亡。

主人物異常多疾而夭

羅相貌:天首羅喉相貌方,別為陰德解其殃。更兼忌曜縱橫見,若不相殘即繫梁。

主破相凶狠。

【計都算法計星篇】

將羅喉定度加半周天數。

計都總論

天尾計都續土之餘,乃曆家之交終。故計都對時則羅?交,初交終計都陰曜利於夜,在雙女宮軫宿十三度至十六度為正廟,雙魚宮壁宿四度至十度亦為廟昴,心二宿為樂尾婁二宿為旺,六甲人為囚星,六壬人為天祿。計都常與羅喉相對號天尾,含蓄毒惡主風癆血氣災,咎逆行於天逢,日月則蝕,一十八年一周天羅喉過,宮計都亦過宮。

【計都歌斷、源髓歌】

計都本名凶惡曜,雙女白羊為好廟,面顏似火膽如神,骨相堂堂粗勇,貌有心機多巧妙。夜同陰宮宜守照,聲名顯赫有威風,掌握兵符權最要,在他宮力半效聚散,資財立身鬧經求,博算及屠沽心膽,情懷多執拗,見日月真好笑,父母無終深可弔。金來妻妾被人傷,土火徒流遂堪料,水來盜賊不良人。木氣宮中為吉兆,孛同斬首最為凶,財帛之中多計較,三宮昆仲惡中亡,四位金居曾火燎,子宜外姓及偏生,六位不堪乘馬跳,七宮妻剋兩三人,疾病躔身難治療,官祿如逢獄裡亡,十一宮中福不紹,九宮沉滯相不全,此經妙處真元妙。

【計都入宮、樞要歌】

計子:計都入子號天凶,性毒情貪又且窮。惟有己壬人遇此,又還為福主亨通。

在子化天凶。

計丑:丑上計都名四喜,身居牛斗威權起。只愁妻子見刑傷,若是為官在朝裡。

在丑化四喜星。

計寅:計都寅上號天淵,反禍為祥吉慶全。壬巳生人若逢此,生來享福更延年。

在寅化天淵。

計卯:計在氐房名玉柄,人逢此宿多祥慶。雖然值殺及刑囚,但管一生常富盛。

在卯化玉柄。

計辰:計入辰宮名暴敗,為人兇狠多憎害。若還享福得清閒,只恐天年終不奈。

在辰化暴敗。

計巳:計都在巳名天水,雖曰為凶亦為瑞。便為惡宿相會行,也須顯達身榮貴。

在巳化天水。

計午:計都臨午曰天巋,此是朝元遇者希。若得太陽同會照,白衣換取綠衣歸。

在午化天巋。

計未:四鬼由來屬計都,只嫌未位不相符。太陰在位同居此,不夭終須主配徒。

在未化五鬼。

計申:計居申位名天賊,與水同居多否塞。不夭終須一世貧,伶仃飄蕩成孤剋。

在申化天賊。

計酉:酉宮計化為天悴,惟有丁壬災自退。金命當 之須少亡,不然剋陷身難避。

在酉化天悴。

計戌:計都戌上名天窘,破蕩資財不自量。壬己生人為祿厚,只愁妻子早年亡。

在戌化天窘。

計亥:乾宮居計名天武,此位朝天無疾苦。縱死為刑及耗囚,也須官職膺封土。

在亥化天武。

【計都躔宿、玉關歌】

計角:計躔角宿號天沖,五星逢之立見凶。惡暴性情尤毒烈,猖狂促壽法刑中。

凶惡無忌。

計亢:計躔亢宿號天戈,軍陳成功福未多。不是兵機軍健輩,定須自縊與投河。

先主吉而後主凶。

計氐:計躔氐宿號天通,東出尤宜十度中。若對命宮聲遠著,更逢吉曜福豐隆。

遇吉而主貴。

計房:計躔房宿號天迍,兄弟難為并子孫。晝日陽宮應且破,隨教禍害已臨門。

刑害破家。

計心:計躔心宿號天嗤,狡猾無凶出賤卑。性急謀高難耐事,須知夭壽少年時。

謀為有計心險年促。

計尾:計躔尾宿號明星,百計千方巧性靈。若是火同身且貴,自然文學有聲名。

此度得吉。

計箕:計躔箕宿號天世,不招祖業自身孤。心懷巧計多奸猾,衣食生平亦少無。

計斗:計躔斗宿號天梁,智慧聰明子息強。會得文章須近貴,佳名端可四方揚。

此度主吉。

計牛:計躔牛宿號天常,丰采堂堂性格良。更得善星同在度,垂紳搢笏侍君王。

此度牛金牛主大貴。

計女:計躔女宿號天遷,為福須為土地官。躔在度初為大貴,遷官美任定非難。

主職近本方。

計虛:計躔虛宿號天流,父母須逢骨肉售。若見孛星同會此,定知處處夜行偷。

此度主虛耗。

計危:計躔危宿號天游,衣食艱辛事事憂。剋子損妻家破散,平生孤苦不舒愁。

主人少樂多勞。

計室:計躔室宿號天真,性烈官高位不輕。若得木星來救助,為官七品至公卿。

主清貴。

計壁:計躔壁宿號天魚,四度之間十度居。正廟之中官極貴,十年之內位金吾。

金吾掌天子之禁。

計奎:計躔奎宿號天雄,木月逢之近帝宮。火土若逢凶且咎,終為亂世賊臣中。

主奸惡。

計婁:計躔婁宿號天垣,旺廟之中定主權。體貌堂堂威望重,功勳將相主王公。

主威武成功。

計胃:計躔胃宿號天刑,日裡逢之怕火并。若不雕青文被面,定須犯法必為兵。

此度主刑囚。

計昴:計躔昴宿要星扶,初限元來懶讀書。只可就來刀劍上,將軍位列至金吾。

主兵職官。

計畢:計躔畢宿號天征,天上呼為一典刑。得地逢之終是吉,前程遠大有聲名。

主刑名之職。

計觜:計躔觜宿號天扶,僧道之人定是孤。苦見財星三合照,不為牙儈販商夫。

平常少福勞碌孤苦。

計參:計躔參宿號天歡,水宿相逢作美官。庶俗也當迴避此,定知毒惡不相安。

會水局主貴。

計井:計躔井宿號天沖,命度逢之立見凶。若在祿宮尤見喜,提兵百萬逞英雄。

惟官祿旺宮主吉有威。

計鬼:計躔鬼宿號旌旗,威武兵權立見機。君子逢之官品貴,小人剝面有凶危。

計柳:計躔柳宿號天災,命裡逢之大見乖。骨肉分離財破散,父南子北不和諧。

此度多疾病、又不相和。

計星:計躔星宿號天鞍,命若逢之有祿官。庶俗化為文秀士,凶星一見刃傷殘。

士人主吉,庶人主凶。

計張:計躔張宿號天孤,病苦貧窮莫嘆吁。妻子身邊無一箇,耳聾眼疾作殘夫。

主孤苦疾害。

計翼:計躔翼宿號天蛇,性毒心凶身刺花。惡事更兼重複見,不然心亂好淫邪。

主心險性惡。

計軫:計躔軫宿號天強,官職須教訓練場。節度兵刑須大佐,才猷奮迅佐朝堂。

節度即今總兵之官。

【計都照宮、琅玕經】

計命宮:計都臨照命,性暴逞才能,背祖身孤立,依高附勢行,初年災禍起,晚歲福宜生,夜逢獨位照,家門財業成。又曰:計都暗曜最凶星,日月無光可畏人,得遇之宮加廟旺,雍容台輔股肱臣。

計財帛:財帛之宮見計都,忽然富貴變為虛。莫教惡曜來侵犯,致使家囊掃地無。

主財帛不興。

計兄弟:昆仲宮中有計都,參商義薄有嗟吁。直饒四海皆同氣,各自營謀各自居。

主兄弟不睦。

計田宅:強宮之上計都侵,福祿消亡禍自深。祖業到頭都不管,空勞計較沒身心。

主不住田宅。

計男女:兒女宮中見計星,多因刑害大無情。雖然亦有二三個,也似梟鷹養不成。

主兒女悖逆無成。

計奴僕:計臨奴僕不堪言,不走還須損壽元。月孛會時偷盜散,家中消耗破田園。

主招賊盜偷財。

計妻妾:計都暗曜莫相逢,何況加臨對命宮。舉止乖張饒害剋,定知造物不相容。

主剋妻,主妻不美。

計疾厄:次弱之宮名疾厄,計都守此多刑剋。若逢吉曜更加臨,無病卻為衣食迫。

主多疾貧薄。

計遷移:計都天尾照遷移,利害之端仔細推。出外迎祥因廟旺,不然平照定傾危。

主出入不利。

計官祿:計都之宿最兇殘,官祿逢之利害間。若在廟方須貴重,丹墀廷諍逆天顏。

士庶少吉、居官多害。

計福德:天之首尾臨福德,平生凶事反為吉。坦然不忍妄加人,患難尤能拯危急。

旺宮招吉。

計相貌:計都加臨最不宜,平生戀酒被花迷。忽然更有忌星照,殘疾應須損四肢。

此宮主傷殘。

【星辰妙度歌】

日房:太陽東出度經房,腰下須懸金印黃、房日兔度。

月心:玉兔始生心宿度,桓圭袞冕侍君王、心月狐度。

土氐:鎮星若也度躔氐 旌表門閭衣錦衣、氐土貉度。

火心:熒惑正行心宿度,高牙大纛擁旌旗。

羅氐:首曜一星氐宿度,上將封侯十萬戶。

計房:尾星房宿最為嘉,沙漠揚威兼宰輔。

水箕:辰星偏好度經箕,丹桂高扳第一枝、寅宮。

火尾:熒惑之星躔尾宿,禹門一躍過天池、尾火虎度。

孛箕:彗星寅位若躔箕,侍宸獻策古今稀。

金箕:金星若躔箕宿度,功蓋諸侯披錦衣。

月牛:太陰最喜度牽牛,極品功勳世罕儔、丑宮。

木斗:歲星宿躔南斗會,論功列爵豈能酬、斗木猴度。

火斗:火星行度經南斗,間世英雄真國寶。

金牛:太白次度到牽牛,朱紫分明應不朽、牛金牛度。

土斗:土宿若也居南斗,富貴榮華應壽考。

孛斗:太乙如臨南斗方,尺璧寸珠未為寶。

土女:鎮星好度女星居,柱石功成鎮帝都、女土蝠度。

日虛:日宿正躔虛宿度,官居輔弼掌君樞、虛日鼠度。

月危:太陰好處最宜危,男必封侯女后妃、危月燕度。

計危:天尾度危偏福厚,保安皇祚不傾危。

火、木室:熒惑歲星居廟室,福神永鎮昇平日、室火豬度。

水壁:水星度壁福偏濃,突出千群推第一、壁水貐度。

火婁:熒惑當生廟樂婁,官高職重位分茅。

計奎:計曜若躔奎宿度,掃除妖虜烈難侔。

木奎:木到奎星須列爵,文章錦繡佐王侯、奎木狼度。

日奎:太陽旺度奎最便,閫外英聲衣錦裘。

土胃:鎮星廟宮宜度胃,佩玉鳴珂朝紫陛、胃土雉度。

日昴:太陽遇昴福偏多,超群必作人間瑞、昴日雞度。

計胃:計都又喜經躔胃,秉鉞分符除僭偽。

羅昴:羅?若還到昴鄉,樊噲霍光真此類。

氣觜:氣星最喜躔在觜,極品官勳世罕如。

孛參:月孛到參皆曰廟,貴持節鉞若斯須。

火觜:火星觜宿福偏洪,龍躍天池氣概雄、觜火猴度。

水參:水宿正行參宿度,貴居廊廟至三公、參水猿度。

月鬼:太陰本廟居秦鬼,累世緋衣居顯位。

金鬼:金宿經躔於鬼度,決定為官服朱紫、鬼金羊度。

木井:木星最好東井宮,官既居高福又隆、井木犴度。

孛柳:孛宿若躔於柳度,榮昌富貴福無窮。

羅張:羅?本廟最宜張,出將英聲閫外揚。

土柳:土宿若躔於柳度,虹霓膽氣錦肝腸、柳土獐度。

日星:君日周天廟在星,功齊傅說與阿衡、星日馬度。

月張:太陰又喜張星度,官入中書勢望騰、張月鹿度。

火翼:火宿最好來躔翼,佐助侯邦權要職、翼火蛇度。

水軫:水星到軫是真垣,委任股肱扶玉曆、軫水蚓度。

金亢:太白之星若躔亢,輔佐皇朝明聖王、亢金龍度。

木角:木星順段躔龍角,為官必定佐岩廊、角木蛟度。

羅角:首曜一星度龍角,六印一時都掌握。

氣角:天乙來歸角亢方,萬里台星光爍爍。

【喜宮歌、此段論諸星入廟乘旺樂宮喜宮歸垣升殿等例於後】

星辰本宮為廟堂,生我之宮為樂鄉,我生之宮為旺度,福與禍兮堪審詳,星剋其宮名入制,其星若忌號刑傷,本元星主居其位,貧乏之徒可較量,十二宮中所愛星,此星入限最為亨,細尋交後方為福,強弱宮中別重輕,宮位廟旺并喜樂,士人唾手取功名,忽然落陷兼留伏,鏡上塵埃減半明,如寅亥二宮屬木乃木之廟堂,餘倣此。

【入廟、入廟者乃星辰登於廊廟之中,猶人出仕立於殿陛之間,所以為貴也】

欲識星辰入廟宮,土丑羅寅火卯中,金在辰宮計在巳,水羅午位總招榮,孛星惟向未宮取,紫氣申宮總一同,日月戌上云入廟,計都木亥盡亨通。

【乘旺;乘旺者乃星辰居於強旺之地而得其任用,猶人之身壯至於三十而立者可以仕則仕】

更有諸星乘旺方,水子火丑孛寅當,土羅計星卯中旺,辰宮土宿主榮昌,水日巳宮金到午,木居未上紫申方,太陰在酉太陽戌,金木之星亥上藏。

【樂宮、樂者星辰居極檠之地,猶人之身閑心安豈不樂乎】

又看諸星好樂宮,只將主星認取蹤,土子丑兮木寅亥,火居卯戌最亨通,金居辰酉皆為樂,水到巳申總一同,惟有太陽獨居午,太陰未上好相逢。

喜宮

十二宮中有喜星,日寅月卯水辰清,金居巳上土居午,木未火申便發榮。

【殿垣、殿垣者天子居之、五星升殿入垣,猶仕人登天子之殿,近天子之光者】

更得星辰所好局,但得次舍星所屬,太陽太陰與土星,子午卯酉為殿局,木星辰戌及丑未,水火寅申及巳亥,羅計卯酉福偏奢,孛紫寅申邦國泰。

【度數】

再識星躔度數儔,日躔奎宿月躔牛,水星土亢金胃土,火星木氐喜遨遊,角躔羅宿婁躔計,月孛東井南日氣,星行此地產公侯,列爵功勳題史記。

【合格、七政之星所躔度數亦有好惡喜忌之不同者,喜之者則貴,忌之者則賤】

水土朝北在子方,土熒相會丑中藏,金星助月未兼酉,金木逢龍角亢強,金水會蛇居楚地,水陽相會午南方,日金水木皆居亥,水土相會到申鄉,土日合照居於戌,命中相值貴兒郎,五星六曜歸躔分,時人須用細推詳。

【忌躔歌】

火在酉、水在戌,火燒牛角、水漂羊,土埋雙女命尋常,土在巳、木在子,木打寶瓶須粉碎。金騎人馬實恓惶、金在寅巳上五行限之,星如值此終身貧苦走他鄉。星謂之失陷、如忽臨弱地為災淺,如占強宮見禍殃,身命田財官福,若居官祿兼福德,傷官破福實難當。妻嗣限元等主,或在第五并第七,刑妻害子細推詳。是此五星者皆。假令命在金牛宮,歲星當占寶瓶中,為失用俱作凶。第一吉星推木德,反遭難打性強凶。斷之孛在未入。又如命在天秤立,便看巨蟹甚星,值廟木在子失躔此所第一凶星。推月孛當生守占反為吉。謂吉者反凶、凶者反,吉星為禍、凶為福,當從宮分測根源,吉以其宮分言之,故星在喜宮為吉斷,星躔怒地作凶言也。朔日晝生日居朔,日遇羅?月在計都同望夕忌羅計望月夜生,陰陽二星最忌蝕,又怕五星為惡逆怕計羅。前法星分廟怒宮,須知星度在其中,廟星在兮生賢哲,怒在何宮產禍凶,五星留逆最不祥 ,善惡之中皆少力,最緊五星明變段,廟旺俱全皆曰吉。

張果星宗十六

【洞微百六限說】

天地萬物莫逃乎數,二氣運行三辰流轉,至於人物之休咎,莫不有不期然而然者,非人力所可為也。河圖之數四十有五,洛書之數五十有五,古者聖人測其數以示將來。後世學者循其常而昧其本,大道日訛詭論蜂起,蓋紅紫得以亂朱原。夫洞微限數一百六布於周天十二宮內。然闊狹不等同異,互陳命與祿數十有五福,與妻十有一,田宅子孫各四年半、而奴僕隨之,財帛兄弟各五而相貌獨管十年,疾厄遷移退以七八,其所以若此者實不外乎河洛之定數也。子午卯酉居陰陽之中位,命祿妻田稱為四強,管年四十有五而贏半,歲計日一百八十分而四強各得四十五日,乃函洛書四十有五之妙也。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八宮當陰陽終始之地,管年五十有五而無奇,乃具河圖五十有五之妙也。總十二宮計數百六自然週流無秋毫差錯,二五之運既不能離河洛之妙,則人稟二五之氣以生,又安能舍百六之會哉。古今聖賢推陽九百之變,昭布經史豈虛語耶。每於今之談論天文者,推以洞微深會,輒臆度而不經或結舌而莫究,若欲驗其禍福亦難矣。僕因桑榆餘暇以異人所授列為圖說,將與同契者居易於定數,怡神於妙理,匪敢立異以沽名也。覽者無哂焉,金贅野人元機子蔡紹申書。

【限步之說】

命宮以卯為首者,蓋帝出乎震,太陽方升從乎晝也。萬物於此發生,啟蟄為人共稟五行之積數,且官祿十五配以遷移,八年成二十有三,是應坤策二十有四而不完者,漸虧也。復以疾厄七數定成三十者是合二四六八十之地,積數三十者,夫妻屬於酉宮,西沉之地。日入於酉月生於庚,從於夜也。十一者天五地六中合之數,夫妻之義、陰陽之合也。配於奴僕男女各四年,半者戌亥之位正陰之宮。數虧之極應五行三數不完也。田宅者子之正位一陽方生,亦四年半者陽氣未有積也。兄弟財帛各得五年者陽氣已生,乃得五行之正數也。自命宮至疾厄宮屬乎晝,總六十六年以應一三如乘五之數,盈一年也。自夫妻至財帛宮屬乎夜,總三十四年半以應七乘五之數虧半年也。

【洞微中五百六相乘數】

一三五七九、一得五乘五,三得五乘十五,七得五乘三十五,九得五乘四十五,五與六合而生六數。

【限度主論、此篇發明限度之旨以定行年生死之訣】

夫限度主者有限宮之主,有限度之主,二主皆要得地,不可失於偏廢,如看命宮主、命度主一樣,如限宮主受傷而限度主得生者,或限宮主得生而限度主受傷者,如此則知一吉一凶存焉。或限宮、限度主皆強者有之,或限宮、限度主皆弱者有之,如宮度兩強者必主發達,或宮度兩傷者定入幽冥。又有宮主受傷而度主得生者亦死,又有宮主得生而度主受傷者亦死,何也。蓋有刃星非合於宮,即合於度故也。經云:無殺刃豈能傷乎。由此推之則吉凶生死如反掌耳,如欲指命宮喜某星為恩,以言福。如欲指命度怕某星為難,以言禍然此則百無一驗也,斯乃執滯之學不識變通之理,豈可與語哉。

【行度假如】

仙曰:世人多以宮主論行限,十不一應可哂可哂。大凡行限先依量天尺上,按定坐宮之度,次依洞微大限行去,專以生剋制化為窮通壽夭之別也。假如角斗奎井安命以木為主,行四水度或逢水孛大發跡也。貴人得之進爵加官。行四月度上亦好,逢金半吉,逢火發達。若逢土計喪服重重。行四火度上不宜見金,主官災破財、或作土木造宅。行四日度平平、無災無禍。行四土度平坦發福,逢水孛驟發,逢金決死。行四金度無救大凶,逢水孛反主大發,決因禍而致福,不宜見金則死矣,此論四木度。假如又如亢牛婁鬼安命以金為主,行四土度大發。行四日度吉凶相伴,如有大凶得貴人扶也。行四月四水度見木則發,見氣主孝服、見火莫登高涉險。行四木度遇火羅決死,有水制之無妨。行四火度見土計大發,見火必死,此論四金度。假如又如氐柳胃女安命以土為主,行四火四日度發跡,貴則加官,否則納粟有名。行四月四水度平平逢木氣則死,見火主造宅置田。行四金度平平、行四木度大凶,見水必死,此論四土度。假如又如房虛昴星尾觜室翼安命皆以日火為主。行四木度大發;行四水度見孛星主落水死。行四土度主孝服、見火生男、見金生女。行四金度亦驟發,此論四日四火度。假如又如心危畢張箕壁參軫安命、皆以月水為主。行四火度見土主跌死;行四木度平平,行四金度大發,行四土度見計必死、見金亦好。行四日度平平,見羅星主酒色之患、或因婦人破財,此論四月四水度。假如已上星度論其得失,窮通壽夭,不過以生剋制化而取,此乃舉其例而推之,不可一概而論也。如本主倘行本度亦有災有福,又如水行水度、火行火度,前文不載,惟此二宿觀其氣候,察其時勢,若夫火極明則滅,水極盛則泛,尤要詳觀有無吉凶,星辰守照兼而斷之。訣曰:更將宮度兩參詳,便是人間奇妙術。所謂宮主得生、度主受傷,有災不死,又如度主得所、宮主受傷刃星合度亦死,須觀倒限篇始得其詳矣。

【捷見限論、倒限直指篇】

倒限則一例不同,一例指執法言不同而有異論,不問坐命何宮何度,不以元守坐命某宮怕某星,不以坐度某度喜某曜,但一歲之中、指目今某歲言,只看限行至何度為率,假如今年某歲看限行何度下,如限行土度。如限行氐女胃柳四土度中,則看土起得何經,以土為限度主,看元土起躔某宮某度,或土起逢生,土躔尾室觜翼火度,或土起值剋,土躔角斗井奎木度,由此以決吉凶。逢生者吉、值剋者凶,且如土躔木、土躔角斗井奎木度,木躔土、木躔氐女胃柳土宿,限至土度必死。此謂木土互剋、乃限主被剋也。若土木二度中有金氣計火羅可解,有一星會亦可解。土木度者即土木所躔之二度,若會金解則是土生金,金去制木無害。若會木氣同行則是二殺不攻一,或土計同躔則是一殺不攻二,或逢火羅則是泄木而生火助土為吉,或木秉令及生旺之月亦不可解也。

又如土躔火、土躔尾室觜翼火度,火躔土、火躔氐女胃柳土宿,限至土度必發。此言火土互生乃限元受資也。倘土火二度中犯水孛、金計減力,土火度者即土火所躔之二度,火遇水孛受剋,土遇水孛則相敵,火金戰爭土金洩氣,土遇計為主奴同舍,火會木氣則福厚,火羅同度夏月生人乃謂火炎土燥失之大驟,又云二母爭權也。

且如木躔金、木躔亢牛婁鬼金度,金躔木、金躔角斗奎井木度,限至木度必死。此謂金木互剋乃限主被傷也。若有火羅水孛氣星在金木二度中可解。金木度者即金木所躔之度也。若火羅與木同躔或單躔木殿,則是木生火謂之灰飛煙滅,行木度亦死,若得冬令亦可解,但得夏月火羅犯金度可解,水孛解則金生水水生木,氣解則是一殺不攻二。

又如木躔水、木躔箕壁參軫水度,水躔木、水躔角斗奎井木宿,限至木度必發。此言水木互生乃限元受資也。倘水木二度中,犯土計火羅氣孛者減力,如木會土計則相敵,如水遇土計乃相剋,如木會火羅為洩氣,如水遇火羅則相戰,如木見氣謂主奴同舍,水孛同躔乃二母爭權更值冬生名曰雪壓寒梅,非但冬月,春生亦不宜矣。

得水金相生,其福倍增。且如金躔火、金躔尾室觜翼火度,火躔金、火躔亢牛婁鬼金宿,限至金度必死。此謂金火互剋乃限主被傷也。若有土計水孛羅在金火二度中可解,若四五月火羅生旺不可解,土計解則是洩火生金,水孛解則是金生水、水剋火,羅解則是二殺不攻一,或羅傷金度亦死,惟丑牛辰亢非夏月,火羅則不可倒限。

又如金躔土、金躔氐女胃柳土度,土躔金、土躔亢牛婁鬼金度,限至金度必發。此言土金互生乃限元受資也。或金土二度中犯木氣水孛計者減力。土金度者即土金所躔之二度也。土見木氣則受制,金見木氣則抗敵,金見水孛乃洩氣,土見水孛為戰爭,如金見計土同行謂二母爭權、乃姑息太過,金見土計單行則福力尤佳,但秋冬亢牛二金遇土又謂金埋土晦,反為無益矣。

且如火躔水、火躔箕壁參軫水度,水躔火、水躔尾室觜翼火度,限至火度必死。此謂火水互剋乃限主被傷也。孛犯火度亦死,有木氣孛羅土計在火水二度中可解。火水度者即火水所躔之二度也。七八月及冬令亦不可解。七八月水孛掌值難冬令水旺故也。木氣解則是泄水生火,孛解則二殺不攻一,羅解則是一殺不攻二,土計解則是土剋水。

又如火躔木、火躔角斗奎井木度,木躔火、木躔尾室觜翼火宿,限至火度必發。此言火木互生乃限元受資也。有土計金羅氣在火水二度者則減力,如火見土計為泄氣,木見土計則戰爭。火會金而相剋,木會金則受制。木遇氣則二恩不為恩,火遇羅則謂主奴同舍,如夏令火炎木氣太盛反不為美,如遇水孛展轉相生其福最厚。

且如水躔土、水躔氐女胃柳土度,土躔水、土躔箕壁參軫水宿,限至水度必死。此謂土水互剋乃限主被傷也。有金孛木氣計在水土二度中可解。水土度者即水土所躔之二度,若土得令生助亦不可解。土旺辰戊丑未更火羅生土,惟五月不忌,反以水孛傷土則限至,子午土度凶。五月生人水土互躔,限至午柳子女土度凶,金解泄土生水孛,解一殺不攻二,木氣解則是水生木木剋土。

謂曰:疏土縱水。計解二殺不攻一。又如水躔金、水躔亢牛婁鬼金度,金躔水、金躔箕孛參軫水宿,限至水度必發。此言水金互生乃限元受資也。有火羅木氣孛在水金二度者減力,水會火羅則相敵金會火羅而相戰,水見木氣乃泄氣金見木氣為仇怒,水會孛謂主奴同舍,水金會土計獲福無量,冬月水冷金寒縱相生而無益。

且如日躔木、日躔角斗奎井木度,木躔日、木躔房虛昴星日度,或氣日同在木土度,限至星虛二度必死。此謂曰木互垣乃限主被傷也。有火羅同度可解,則是泄木生火助虛日,虛日子宮正垣之土故喜火羅,春夏星度見之倒限,星日午宮太陽之正垣、又忌火羅也。惟宜金星可解。金能制木四季亦可解。又如日躔木,木躔日,或氣日同躔、限至房度必發。房日乃卯宮正垣火,若木日度中有金羅則減力以金剋木,以羅泄木。

且如日躔火、日躔尾室觜翼火度,火躔日、火躔房虛昴星日度,或羅日同躔木,日度限至昴度必死。此謂火日互躔乃限主被傷也。有土計水孛可解土,計解則是泄火,生昴日金水孛解,則是剋火護昴日金。昴日乃酉宮正垣之金也。又如日躔火,火躔日,或羅日同宮限至虛度必發。虛日乃子宮正垣之土,若日火度中有水孛則減力。蓋水孛能傷火羅也。且如日躔水、日躔箕壁參軫水度,水躔日、水躔房虛昴星水宿,或孛日同躔日月水火度限至房度必死。此謂日水互垣乃限元被傷也 房日乃卯宮正垣之火,有木氣可解木氣解則是泄水生房,日火木解較輕氣解尤切。

又如日躔水,水躔日,或孛日同躔限至星昴度必發。星乃午宮正垣之位,日昴為酉宮正垣之金,若日水度中有土計火羅減力。蓋土計傷水而火羅爆水。且如月躔土、月躔氐女胃柳土度,土躔月,土躔心危畢張月宿,或計月同躔限至四月度皆死。此謂土月互躔乃限主被傷也。有金木水孛在土月二度中可解,土月度者即土月所躔之度者也。金解則是泄土生月水,木解則是疏土助月水,水孛解則是抗土助月水,大凡夏末秋初金令禍輕,惟畢月度怕火,羅氣犯之即死若秋令尤重。畢月度兼酉金看秋令生有月光故主死。

又如月躔金、月躔亢牛婁鬼金度,金躔月、金躔心危畢張月宿,或金月同躔至月度必發。此言金月互生乃限元受資也。若金月二度中有火羅土計減力,金見火羅則金受制月見土,計則月受傷,如金見土計則泄土生金,金能助月。倘冬生月寒金冷又非所宜也。已上所論者乃限主互躔逢生,限主互躔值剋、前已定矣。又有限主互躔剋彼,限主互躔生他剋彼者則為力損。生他者則曰泄氣,凡限行至此,二度皆無益於我,如行限主入垣升殿,則又無所不利矣。

【餘奴傷主論】

如氣傷木,氣躔角斗奎井木度,或木氣同躔限至木度決死,謂之餘奴犯主,有水孛金在木度可解。四木度也。水孛則能生木,見金則能制氣。又如秋月斗角井度最忌,奎度可解餘月亦同。此論氣犯限主及行四木度也。如孛傷水,孛躔箕壁參軫水度,或水孛同躔限至水度決死,謂之餘奴犯主,惟參壁箕度忌之尤甚。犯軫禍輕當水敗失經背令不忌,有木氣土計在水度可解。四水度也。木氣能泄孛土,計能制孛。此論孛犯限主及行四水度也。如羅傷火,羅躔尾室觜翼火度,或羅火同躔限至火度決死,謂之餘奴傷主,惟尾室二度極怕遇之,翼度禍輕惟正三四六八九十月忌之為切,有水孛木氣在火度可解,四火度也。水孛剋羅木氣生火。此論羅犯限主及行四火度也。如計傷土,計躔氐女胃柳土度,或計土同躔限至土度決死,謂之餘奴傷主,有火羅木氣在土度可解。四土度也。火羅生土木氣制計。此論計犯限主及行四土度也。划度者餘奴傷主也,傷要傷正度並無諸星相犯,或見流年奴星犯,度必主倒限。假如限行木度木登木殿之中並無火,羅金殺犯度遇流年,紫氣躔度太歲、陽刃、飛刃、劫殺、的殺、天雄、地雌至其宮者必死。餘倣此推、百發百中。

凡諸星當令怕死、不怕剋、只怕泄,如水生木、木生火,我去生他是也。凡一星為禍、諸星皆助定倒限。如金木、木為限主被傷,土計黨殺兼金掌刃的鋒值難,凡日度單羅計木氣犯者,皆當倒限,星虛房昴日度,凡行限度主受傷,宮主亦受傷,逢之倒限。限度主與限宮主俱怕受剋,若宮主受傷,度主平靜,但逢刃星合度亦當倒限。無刃不死,若度主受傷,宮主得生但災不死,有刃合宮亦死。重在刃上,且如倒限然須刃星合度,或行刃度皆凶,用事宜詳輕重。有刃則重、無刃則輕。凡看命如五星得生必有划度。如限行木火土金水度,俱無一度受傷、或有餘奴傷主度也。如無划度只將令星剋他星度方可倒限。又無餘奴傷主之度,只看令星剋某度者行頂度處亦可言死,且如二十八宿皆要仔細逐一考察,若有一星失陷定見災危。如四木、四金、四土、四日、四月、四火、四水等度倘有一度受傷,一星受剋,限至本度非災即危。假如金躔翼火、火躔亢金謂之金強火弱、有災不死。翼是水中之火故弱,亢為金宮之金乃強。又如金躔室火、火躔婁金倒限無疑。室為木宮之火故強,婁乃火中之金乃弱,餘依此例。

【節要元文】

水剋火、水火同,火躔金、金星金度,凶禍不測,火會土宿禍輕,土星土度,火會木度不妨。木星木度,此論火為限主也。

金剋木、金木同,木會土、土星土度,反主凶災,木與火同禍輕,火星火度,木躔水宿不妨。水星水度,此論木為限主也。

土剋水、土水同,水會火、火星火度,凶災疊見,水居木度禍輕,木星木度,水入金垣不妨。金星金度,此論水為限主也。

火剋金、火金同,金會木、木星木度,凶災疊見,金居水源無妨,水星水度,金居土位不妨。土星土度,此論金為限主也。

木剋土、木土同,土泊水、水星水度,凶禍尤深,土居金度禍輕,金星金度)土居火宿不妨。火星火度,此論土為限主也。

又曰:金躔火、四火度,火躔金,四金度,或金火同躔木火度。

四木度四火度,皆主金度死,四金度,若金火同躔水土度,四水度四土度,見禍不死。水能制火土能化火又能生金,此論金為限主也。

木躔金、四金度,金躔木,四木度,或木金同躔土金度,四土度四金度,皆主木度死。四木度,若木金同躔水火度,四水度四火度,見禍不死。火能制金水能化金又能生木,此論木為限主也。

土躔木、四木度,木躔土,四土度,或土木同躔水木度,四水度四木度,皆主土度死。四土度,若土木同躔金火度,四金度四火度,見禍不死。金能制木火能化木又能生土,此論土為限主也。

水躔土、四土度,土躔水,四水度,或水土同躔火土度,四火度四土度,皆主水度死。四水度,若水土同躔金木度,四水度四金度,見禍不死。木能制土金能化土又能生水,此論水為限主也。

火躔水、四水度,水躔火、四火度,或火水同躔金水度,四金度四水度,皆主火度死。四火度,若火水同躔木土度,四木度四土度,見禍不死。土能制水木能化水又能生火,此論火為限主也。

當令不生抽氣,土令不能生金,金令不能生水,水令不能生木,木令不能生火,火令不能生土,似此者不能解凶星之厄也。此論得令之星不能生,泄者其義未詳。

【限度宜忌】

四日度論

虛日忌木氣犯度,若木火互之可解,冬忌水孛。房日忌水孛犯度,若水氣互之可解。星日忌木氣犯度,又春忌火羅計,夏忌水孛羅。昴日忌火羅犯度,若火土互之可解。

四月度論

危月忌計氣犯度,有金水互之可解。心月忌計孛犯度,有木氣互之可解。張月忌計羅犯度,春夏怕木氣,有金水互之可解。畢月忌計羅犯度,夏令怕火,有金互之可解。

四木度論

角木忌氣金犯度,夏怕火羅會水孛可解。斗木忌金氣犯度,會水孛可解。奎木忌金氣犯度,春怕水孛。井木忌氣金犯度,夏秋怕金,季月怕土。

四火度論

尾火忌羅水夏忌土計,卯尾怕水孛羅。室火忌金羅,土計惟秋冬怕水,孛有木氣互之可解。觜火忌土,計孛夏怕水孛為緊。翼火忌土,計孛春怕羅,冬怕水孛、有木氣可解。

四土度論

女土忌木氣,見羅計犯度尤凶。氐土忌羅氣,水犯度倒限。胃土忌氣計犯度,更帶刃鋒倒限。柳土忌木氣犯度、冬忌水孛。

四金度論

亢金忌火羅犯度,有土計可解。牛金忌氣、夏忌水孛,八月忌計,季月忌太陽。婁金忌水孛羅犯度,有木氣可解。鬼金忌土計火羅犯度,有氣水互之可解。

四水度論

箕水忌土計孛犯度、有木可解。壁水忌土計孛羅金倒限,有木氣可解。參水忌土計孛犯度,有金木氣可解。軫水忌土,計犯度倒限。

【倒限詳論】

倒限一說盡在捷見限論篇中,然亦有疑難處,有未至其度而死者有之。乃凶在前也,謂之凶迎。或過其度而死者有之,是凶在後也,名為凶送。有當死而不死者有之,有殺無刃故不死。有不當死而死者有之,有刃無殺亦主死。須看陰陽二刃為平。以乙丁己辛癸年為陰刃,以甲丙戊庚壬年為陽刃。更會源流二刃為斷。源者本年刃也,流者行年刃也。凡是不死者,無刃殺豈能傷乎。有刃有殺,決死無疑。

經云:晝忌陽刃,夜忌陰刃。陰刃晝行,陽刃夜值,或者不死。有雙刃迎送者,陽刃飛刃,前迎後送。有二刃夾身夾限者,身指命言、左右二刃夾拱是也。有刃星撞衝,撞衝指對照言,刃星剋限尤凶。有身投二刃,或命限主坐二刃宮、或二刃星守命限位。有宮主受傷、刃星合度,限宮主受剋,限度主掌刃亦死。有度主受傷、刃星合宮,限度主受剋,限宮有刃亦死。有刃中包殺,殺者剋限度星也,又是刃宮刃度。有殺中藏刃同上。

有刃中有刃,刃度逢金,金星主殺,故名刃也。強弱平分,限宮主限度主強者生,弱者死。且如丙戊生人。陽刃在午,飛刃在子,大限行星柳虛女是也。午屬日,子屬土,故以星日、虛日、女土、柳土為刃,度是也。若星柳虛女度內,有木氣計,即是刃中藏殺。木氣能剋土又能蔽日,故謂之殺。或土日度內有金,是謂刃中有刃,對合亦然,四正亦同。又如甲乙庚辛生人,甲年陽刃在卯,飛刃在酉,乙年陰刃在辰,飛刃在戌,庚年陽刃在酉,飛刃在卯,辛年陰刃在戌、飛刃在辰。行火金二度,蓋卯戌屬火,辰酉屬金,乃刃星是也。又尾室觜翼亢牛婁鬼是刃度也。若水孛火羅關攝是謂殺中藏刃,若此者皆忌之。

又如丁己壬癸生人,丁己年陰刃在未,飛刃在午,壬年陽刃在子,飛刃在午,癸年陰刃在丑,飛刃在未。正是土月為刃,子丑屬土未乃太陰。若土月度內,氐女胃柳,土度心危,畢張月度。帶木氣土計亦謂刃中包殺,十有九死也。二刃若然來夾命,陽刃飛刃夾命夾限,強弱宮中夭折定,宮度主強,宮度主弱。還他強者是真機,宮度主強者生,弱者必入黃泉境。宮度主弱者死,宮主受傷刃合度。宮主受傷刃合度死、度主受傷刃宮死、度主受傷刃合宮死,更嫌刃殺兩同來。宮度主傷遇刃殺死,迎送關中難值取。厄星值難迎送者死,刃合度兮又合身。限行刃度刃星守命。夾限夾身看首尾。刃星夾命夾限必死,傷前衝後暗合來。前後俱刃傷限剋命,四正互加皆不許。四正刃星互加亦死,

倒限拾遺。

火羅同木曰飛灰,木泄氣,夏月限木死莫疑,頂度死。木氣不宜居土度,土受剋,限經土宿有災危,頂度死。水孛經躔犯火宿,火受剋,限入火躔當損壽,頂度死。金躔見氣火羅同,金受剋,限屬金躔人莫救,頂度死。土計同躔水宿看,水受剋,數逢水上為凶斷,頂度死。金星秉令木之躔,木受剋,限度木躔應住筭,頂度死。水孛同躔水不利,奴犯主死。計土同水又不忌。二殺不攻一。木氣同躔木受殃,奴犯主死。孛水同羅火不畏。一殺不攻二。土計同躔土受虧,奴犯主死。水孛同火又無疑,二殺不攻一。火羅同居金神喜,二殺不攻一。水土孛同危解厄。一殺不攻二。氣火羅能損金宿,氣木黨惡火羅剋我,土計水孛原無咎。土計化殺水孛制殺,箕軫壁水木火垣土,計逢之應損壽。受剋即危。

參度本嫌孛與氣,逢奴遇泄,土重亦能為禍主。受剋亦凶。危張心怕土計臨,月受傷,氣至張危猶可畏。兼官論,心張二宿怕羅躔,畢月嫌羅氣計穿。申怕計穿酉嫌氣羅,星虛二宿怕木氣,兼宮看,夏月之時又不然。火旺化殺,星度昴日火羅忌,火羅犯日,不問四時皆不利,鬼婁又怕火羅侵。金受傷,夏月亢牛同一例,同上斷。四金奴氣皆傷我。兩相敵,水孛逢婁數難躲,兼火宮,角井奎度忌火羅。木泄氣,又以奴氣為惡果,奴犯主,斗中金氣不堪言。木受剋奴犯主,秋月忌計最堪憐,木遇敵,室尾秋冬嫌水孛。火受剋,又怕奴羅犯木躔,奴犯主,翼觜水孛禍非小。火受剋,更嫌土計來相擾,兼水宮,亥奎辰角井斗間。四木度,春逢水孛皆刑夭,木旺畏生,大凡二殺不攻一。如水剋火又見孛,一殺分明不攻二,如金剋木而遇氣,限經失度太歲傷刃殺縱無亦難度。

【倒限總訣】

且如倒限一說,根挨度數而推。倒限即前土躔木,木躔土,限若至土度必死等例。有殺刃者遇太歲必傷。殺者剋限度星也,刃者陽刃、陰刃、飛刃。有刃宮、刃星、刃度必須要看流年,太歲會合沖照以決生死,無殺刃者總凶不死。如限宮限度二主受傷,原守與流年無陽刃、陰刃、飛刃,又無太歲相干而不死。子虛女度木氣真凶。虛日子宮正垣之土,女土乃偏垣之土,限行此處皆怕木氣。丑宮斗木金亦為憂。斗木乃偏垣之木,故限行此處忌金剋。惟有牛金獨氣為害。牛金乃正垣之土,所以遇氣為害。箕水寅宮木水兩取,土當火令水弱必傷,若逢春令秋冬卻又不能為害。木為限宮之主,水是限度之元,故曰:水木兩取生,當夏令火旺土強遇土必傷,其餘月分又不待解而自明矣。

尾火度內寅卯兩端,寅宮屬木水孛禍輕,卯末尾初羅水必死。寅宮尾度乃木正垣,故遇水孛禍輕,卯垣宮度皆火,但逢水孛禍重,若犯羅奴兩宮皆死。心月之躔最忌土計,土計掩月,房日之宿怕見水孛。房日卯宮正垣之火,故怕水孛。氐土火垣木弱不剋,辰宮末度木氣必傷。卯宮氐度乃火垣之土,雖遇木氣內有生意存焉。惟有辰宮氐土者乃是金鄉,洩氣之土所以一遇木氣必傷之也何疑。亢金堅實不忌火羅、怕逢夏令。金宮金度故曰堅實,惟夏生火羅倒限無疑。角木焦枯,專嫌羅火、金亦為憂。金宮木度名曰焦枯,不問四時皆畏火羅焚折、又忌金剋。軫占辰巳兩宮,土計能傷巳宮之水,氣星能奪辰宮之軫。巳宮之軫水宮,水度土計皆凶,辰宮之軫金宮水度惟怕氣洩。

翼火水垣冬嫌土計。翼火巳宮正垣之水,故嫌土計倒限。星日太陽卻忌木羅。星日午宮太陽正垣,故忌木氣火羅爭掩。午宮張月木氣土計皆凶,巳宮張宿怕見土計為殃。午宮張度兼太陽論,故怕木氣土計也,巳宮張宿水宮之月惟怕土計。柳土二宮未柳忌計,午柳忌木。未柳兼月故忌計,午柳宮度皆怕木。鬼金正垣、忌計、忌羅。忌計者兼宮論,忌羅者以度言。并懼計土又怕金旺。計土傷宮金旺剋度。參嫌奴孛土亦為憂。孛為餘奴犯主,土是剋限之星。畢觜忌氣,又怕土計為災,不問申酉二宮,最怕計氣焦渴。畢月觜火二度,最怕土計。昴日胃土見木為凶。木能蔽日,木能剋土。婁金火殿又忌水星,設逢夏令最嗔羅?。婁金戌宮正垣之火,故忌水孛。如生夏令又怕羅星傷其度也。奎中金氣皆是凶神。金乃剋度氣為奴星。壁水忌土又怕奴孛。土為煞星孛為奴餘。室火木垣、金氣羅計皆凶。金是傷宮之氣,羅為奴星犯度。煞若同行其度,不以為利。此殺者陰陽二刃的煞,劫煞天雄地雌,飛廉劍鋒值難等殺皆是。更看命在何宮、限主何處、於斯消詳、決不失也。已上所論者不過限行至某度遇某星以定禍福也,更看安命在何宮何度,又觀限宮主限度主起躔何如,由斯消詳推之,而萬無一失。

【划度元奧經】

餘奴怕傷主,泄氣最為殃。如限在箕水度、以水為主,水孛同躔一處,或孛前水後,謂之餘奴抗主,或水星起於別宮,獨孛占其本殿亦謂傷主。雖限行箕水、壁水、軫水、參水,四正之度,皆為相關行對頂度處見禍,卻要生於春夏秋季月內是也。若生冬月水星秉令,則謂之奴主相扶反吉論也。木火土星倣此例推之,若主起高強,雖餘奴犯度亦不為害。我去生他,挈去我之氣脈為泄,五星背令最怕逢之,如金見水孛,木見火羅,水見木氣,火見土計,土見金星,四正度相逢亦凶限,至泄星度與本宮宿亦凶。

二殺不攻一殺,忌黨其剛。如木躔氐土氣亦躔女土是也。或氣躔胃土柳土亦是謂之二殺;須要頂度親切亦要二殺兩強無生無剋,則彼此抗敵不暇攻我,宜仔細看如此者又不死。又一殺受生,一殺受制,則強者便有侵剋之禍矣,餘倣此論。又如水在尾火,孛亦在室火,如火在牛金,羅亦在婁金,如土在軫水、計亦在參水是也。殺者剋限度之星也,如木剋土切忌水孛同到,黨起木星為禍更緊,限至土度即死。對合亦為害,且要端的詳。對以衝照言、合以三方言,凡有一星傷限又怕黨殺,更會刃度合即死,若殺星雖云對合,或自坐受制之宮,當活法斷之。須看合何處凶吉在何方。凡死者多是刃度方驗,如日掌刃則四日度皆刃也。如月掌刃則四月度皆刃也,如土掌刃則四土度皆刃也,如金掌刃則四金度皆刃也,如火掌刃則四火度皆刃也,故交刃殺併踏之限為真關是也,又遇流年殺與當生殺重併合命,衝限傷身者必死之人也。如三合者在三度內方死,如對合者不過一度內而死矣。

關前節後死,關後節前亡。初交限入宮者為初關也,當此之時必死於本月節之後也。限行滿宮者為末關也,當此之時必死於本月節之前也。中關節上死,末關節下傷。中關者即刃星合度是也,當此之時其人必死於本月節之日也。末關者即滿宮滿度是也,凡行此度者看算多少,若近一度一日死、二度二日死、三度三日死、四度即四日死也。又怕流年煞飛來更急忙。飛來殺即流年陽刃、飛刃、劫煞、的煞怕與當生會合流年煞也,飛來到限併命傷身必死無疑。四正相關攝不解三方殃。四正即子午卯酉虛房昴星度之類,如四正有殺刃為險,須四正之吉星可援。若三方雖有吉星,無救於四險之強也。三方有吉星不救四險強。三方即申子辰之類,如三方有殺刃為殃,須三方之吉星可解,若四正雖有吉星無救於三方之厄也。四正度有星,仔細辨凶吉。

四正者子午卯酉、寅申巳亥、辰戌丑未,有四月、四日度、四火度、四水度、四土度、四金度、四木度之類,宜仔細檢看,如一度處受剋,則四度內皆殃矣。

又怕划度星,遇之並言實。划度者則四餘犯本主度也,如孛犯四水度、氣犯四木度、羅犯四火度,計犯四土度也。子虛有土星,三冬人須卒。子虛有土,人以為土星居垣為吉,殊不知三冬生人水星得令之時,虛日中有火乃敗弱之火,既被水制,又以土星臨之,火又生土全為泄氣,故主倒限。此論各宮正垣度數喜忌之分。女土好齊瓶,九夏水為疾。女土在子乃本宮則吉,蓋夏月水到其上則凶,夏月土旺正受火生之勢乾燥,若見水到謂之暴水反能漂土敗火,如見水必主死也。丑牛有金星,遇土須當吉。牛金見土則富貴,見水孛則死也。尾火怕秋金,冬水傷房日。尾火何須怕金,蓋尾火在寅初生之火本弱,秋金秉肅殺之氣至剛至堅,金在其上反傷寅木木、減則火敗。故謂之倒限,房日之中有火,冬月水到其上,即令星傷日下之火,或水日同躔度,行房日並主倒限。

秋土損亢金,計都又相逼。亢金秋月至堅至剛,更見土計生之,是物極則反主夭。又有翼火蛇、遇木三冬滅。翼火乃巳鄉之火,巳乃水垣其勢本弱,所謂無焰之火也。木雖生火而三冬之木乃為濕木,而加於本弱之火,非惟不能生之,而反足以滅之矣。星日與翼同,井鬼土計切。星日與翼同者,星屬午垣乃太陽之殿,人知木掩太陽在他,時猶秉令司權木不能為之掩,獨三冬之日為寒日,故懼畏木與翼火同也。井二十九度至鬼二度乃月之正垣,是以怕土計,秋生人決主倒限。刃月最怕木不死生重疾。設若富貴人見之破屋宅。角木遇之凶,斗木遇之吉,若犯奎井度十有九人絕。如六己生人月為刃星,躔在四木度,縱不死亦多災。斗木遇之吉者,以大月當斗為合格,故云為吉。而角木為金鄉之木殺氣愈重,奎木為火鄉之木見金愈怒,井木為刃鄉之木,又不言而可知也。昴日忌火羅,參水怕孛泄。昴日度有金是金垣也,最怕火羅犯其上,若兩星同到則抗敵不死,但有重災。一星到其上,十有九死,日生最重,夜生金火有情不死有之,參乃水之正垣不怕土計,又怕奴孛划度,冬令不忌謂之奴主相扶。

婁金忌水星,孛亦能作孽。婁金度者乃火殿也,蓋水到其上能殺金下之火,謂之水破火垣。冬季至凶別季別論。若孛到其上亦殺金下之火,如無救則主倒限也。室火木之垣,金羅難說吉。室火中有木乃木之垣也,金能剋木。羅亦能泄氣亦主不吉。須看刃煞星,難忌井刑值。刃者陽刃也。殺者剋限度星也,難者八殺宮主也,忌者晝火夜土也,刑者三刑也,值者值難之類也,更落空亡位遇者壽元折。空者六甲旬中也,限若遇之凶煞加臨則主死矣。或一星而掌數煞者或兩星而齊到者,又忌三合四正衝照的死無疑。春夏與秋冬,休囚并死絕,吉凶如影響,此是黃金訣,已上四句須貫通而言之也,凡學者深求玩味細密精微無不中矣。

【諸煞祕要賦】

天之星辰苟求其故,可坐而知。地之神煞,欲究其微不言而喻。日月木火土金水為天星是也,陽刃、天雄、的煞、劫煞為地煞。陽刃子午卯酉,劫亡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四凶煞,巳酉丑上三白衣。子午卯酉四箇最強之陽刃殺也,寅申巳亥四箇亡神劫煞最是凶也,辰戌丑未獨居三殺連三位是也,巳酉丑三的殺又曰白衣,又曰破碎是也。申子辰生怕行巳午未限,寅午戌人忌行亥子丑位,亥卯未之申酉戌,巳酉丑之寅卯辰惡曜險甚薄命難禁。已上皆說三殺是也,人命根基淺薄,限行至此難逃,此大凶也。立命子宮限斗二,且看井七胃二張十四。命立子宮限行斗二,入寅為四角之宮,斗木難度難宮必然不好。若申上井七度,戌上胃二度,午上張十四度,有木星在此數度。或有木星正照斗二度,內重則必死,輕則刑剋,在申宮合來必剋子。在午宮合來必剋兄弟,此一定之理無疑,倘木難逢太陽必剋父,近太陰必剋母。

安命卯位行軫九必觀,女一畢五與奎初難星,倏忽來壽算危乎此。又如命坐卯宮二十五行軫九水度乃入巳宮,可看亥上對照奎,初又看丑上女一度,皆不可有水孛來照,對度為難星得地之所,如此者死於二十五歲必矣。午命防未申之井,酉宮畏戌亥之奎。午宮立命未申轉角之間行限至此則凶,又井木是難度,若辰上氐初度丑上斗二度,子上危十一度,有木氣合弔大凶。酉宮坐命火羅為難,行限在戌難宮出戌交亥二十五年,三合四正難星又來必為凶斷,輕則傷刑。

四角命居雄哉奇偉,中州定位傑出魁罡。四角者寅申巳亥也,主人雄偉敢為中州者。辰戌丑未也立命於此,英傑豪氣人矣。四箇馬宮最怕老人不壽,八宮陽刃必然壯歲喪妻。寅申巳亥亡劫之地,老人行此恐傷其壽,少年人行此吉,子丑卯辰午未酉戌乃陽刃之宮,少年人行此必喪妻子,老人限臨必死。劫亡出入皆凶,陽刃兩頭切忌,限行實怕兩頭,入了何愁中位。劫殺亡神之宮限入限出皆主凶也,陽刃兩頭刃首刃尾皆凶禍也。

甲如入卯尾二氐一定防災,乙若到辰氐初軫十必為害,丙戊畏午張柳庚怕畢五胃三。甲生人卯為陽刃入尾,二出氐一必有災,乙生人辰為陰刃,入氐初出軫十必為災,丙戊生人午為陽刃入,張十四出柳四必有凶,庚生人酉為陽刃。入畢五出胃三,必刑剋疾厄。妻在孤神寡宿到老喪妻,子居陽刃劫亡晚年無子。孤神寡宿在妻宮必剋妻也,陽刃劫亡臨子位必剋兒女也。別夫離婦陽刃殺中逢孛,剝官喪職空亡限內遇計,孛星逢陽刃同宮合,主夫剋妻、妻剋夫,生離死別未免也。計都行限更兼空亡,限行至此為官罷職,金孛插花女人色慾,土羅持刃男子兇頑。金孛插桃花、土羅持陽刃合此者女主色慾、男主凶頑。嘍囉詭譎千般花,宮帶孛聰敏機關,百變刃上計逢。孛坐咸池、計逢陽刃合此者男主嘍囉詭譎,女主機關百變。壟斷牙行身居天雄,刺胥吏卒命坐破軍。安身立命於天雄上,媒人牙行之輩也。破軍即的殺破碎是也,坐命此宮主刺配之凶。卯刃帶金病癆傷壽,亡神逢孛溺水喪身。卯宮屬火又是刃宮,金星同位必癆病人也。亡神宮見水孛必溺水而亡也。

劫殺在於寅宮金來虎咬,亡神到於已上土會蛇傷,劫殺在寅宮屬虎金,難來必虎咬人也,亡神在巳宮屬蛇土,難來主蛇傷也。祿馬空亡任是豪家必莩,劫亡帶鬼縱他貴顯遭刑。祿馬空亡限入此地,縱富必莩死也,劫亡上有難星,雖貴人亦惡死也。早歲功名空亡同於劫殺,老年富壽正祿入於旺宮。少年發於帝旺之鄉,老景榮於衰庫之地。劫殺逢空、祿臨旺地,少年行旺、老景行墓、其吉可知矣。精微一理、變化千般、淺薄休傳、知音可得、能依此斷萬無一失。

張果星宗十七

【統論限說】

大凡洞微所急者限主星也,所貴者祿星也,所重者諸曜順行也,所發者廟宮也,所畏者忌星也,所好者吉神也,所輔者行年也,所助者三方也,所惡者氣孛羅計也,如善星陷逆則福慢,順行則福緊。凶星陷逆則災緊,順行則災慢。如遇吉星順行即得本宮加數,若遇惡星他宮則其數減半。大凡吉星居七強為福緊,臨五弱為福慢,災星在強宮為災慢,五弱為災緊。凡限本宮見星災福應十分,對照七分、三合四分,凡限星在終末之度,即災福之力則微,而不可以定數言也。凡忌星在好樂宮入限,三年內為福。三年後反為災,大凡限逢忌星不死亦災,若火在陰宮、土在陽宮、或為三方主雖有厄而不亡。故曰:夜忌土星,晝忌火。三方不是死無疑,此星若是三方主雖有災侵命不。離火陰土陽宮尤妙,好樂位中別有奇正此謂也。凡災忌星生時在伏段限內。災禍只有三四分力,福星生時在伏段亦只有三四分力,蓋被太陽所伏光芒不見,有如臣居君側包藏光美之象。凡一限中見吉凶星同聚,即以入宮先後及逆順而斷吉凶,故先入宮深者先見,後入宮淺者後逢也。凡遇本限及對照三合並不見一星,名曰空限,主多災凶、圖事不成,若得限主當生有力之位,則反為吉,惟有官祿宮上逢空限最凶,必於四十六七歲死矣。凡當生吉星照身命者,主中年富貴,縱逢災限不妨。若當生凶星照身命者,中年雖逢福限四旬之後,亦主迍滯,大都吉凶之應全藉限基當生有祿則吉,限上無祿則難發,是猶無根之木,雖逢春終不葩花而成實也。故經云:若無一曜臨身命,自是賢愚別有因。

【諸煞倒限】

太歲為眾煞之主,統眾煞行於黑道中,所以為災不違時刻,看人壽夭窮困終身不吉,皆因身命宮位、日月命主俱落煞鄉,更煞神拱夾,又占高強縱或得福,橫中得財,然限入煞鄉,未免死於非命。或吉為凶神所惱,凶為吉神所臨,刑害可知,宜加詳審,故有十忌:一忌飛星破祿;二忌馬落空亡;三忌太歲當頭;四忌坐煞向煞;五忌煞星得志;六忌限入鬼鄉;七忌粧成鬼局;八忌二煞夾限;九忌命主受制;十忌母星剋令,立命行限犯此十忌為凶至慘,經云:壽元不永定休論,處世多屯常冷淡,若見當生日月命主俱各受制,大限方入煞神之初,或出煞神之末,不見救星未有不凶者,今列諸煞詩例於後。

【劫煞歌斷】

劫煞元來是煞魁,身宮命主不須來。若為鬼局應當死,煞曜臨之不必猜。若是無星居此位,更於三合細推排。天盤加得凶星到,命似風燈不久摧。

【三煞歌斷】

要知三煞最為凶,值難同臨不善終。三合無星更須忌,煞星切莫又相逢。若還日月同居此,官祿臨之福愈隆,大限相將離煞尾,黃泉之下定行蹤。

【陽刃歌斷】

煞中陽刃最無情,身命同臨主破刑。大限若交當畏懼,煞星在上恐難行。若無凶曜尤當忌,局勢參詳判死生,三合更加神煞拱,纔離陽刃入幽冥。

【亡神歌斷】

皆言七煞是亡神,莫道亡神禍患輕,身命若還居此地,貧窮蹇滯過平生。凶星惡曜加臨此,大限渾如履薄冰,三合更須明審察,煞來夾拱必難行。

【的煞巳斷】

巳中的煞金生處,煞氣嚴凝人畏懼,莫教劫煞又同宮,便主黃泉尋去路。若為水命土星到,裝起煞神真局勢。世人莫只忌秋生,四季生人尢可畏。

【的煞酉斷】

酉中的煞旺中金,金氣秋霜煞氣深。陽刃若還同到此,煞星日月不須臨。若非惡死須言夭,大限纔交禍更侵。太歲當頭又衝動,此身安得不呻吟。

【的煞丑斷】

的煞如逢在丑宮,煞神歸庫不為凶。更加三煞并陽刃,限數存亡頃刻中。若是亡神煞星到,雖然不死也為凶。若為日月三方拱,禍患憂危更不同。

【飛廉歌斷】

煞若飛廉凶又凶,莫安身命在其中。欲知鬼局十分重,命主陰陽不可逢。此煞不須和合看,只將他局究其功。若還行限臨其地,煞曜臨之不善終。

【諸煞總斷】

星家倒限有真機,第一先將煞曜推。切莫一途拘泥著,須看命主有無虧。命星安穩無刑剋,此身平善實無疑。若為命主遭他害,任是神仙也皺眉。劫煞怕頭三煞尾,陽刃兩頭皆要忌。陽刃若在相貌宮,破相毀形端的是。此煞排歸八煞中,太陰飛到為凶比。陽刃劫煞扶兩旁,禍起之時難可避。煞神不可例言凶,煞落空亡迥不同。日月不臨命不到,煞星不在命無終。若還限脫煞星尾,必定為災福不隆。此是天機真妙處,根基淺薄禍無窮。煞星難曜分生旺,春夏秋冬仔細推。若是煞星來秉令,也分晝夜論安危。若為反背須還忌,壽筭摧殘禍有基。眾煞下臨人畏懼,此身安有百年期。若論閻浮死惡人,命身俱各值凶神。煞星入命命入煞,日月臨之必害身。更怕煞神來拱夾,刑囚為煞更相侵。必然死在刀兵下,命似殘花滿地零。凡論諸煞宮必有諸煞星,若煞星落空或日月身命不臨煞地,或煞星不在本宮又且無害,雖論煞星還分生旺休囚、春夏秋冬與夫晝夜,及其向背何如,設使身命值凶神而煞星入命,命又入煞,兼日月併臨,更煞星化刑囚拱夾尤凶。

【雜論倒限】

限度尤防真照臨,如限行土度忌見真木,加以限主宿弱倒限,流年煞星併亦然,三合尤切。限度防戰鬥、火頭孛尾皆為大災,若計孛凶星一迎一送,決主倒限,本宮三合仔細詳之。亦有當生限無星辰,被流年凶星剋倒者,凶星戰鬥者如火孛、水計,計孛、孛羅等戰鬥者亦倒限,凡命忌星行限十有九凶,日生火,夜生土為煞則災重,納音逢奪必有重災,限行到此度為災必死,為主之星不論化氣,會主之星復論化氣,煞星化吉為福大,化凶亦凶照,命限者生剋至緊。

【倒限要訣】

日月夾煞

凡命以日月為緊,但臨本年煞地為凶,子午卯酉生人的煞巳宮是也。二曜同居其上或前或後皆為忌,須是落空亡方不為傷,若在強宮尤凶。

善會日月

善星會日月本以為吉,人皆知吉善。而不知夫善中有惡,是其惡也,善者惡之胎。若星曜會於生地則吉,倘或臨於空亡、陽刃、破碎之鄉為災不可勝言,雖處安靜無事之時,而有卒夭暴亡之患,多出於人所不意,大抵凶星居空亡則利,吉星居之則凶,此理之必然也。

忌曜相攻

且如未上安命本以夜忌土為煞,若忌星居空亡則無力矣。或又日生孛忌之類,攻之則忌土,何暇為我害,倘以火助其威,計黨其毒則其勢已甚,必至夭亡。

善星失用

何為善星,金木水氣之類是也,一星居強得用則為我福,或受傷失時限行於此,流煞少有所衝必成險厄,多是無事中暴忽之禍,人所不知也。所謂天星不能制地煞,何謂鬼局金行寅午戌之類是也。

將煞就煞

且如命宮在卯寅申巳亥生人,限行於酉上盤亦是酉字。又如子午卯酉生人行巳限上盤亦是巳字,此謂將煞就煞。

以煞見煞

如命卯、丙戊生人陽刃在午,行午限是此局也。更子午卯酉生人,有上盤之陽刃,下盤之陽刃,上之破碎、下之破碎,巳限是福德、亦為陽刃加的煞,的煞加陽刃皆為以煞見煞,若遇福地則遲見禍,若遇官宮則速禍矣,縱有吉星日月臨之,其死尤速。

出煞入煞

如人行限前是陽刃,後是破碎。如乙酉生人辰上是三煞陽刃,巳上破碎、天雄。前後俱是煞,限度出入之際,如二十五六,三十六七出限,入限之時更加流年,小有凶併必難保矣。

壽元失陷

人命以壽元為緊,何為壽元、納音星是也。如納音受剋乃木生人,木旺金,金生人,金旺火,倘鬼旺主衰四正三合見之行限至此,值之少年亦主傷殘。

【暗氣加臨、紫氣在天無象故曰暗氣】

且如氣星天文無象如盲人,然亦是老人之象。凡入命照命亦主刑剋孤獨,主人慈祥如命宮三合對照之時或臨身,主人當有壽然亦須見。合照無凶星以破之方好,若老人行限值此,設若流氣併當生之氣,此年必主倒限。

【論倒限歌】

倒限之法奪星為第一,奪星行限逢忌生起。或宮相生或化惡背時,決然倒限。火土名忌乃煞星也。二星相會謂之二煞,同謀最為凶害,此等格局雖有過北斗之資亦難買無常之厄。如忌奪相會相剋謂之二煞,反目十度之外相逢不過見災而已,雖喪亡亦可救也,如行限遇之死無疑也。限主還元大可憂,五星帶奪煞同謀,更兼忌曜來助虐,此命須登白玉樓。奪星者如木為限,主怕金奪之,火為限主怕水奪之,餘倣此例推。奪者即剋也。忌者晝火、夜土名曰忌星,又曰煞星。還元者原主升殿入垣,怕帶煞受剋。

【煞星帶刃】

火土二曜乃煞星也,況又帶奪、其惡尤甚,且又得經得垣加之,太歲月將衝動為禍不可勝言,限行到此。雖有扁鵲之智亦不能救也,若二星更帶陽刃破碎決不善終。火土雙星帶刃來,那堪垣廟兩和諧,流年太歲來衝倒,任是公侯也受災,帶者如火土掌羊刃,天雄的煞劍鋒飛廉是也。

【凶送凶迎】

凶星如忌如奪固凶星也,金羅計孛火土化惡亦凶。一惡星在後行緊關末關將盡,又有一凶星在初關緊關方來,惡星光芒相射必為薤露人矣,又如剛星得田財戰鬥,或剛星聚吉戰鬥得氣救解只,恐氣之光星一出或忌或奪來,迎皆主大發亦速死無疑矣。凶星行限又將終,更有凶星後限中,凶送凶迎凶鐵定,饒君鐵漢也成空,剛星即火羅計孛,柔星即木氣也。

【木星奪煞】

氣木雖善奈為讎星,二星不宜會光景之內。光景指限數言也。木星又帶煞,是善以需惡,二星相遇於三十度內,忌計孛、金羅於中間間斷,至於會合相逢必登無常之錄矣。木星帶奪命難延,五福之中壽不堅,若使氣星同共到,玉皇來詔靳天年。

【前關後鎖】

日月二曜乃君后也,初不為害於人而關人之壽夭何歟。蓋日月命田之主受傷故也,若日月為身命之星當生,卻被羅計於緊關攔截掩其光彩,或關煞來犯或孛火土化惡羅計夾輔穿釣,有如此者,非惟日月受傷,而吾之身命亦受傷矣。至若太陽為身命田之主尤其緊切,蓋月是身若是惡星來釣,是壞其所生之主矣,豈不為南柯夢中人也。身命田星日月曜 兩個攔星占前後限到中間進退難任,是神仙也難救。

【剛星帶戰】

剛星為壽主命主,當生遇剛星於緊關內,或望合相穿正照皆非吉兆,儻得煞星為命田之主,或帶奪受二星之剋,或受害之所傷,限數還元假饒他吉穿戰受制,得志之時必死矣。剛星穿戰實難當,田命逢之怕受傷,他惡化讎年壽促,散財散福見閻王。

【異宿相攻、異宿者即奪星也】

火星行限怕孛星來剋,金星限主忌羅?來傷,日月為限元怕羅計傷之,水星為限度忌土星剋之。火星行限孛星來,金星行限羅?猜,日月二宿怕羅計,水星土曜兩崔嵬。

【聚煞交戰】

火孛計羅皆剛星也,若三剛五戰孛羅計乃三剛也,金木水火土是五戰也。使根基壯亦無益也,縱得氣木來救光彩,一出不復解救,又更詳其命如何。

【眾煞反常】

金星帶奪於緊關內,正度或鋒鋩交承之際,或火土兩煞星又為主限,而遇金孛羅兼老人遇於生旺,或少年遇於死絕,此等格局多主死。金星帶煞遇羅?,二煞相生奈例評,老幼反常還不利 ,閻王來召入蓬瀛,鋒鋩交承即剛星,交戰之際也,反常者老年行限遇生旺,少年行限遇死絕是也。

【限入空關】

限到當生所在煞上無星,主事兩旁三合之星亦復遼遠即為空限,若火羅計孛流戰於此限之正度,即為夢蝶之人矣。限入空關多煞神,星辰遼遠又無情,流年衝到招凶煞,定作南柯夢裡人。空關者限宮兩旁三合無星,惟怕流年火羅計孛戰鬥於本限度內亦死,須元守有刃的雄雌鋒廉等煞方驗。

【太歲歌、此太歲者本生年也與流太歲兼看】

最是凶神為太歲,須把宮辰相正配。相生相順福之基,相剋相刑真可畏。假如木德是宮神,最怕納音金剋制。一生福氣少精神,縱有發揮終進退。納音所屬即是歲星,與命主相生者吉,而相剋者凶。歲駕歲勳并歲貴,此星最忌入空亡,馬如空馬貴空貴,縱有前程不久長,若是崇勳圖此地,不能安享坐高堂,身空宜向門前立,須要年頭仔細詳。歲駕、祿勳、貴人、驛馬各宮主星怕落空亡。歲宿當權為惡毒,眾星各各俱降伏,他如剋我我無權,一生寂寞多孤獨。我剋他時他受制,手足傷殘并耳目,歲星宮主要比和,同室操戈皆不足。此言歲星與命主相生相剋比和之論,他指歲言我指命言。流年太歲怕當頭,中度逢之實可憂。口舌破財須疊見,更兼忌剋惹閑愁。若還壓命兼臨限,更值凶神不死休,十二宮中皆可畏,惟有子午得優游。此言太歲衝壓命限中度逢之尤凶,兼有忌曜剋星主死,惟子午二宮得免。

凶神惡煞如何看,須把宮神可參斷。如逢旺相必為凶,若遇長生多險難。休囚死絕禍尤遲,縱有災危應減半。歲星惡黨禍難逃,不憂侵命憂侵限。駕為太歲號尊君,命忌居前不足論。奴僕若臨終犯上,夫妻如遇奪夫權。兄弟臨之多凌辱,疾厄臨之貌不全。若是命身如坐駕,一生安享福長年。此言駕宮不宜坐,奴僕夫妻兄弟疾厄之地,又忌駕前泊命。更說歲星元又元,駕星最喜居垣廟。平生多近貴人財,必有貴人扶左右。不宜破駕有非星,不喜臨朝逢客曜。少年及第取功名,駕中還有官星照。此言駕主居垣平生近貴獲財,不宜以星破駕,客曜臨朝,喜官星登駕。歲星若是土為區,行限須當怕計都。縱使金神為命主,若逢餘曜亦焦枯。能奪土星又無氣,處事無權作懦夫。歲德為尊防泄氣,豈知所忌在餘奴。此言納音屬土限行遇計謂之泄氣,縱使金為命主不吉。

【論限附餘】

倒限之法亦難取用,有一般難星而一死一存,須看命躔何度,次論虛實時候。晝夜旺相休囚死絕,方可判之。如立命辰金為主,所怕者火羅,不死者何。必先問命度。如或躔亢度前面逢火羅,若是司令晝現必死,背時夜生亦不死,又如立命在辰土計為恩守於命宮。前面逢火羅甚者必死,或火羅稍弱決不可倒限,其餘宮分並依此例,又如限行空亡者死。此篇以命宮命度所喜所忌而論禍福,學者參看不可執滯。

一凡行限遇煞星須論金木水火土,分別緩急輕重。如以火為煞,望見生災。如以水為煞,過後為禍。如以金為煞,對度方凶,以土為煞,則緩而遲。以木為煞,則急而輕。蓋火未然而先煙,水既流而後濕,金正遇而後傷人,土之性緩、木之性柔故也。其為災禍凶難亦以五行類推也,如以內言之火羅則心血燥熱痰痢等證,水孛則膀胱令濕白濁遺精等證,金星則腸癰痔漏等證,土計則脾胃噎塞等證,木氣則肝膽風眩等證,以外言之水則溺、火則焚、金則刃、土則壓、木則撲之類。

一命坐弱宮,主星又低、行限又微,一見好星在前,卻不能勝其任而命即亡,蓋素貧賤而行乎貧賤,雖有富貴而不能享也。一命坐高強,主又高強,行限又好,一見凶惡之星在前而不能進,蓋素富貴行乎富貴,又遇貧賤則不能處也。一日生人自少至老,一見太陰在前謂之陽極陰生,決主人死,此乃不傳之妙,須帶刃煞方驗。一夜生人一向限行太陰,與陰星之限至老,一見太陽在前謂之陰極陽生,決主人亡。又如命躔房日,行限至張月度必死,蓋有月光而無日光故也。又如命躔心月行限至星日度必死。蓋有日光而無月光故也。須看有無惡星當關,方可以此斷之。一子上危月坐命限,行至卯房度本宮對照皆無星,有忽然死者。蓋日月晦明不同危月也。至卯日出之所正入陽剛之地,是為有他無我,兼以太陽惡弱倒限無疑。

一午上星日坐命限至酉畢度,本宮對照無星有忽然而死者,蓋星為日、日至酉、酉為月出之所,亦有他無我兼太陰,惡弱倒限無疑。一有人命身好初年行限不佳,未免奔波辛苦無成人,皆以貧賤視之,一旦行限好、平地發跡立名利,故舜起側微傅說起於版築不可不察。一元守之星固好,又恐流年之星為患,如限主惡弱、流年星又凶,則亦能死人。若限主健旺,只是流年為禍,必候星出方好。經云:元守雖然無咎,尤恐流曜為殃。一行限須要限元得援,故經云:得援高強,失援孤弱。限主失躔,莫不卑微。一有人命不好而享用者,不當有妻子而有妻子者何以言之。或有父母在,倚恃父母福蔭故安享受用。父母一歿便破敗不當,有妻子而不能受妻子之奉,至於死亡而後已,一有妻子在前而命無妻子,未至終身妻子俱亡,伶仃半世,孤寡至老,皆初年限路稍通。因主其一時之榮,及至末年限路一弱,氣運不佳皆非所有,世人常有此格善談星者方能悟於此。

一人命合主有疾而少年未見,乃是未曾遇煞星行限故不發也。一行煞地又見煞星高強,決是重疾癆瘵,有中年患目疾者由此。一看生平行限如何,如人一生命好身吉,若行限不好卻不能發福,論之蓋命好不如限好,如身命好行限又好方是好命,蓋命為魂、身為魄、限為血氣,三者須要相扶,譬如人之一身。血氣稍滯則血不流,故為寒熱相攻,瘡毒並行,風邪客氣,得以侵之,若血氣和暢,其身既壯,安得有病也。一行限須要向明不背方吉,何謂向明,夜生人見火金月當限,日生人見日木土火氣當限,皆謂向明發福可期。如日生人不見日木土星又獨見火金月照限,兼行的劫刃鋒廉耗空亡等煞之上,未可以吉許之也。

一凡大小二限以生日後交神煞祿貴,以冬夏日交命宮行度,從本生命度行起。一春月生人命限連有土孛金水太陰氣計謂之雲雨不解,淋漓花果,觸目愁景,主退敗可畏。一四五月間雖然得雨,然亦不可連接,行限見前項星辰為久霖不晴皆主冷退,愁悶生意蕭然。如有此格日火行限謂之久雨逢晴,伸眉舒目人物欣快,必主驟然大發。一秋月生人連有風雨星行限,主霖雨傷稼。一冬月生人連有此者謂之雨雪載途,皆非好格,冷落寂寞不言可知。所以晴雨之星要有相間,行限得晴雨停勻,生意順快。凡土孛氣計會日皆謂黑雲暗日主大貧寒。五六月生人火日行限卻在巳午謂之旱魃南離、生意焦枯,如遊年土孛水計到晦掩其光,反主一發。過了遊年又主禍依然。是以兩限俱是火日亦曰:久晴不雨萬物鑠落。如忽行一星計孛金水太陰氣星,則雲興雨降,物苗甦醒,勃然發達可知。

一凡行風雨星而逢日在戌,或行限在戌,三合對照則雲收雨過,落照餘暉,遇此格者主晚年發達。一冬月水羅會謂之和風解凍,寒林生春,火會土謂之寒谷回春,皆主發越。一春木宜火日怕孛計,如木會日可謂蒸烘,如火會日則春入園林,妝綴紅紫,孛計到風僝雨僽反主貧夭。一秋天月居水宿見金謂寒潭浸月,大寒節邊未免清秀而貧薄。一凡七政星為身主命、主壽、主限、主所泊躔宿最怕划破多死,化凶亦然,占煞刃尤甚。在後划破尤輕,在前划破尤重,假如限行木宿怕金同躔行,火宿怕水同躔行,土宿怕木同躔行,金宿怕火同躔行,水宿怕土同躔行,月宿怕羅計行日宿畏木羅計孛。又如限行木宿遇金,春月划脈不斷,行火宿遇水、夏生划脈不斷。金值火宿秋生無害,行水宿遇土冬月反好,四季之土遇木何妨最須詳辯划法至要。

【流年論】

流年禍福,必從當生禍福為準,以立命宮為定,方判吉凶,且如一般行限、一般流年。星辰到而禍福並不同者何也,必須先看身命限度、當生有無吉凶星守照,方可言之,如立命子、行限寅,當生難守於大限、流年,難星亦到甚者死,輕者病。如有天官符、地官符干涉田財命限則有官刑,輕重一般斷之,有喪門、白虎守命限,則有孝服。如當生無難星到,流年有難星到命限者有禍,或者當生有一恩照則吉,餘倣此。切不可一例以火羅計孛為凶星,以木氣金水土為善星。

又如立命於子,木氣為難、火羅為恩,若火羅照命限,未可以為凶,乃恩星也,必得意。遇紅鸞天喜有喜,併陽刃、亡劫、空亡、太歲亦不降福。如逢流孛、難星到,火羅亦到,是他星反激起火羅之怒,不能降福矣。又如木氣是流年,難星到命限,或是對合必主不寧,亦須看當生星得地否。更看流年限到何度,如是限到難度當生難星明健必主重險,如限到恩度當生難柔弱流年難星來而禍輕矣。更可詳細分別病訟孝服等事,如逢歲破、大耗、亡劫、天地官符必訟,若流年喪門、白虎、天哭、弔客輕則外孝、重則親喪,如擎遊、病符、死符、披頭、血刃有病重,輕生死,依當生限度上定之。

但是凶難守照命宮則禍輕,臨照限宮則禍重,吉凶亦然。所緊要者太歲有太歲守命限、一年平安而有喜事,有太歲守命限而一年凶災疊出,或孝服重重,止從納音生剋與命宮限度有情無情衝守,有偏有正,正則必禍,偏則無妨。更於當生星辰上衝併吉凶以斷之,便從太歲上數起。一太歲、二天空、三喪門、四勾神、五官符、六死符、七歲破、八暴敗、九白虎、十天德、十一弔客、十二病符,從命限所臨之地,流年星辰吉凶以定禍福。火羅頭見計孛上主尾見木氣同時皆主末關之事,全在太歲神煞上取用。流年論者乃諸家之論,非果老之義也。姑並存之。亡神即天官符,年符即地官符,星煞躔在正垣為正也。躔在偏垣為偏也,故正者怕太歲衝填,而偏者無妨。

【流年都天賦】

命為本、限為末,定一世之榮枯,星移度煞移宮決流年之休咎,太歲乃諸神之統領,月將為眾煞之樞機,月建併煞臨身無吉曜必遭橫攪。太歲趕煞入局遇惡曜定入泉鄉。喪門、白虎哭聲騰,血刃、官符公訟起,擎天遊奕照身命,則陡頓生災,豹尾、黃幡臨限程則纏綿有病,大耗并計孛火羅於帝座,家破人離。紅鸞遇木金氣水於限程則財豐祿厚,催官星至須知恩命之榮,食祿星臨乃見文書之喜,添人進口。天喜便遇吉星足祿多財,三煞不臨財位,紅鸞乃非吉曜,天喜亦是凶神,須看交併何如,方定災祥奚,若遇吉則為吉斷,逢凶須作凶看,天蠱為血光之神,白虎乃重喪之煞,紅鸞照命有喜可消膿血之災。大煞臨身無病必招刑憲之禍,木氣須為吉曜,土命之人則以為災,水孛本是凶星,木命之人反能招福。水孛主腎部疾嗽失脫破財,火羅主心腹血光是非致訟,欲知陰人齟齬,金孛照命值官符,如逢高貴提攜木氣臨身逢天喜,財逢劫煞須防盜賊之侵。田值官符未免戶爭之撓,擎天莫臨妻子之位,骨肉相刑官符怕到兄弟之宮,訟庭爭理,死符、病符當命限切忌浮災。大煞、劫煞臨田財須防暗損,凶攢煞聚九死一生之年。煞值星扶二滿三平之歲,馬到遷移逢紫氣千里稱心,祿臨主限照金星四時進喜,血刃傷財破蕩,六害剋子防妻,咸池併限鬧林中,三煞衝身泉路口。弔客主門庭之孝,血刃主瘡疾之災,黃幡怕與火羅併、囚中致死。豹尾只宜木金救險處生祥,凶星得用進權名,惡煞攻身防險厄棄人間事,歲君趕煞併限入喪門,從地下遊歲君攢凶併,命臨三煞所喜者左助右救,所忌者後逼前空,更加闌干之凶。必定斷幽冥之禍。驟加官職天喜照限福星臨,橫進資財官祿臨身凶曜退,勾絞四時多撓交爭不明,劫亡日日為災迍邅莫免,更忌星躔留退尤防煞反,攻神攢凶須作夢中人,聚惡乃為泉下客,有救則吉、無救則凶,若參較乎災祥,宜酌量乎輕重,僅見斯文祕之為寶。

臨行歌【附餘】

命身

第一命宮要推尋、第二身宮要清切、值難忌囚總非良、殿駕貴勳為貴格。

命度

歌命度真要訣、先看太陽何度入、命宮三十六有奇、闊狹淺深隨度立。

身度

歌身度真要訣、命宮更緩身猶急、二十七日一周天、行度有乎遲與疾。

限度

歌限度真要訣、當看當生中氣節、限宮遲速有真機、休泥古人貌宮十。

吉曜

歌吉曜真要訣、如子遇母有成立、囚星有用不為囚、祿主有傷何所益。

害曜

歌害曜真要訣、主若逢之如遇賊、四正縱橫不見他、不是官人也富實。

值難

歌值難真要訣、身命遇之真抑鬱、十二宮中總非良、此其所以為難值。

祿馬

貴者祿馬有相得、富者財星入財帛、貧窮主疾坐天涯、凶賤煞星居疾厄。

四餘七政

四星七政各居臨、細與諸公說端的、元守星辰與流年、加合之中細推測。

金垣火殿

金居辰酉為入垣、渾入火星必焚滅、火星最怕水同行、喜躔室觜兼尾翼。

水殿木殿

水又最怕土同行、最喜參箕與軫壁、木星亥寅好斗奎、若遇金星必摧折。

土得位

土得辰戌丑未宮,木星若見難培植。

日朔羅月望計

太陽朔日怕羅?、不惟人禍日猶蝕、月望逢計又可知、獨愛酉張心危畢。

氣孛命羅計命

氣星入命道家流、孛星守命多機密、羅計若在命中居、為人慷慨真英傑。

【喬廟歌】

木氣午酉

木逢紫氣本來凶、若居午酉又難同、行限逢之人必吉、此是餘奴救主翁。

金火夜生

金星為用火同躔、未可言凶一例看、晝裡生人貧且夭、夜生福壽必雙全。

令星宜制

四季司權號令星、若還受剋始為亨、且如木旺逢金剋、可許榮華福更深。

金水忌冬

水生冬月與金同、子盛母衰反不忠、人命若逢申酉限、金星垣廟盡皆凶。

望同忌晝

中弦之月十分明、垣廟皆言是吉神、限行至此皆無福、月正揚輝怕晝生。

晝星忌夜夜星晝見

晝見星辰夜見時、限逢福作五分推、陰星垣廟如逢晝、命限相逢大不宜。

宜夜

火羅金月是陰星、遇夜生人最有情、若為官福并身命、三台八座有聲名。

宜晝

水木土日計屬陽、更加氣孛一例詳、晝生垣廟臨身命、限裡相逢福愈昌。

剛柔相濟

火羅計孛果為剛、紫木純柔也不祥、若得剛柔相濟遇、為權為福定非常。

火羅夾金命夭

火羅夾命福滔天、縱犯凶星福亦堅、金命生人還不足、必然夭死在童年。

雄星宜守財帛

火羅計孛四雄星、加臨財帛福猶深、若也財星更明白、其家必定置千金。

計孛忌守田宅

計孛名為紙筆星、如居田宅最堪嗔、破家蕩產令人笑、命好除非自立成。

得度得時失位失時

星辰得時最為良、惡曜相逢也不妨、得地不須為弱論、失時何必在高強。

諸煞剋命

剋命忌囚暗耗刑、更兼破劫刃鋒星、逢空有吉皆無禍、太歲相衝又不寧。

凶空吉吉空凶

凶星行限要空亡、吉曜空亡又不祥、吉曜空亡還減福、凶星空了卻無妨。

奴犯主有制吉

土星行限原怕計、只要當生木同制、限行至此無大禍、他星亦可為前例。

煞星剋命限凶

剋命之星真可畏、命宮切忌逢刑至、若還臨限又逢凶、惡死身亡須棄市。

刃疊凶主凶甚

陽刃行限最為凶、莫使凶星在限中、限吉還須有刑剋、限凶終是禍重重。

飛刃為害

飛刃星辰陽刃、刃星互換實堪傷、無破無空如逢此、縱有相生亦少亡。

破碎限凶

破碎星辰不出宮、那堪行限在其中、若非官事并喪服、到此終須百事凶。

鬼曜

鬼曜星辰坐命宮、那堪行限一般同、無破無空傷限命、可憐揮淚對西風。

一寸金總訣

五星六曜逐宮移、日月得地要明知、忽然落陷無遲疾、沒處有星仔細推。

日月金水

人生日月要分明、惡曜來侵禍不輕、金水若還來扶助、不教富貴也聰明。

日子月午日虛月張

日在子兮月在午、移乾就濕夭而貧、若還日虛月張位、何愁南北與東西。

日月羅計

日月同宮守四正、富貴雙全無比並、若還羅計又交臨、必主終身多疾病。

日月夾拱

從來日月是尊星、限見無非福祿榮、夾拱吉星為吉局、惹凶引禍害須生。

官福朝陽日月陷弱

官主朝陽定作貴、福星隨月福須攀、太陽落陷人終賤、身主逢刑處世難。

太陰在陷

太陰生來在陷宮、僥倖吏輩又英雄、府縣廳前聽呼喚、上弦月皎福豐隆。

諸星會惡朝天反吉

諸星會惡為交戰、人命逢之禍不輕、惟獨朝天居亥上、反為伏化吉星名。

眾曜同宮強者為主

若有星辰在命多、必看星辰果若何、要知須是強星主、若是閑星莫羨他。

各宮一星命喜逢月

各各宮中只一星、對宮虛拱最為榮、命中極喜相逢月、得地當為世上英。

惡曜犯月

惡曜如逢犯太陰、也應宿疾便來侵、不然毋道相刑剋、更恐調絃又失音。

惡居妻位

妻宮若見惡星來、定主其妻見禍災、若是姻緣無剋戰、也教琴瑟不和諧。

羅星守命命在午遇羅

命看妻妾薄姻緣、只恐羅?是禍冤、午上獨居離火位、反為白首度流年。

晝月臨兒夜日守子

男女宮中多竅妙、日生最怕太陰照、夜誕亦忌太陽臨、縱然有子無兒叫。

限月娶妾金孛風月

男人行限見太陰、娶妻招妾每年尋、忽然金孛一齊入、詠月嘲風使萬金。

四月卯時

四月生人帶卯時、斯人不壽報君知、若教父沒身隨後、三十年來父不隨。

十月酉時

十月酉時月在卯、宜躔房宿始為奇、若還晝誕行巳限、夫妻不死也分離。

羊刃惡星

刃星最怕惡星同、行限逢之定主凶、女命定因遭產厄、男人亦是惡亡終。

自刃

陽刃最嫌自刃宮、戊午丙午最為凶、壬子癸丑相逢著、決定危亡不善終。

五星空亡

惟有金空空則闇、火空則發土空陷、木空則折君須記、水空河海能枯竭。

【碎金訣】

父母早剋

欲知父母少年亡、日月宮中仔細詳、那更三方逢惡曜、定知晝夜見存亡。

父母惡死

細推父母死何凶、惡煞加臨日月宮、更添水火金同度、卒死危亡不善終。

流落凶死

命主飛來煞位居、孛羅那更守遷移、此星若化刑囚暗、決配遭刑千里餘。

刀兵下死

計都不宜火星投、黨起奸雄事事謀、土孛傍居三限內、手持刀劍取人頭。

遭刑法死

從來木氣莫同宮、貫索加臨不善終、三方拱合黨其惡、須帶麻繩死主凶。

落水惡死

從來計孛號浮沉、大限相逢轉不禁、更若三方遇水土、漂流魚腹浪波深。

巳申亥子是江湖、最嫌煞命主同途、計孛羅水三合照、定知溺水是嗚呼。

劫掠陣亡

劫亡立命鬼星強、主宿仍前居煞方、不在途中遭劫掠、必然陣上主身亡。

被雷打擊

孛前火後水居中、命若庭前燭遇風、忽然歷限居東北、損失人身雷擊終。

更有一星人莫窮、火羅逆入命宮中、卯酉兩宮逢水孛、天雷霹靂必遭凶。

雷轟天誅

卯人立命子之虛、羅計凶星丑卯居、縱有主星臨福德、雷轟掩耳怕天誅。

蛇傷

身居的刃煞居強、火孛加臨為禍殃、限到煞宮雙女位、同宮水火主蛇傷。

犬咬

火孛飛來陽刃鄉、更兼計孛主膀胱、流年計煞侵臨限、惡犬長蛇暗裡傷。

顛疾

火土氣孛莫相尋、疾厄宮中病患深、設若太陽同度位、顛狂心亂病沈吟。

火土孛居亥位躔、命位低微壽不延、目下流星重作難、其人必定發羊顛。

風疾

風疾之人胡得然、皆因命裡水星躔、前途限遇刑囚忌、風疾躔身壽不延。

風顛

火主心中素可知、不宜室女又逢箕、木并刑囚同居此、主疾風顛痛苦悲。

癩疾

庸人病癩不醫方、氣孛飛來犯太陽、同度同躔三位立、也須命裡細推詳。

火瘡

木金最怕火羅剛、聚在強中必有殃、木入火油湯誤死、死時必患遍身瘡。

癆疾

癆瘵咳嗽有原因、八煞宮逢水孛星、更加四孟亡神位、耳病疼聾不會聽。

計都火孛兩相遭、重色輕身骨髓癆、那堪更遇流年煞、旦夕歸泉怎奈何。

喘嗽

金星屬肺喜臨西、羅火相逢必不宜、若遇八煞星入命、更添水孛喘無疑。

虛?

土星屬胃主康強、與木同行內必傷、薄食嘔酸并腹悶、孛加虛腫氣光黃。

黃疸

黃腫之人何處尋、土計孛同虎兔臨、七煞刃星兩宮立、大腹如車無兩襟。

殘疾

身命逢凶更坐刑、火羅來往又傷身、莫言燒折金牛角、趕起狂牛觸殺人。

六根不足

計羅居貌不全形、化作凶星更易明、孛羅三方如照著、六根不足是斯人。

腰駝足跛

腰駝足跛那方尋、水到命宮孛計臨、更加八煞逢囚土、六庚產者疾來深。

背屈口斜

氣計相逢不管他、見星刑戰酉宮加、疑是斯人何破相、身背腰駝口喎斜。

雙盲

木為肝臟怕逢金、遇火須知泄氣深、 日月忽臨天首尾、雙盲為別決難尋。

耳聾

腎水從來怕浸淫、若加孛進禍尤深、旺中土計相刑剋、耳畔打鐘不聽音。

脣缺

木計飛來卯酉宮、那堪二八又逢凶、更來辰巳上安命、脣缺如何驗此中。

頸項癭瘤

八煞宮中遇孛羅、主星卑弱煞居高、無疑項背垂癭瘤、大若紅叢小紫桃。

音啞

土計臨身少發聲、主星泄氣語難真、忽然木火來生鬼、決是終須啞吃人。

面斑

十二呼為相貌宮、氣羅不必此宮逢、化為刑暗些兒害、斑面分明是此儂。

毒藥喪身

火羅土計夾身宮、晝夜推詳與命宮、主弱煞強行煞限、必遭毒藥喪泉身。

木石壓傷

金木從來怕返盈、鬼星得地禍非輕、那堪討孛來關夾、木石傷殘致損身。

墜馬跌死

又嫌土木是三災、刑剋臨身實可哀、最怕流年來併夾、莫騎老馬入南來。

自縊懸梁

寅申巳亥四溢鄉、安身立命實難詳、凶星聚限主逢煞、貫索加臨自縊傷。

癰癤殘疾

計氣孛星臨命宮、羅居疾厄化為凶、若非風癲并癰癤、必是傷殘廢疾終

六根不足

火為相貌孛來侵、計氣三方又照臨、不足有餘知少剩、分明好就此中尋。

路亡法終

水孛第九死他鄉、路死橫屍不可當、羅日交迎居子午、法場之位見身亡。

婢妾專權

妻星陷弱六宮強、祿貴逢之作正房、須是火金同到此、家權都是側人當。

小兒湯火

小兒幼歲甚災殃、金火飛來命裡藏、更添凶宿為水火、三五之中驚火湯。

盜賊

第九宮中水火刑、羅居當位是賊名、三方對照須防忌、定然黑夜教人驚。

畜類

身星命主落空亡、首尾同臨命太陽、陽刃若來迎剋主、生來不識著衣裳。

 

  评论这张
 
阅读(1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