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命旨归》

详细阐述唐宋时期三命八字理论的师门秘抄

 
 
 

日志

 
 

手印   

2008-10-19 23:56:23|  分类: 佛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印  
出处: 发布日期:2008-5-21 6:34:41 录入:管理员
手印又称为印契,现常指密教在修法时,行者双手与手指所结的各种姿势。音译作母陀罗、慕捺罗、母捺罗,或称印相、契印、密印,或单称为“印”。

佛菩萨及本尊的手印,象征其特殊的愿力与因缘,因此我们与其结相同的手印时,会产生特殊的身体的力量和意念的力量,这和佛菩萨及本尊修证的本位力量的身心状况是相应的。

在密教中,手印是指曼荼罗海会诸尊为标示其内证之三昧境界,或修行者为了表达同於诸尊本誓,而於其手指上所结的密印。属于本尊身、语、意三密中之身密。

三密(梵文trini gahyani),是指秘密的三业,即是身密(梵kayaguhya),口密(梵vag-guhya)或称作语密,意密(梵mano-guhya)或称作心密,主要来自密教所说。

由于佛陀的三密作用极为微细甚深,非思惟所及,连十地菩萨也不能完全了知,故称三密,与众生之三业相应,能生起不可思议之大用。

众生之三业,虽然是染杂的,但却能契合佛之三密,且含摄於其中,而众生自心体性同于佛之三密,即众生三业实相皆是法性之作用,与佛之三密平等无二,所以也称为三密。

众生之三密中,行者手作本尊之印契,乃至行、住、坐、卧等一切事业,皆称之身密;口诵真言,乃至一切言语等口业,皆称语密;心中观本尊,乃至随一切因缘起念,各种事业,皆称为意密。

广泛的身密不是只有手印而已,任何的体姿都是属于身密的范围。人类的手很灵巧能够做出各种姿势,但都是建立在染污的无明上,所造作的动力都是来自食、瞋、痴、慢、疑。例如,因为愤怒而举起拳头打人,甚至发展成一套拳法,或拿起武器攻击别人等等,无不是受无明的驱动,所造作出来的染业。从广义来讲,人类整个身体动作都是身业的范围,是众染污中而起的,和佛菩萨清净的身密不同。

三密可分为有相、无相二种:有相三密是佛与众生互融,入於瑜伽境界,行者身结印即身密,口诵真言即语密、意观本尊即意密,称为有相三密。无相三密是指行者所有身、语之行为、自心所思惟者皆为三密,称为无相三密。

《大日经》卷六〈本尊三昧品〉印契可分成有形、无形二种,《大日经疏》卷二十解释:“印形亦有二种,谓有形、无形也。形即是青、黄、赤、白等色,方、圆、三角等形,屈、伸、坐、立及所住处之类也,印谓所执印即刀、轮、羂索、金刚杵之类也。初心别缘而观,谓先观画尊等。约此而观名为有形。后渐淳纯,又以加持力故自然而现,与心相应。尔时此本尊但从心现,不别外缘,故云无形也。”

而有相三密,是佛菩萨本尊之三密,加持于行者之三业上,故称为三密加持;无相三密,是佛之三密与行者之三密相应融合,故称为三密相应。

密宗依此三密加持、三密相应的广大作用,让我们能转凡夫身而成就佛身,也就是透过身、语、意三密的修持,让我们即身成佛,因此之故,我们当再探讨身、语、意三密的深层意义及其行相,以作为三密修习的前行。

我们平时看到佛菩萨本尊等的图像、塑像,多是以他们身上的持物或手印来判定其尊名。

其实,不论是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不动佛或药师佛,在他们住世的过程中所结的手印也有彼此相同的。所以,用手印及持物来判断尊名,也不是绝对的分辨方法。但我们若单一的来看各个佛像,从手印还是可以了知其特别的愿力、因缘及特别的悟境,乃至其成道、说法时的特别状况。

例如阿弥陀佛的说法印和接引印是一般人较为熟悉,但其实这手印也在释迦牟尼佛身上出现过,只是现在我们把手印特殊化了。因阿弥陀佛的说法印和接引印特别常用,所以就以此手印分别。再加上九品九生印,这是阿弥陀佛接引九品九生的人时,所示现的特有境界,是依照要往生的人的境界所现,给他们导引而九个手印并不是一定如此,只是在密教中被特殊化了。阿弥陀佛也可能相应于因缘而在接引上品上生的众生时,示现法界定印,安住在圆满法性。

了解了这个因缘,我们就能更正确的认识手印。

在古代行者修法结手印时,有以下的注意事项。在《大日经疏》卷十三引述善无畏三藏之说法:“西方尤秘印法,作时又极恭敬。要在尊室外之中用语空静清洁之处,当澡浴严身,若不能一一浴者,必须洗净手,漱口,以涂香涂手等方得作也。又作时须正威仪,跏趺等坐。不尔得罪,令法不得速成。”大意是说结手印时,在环境上要选择清洁的静室,沐浴净身,端正仪容,结跏趺,方可结印。若无法沐浴,也要先净手、漱口,以香涂手,以此表示恭敬慎重之意。此外,《青龙寺仪轨》中亦说,结印之际祈念诸佛加被,则可悉地。

此外,经中也说,结契印时,不应于显露处,如《陀罗尼集经》卷一中说:“露处作印咒法者,为恶鬼神之所得便。”又说,于本尊像前作印,应以袈裟或净巾覆盖。所以日本东密通常在袈裟下或法衣袖中结印,但是台密则无如此。

十指的别称

密教中对结印之两手及十指有特殊的称呼,一般称两手为二羽、日月掌、二掌;称十指为十度(十波罗蜜)、十轮、十莲、十法界、十真如、十峯。并将两手配于金刚界与胎藏界,或配于定与慧,理与智等,如下表所列:(略)

而将五指配于五蕴、五佛顶、五根、五字、五大等;十指配于十度,如下表所列:(略)

其中,以五字来代表手指的经轨有:《摄大轨》、《莲华部心轨》。

以五大来代表手指的经轨有:《胎藏梵字次第》、《胎藏备在次第》、《大日经》、《大日经疏》、《胎藏四部轨》、《苏悉地经》、善无畏译《尊胜轨》、《吽迦陀野轨》。

以五根来代表者则出于《阿閦轨》,以五蕴表之者,则出于金刚智所译之《毗沙门天王轨》。以五佛顶表之者,则出于不空译《一字顶轮王轨》、《奇特佛顶轨》、《药师消灾轨》。

密教的基本手印

密教之手印极多,通常以十二合掌及四种拳为基本印,其十二合掌、四种拳如下。

十二合掌:

第七归命合掌,梵文钵罗拏摩(pranama):合掌,十指头相叉,以右加左,如金刚合掌也。

第八反叉合掌,梵文微钵哩哆(viparita):以右手加左,反掌,以十指头相绞,亦以右手指加于左手指上。

第九反背互相著合掌,梵文毗钵罗曳萨哆(Viparyasta):以右手仰左手上,以左手覆在右手下,略似定印。

第十横拄指合掌,梵文啼哩曳(tiryak):仰二手掌,令二中指头相接。

第十一覆手向下合掌,梵文阿驮罗(adhara):覆两掌,亦以二中指相接。

第十二覆手合掌,梵文同于第十一:并覆两手,以二大指并而相接,十指头向外。

四种拳:

第一坚实合掌,梵文宁尾拏(nivida):合掌,掌中坚相著,十指微离。

第二虚心合掌,梵文三补咤(samputa):十指齐等,头相合,掌心微开。

第三未敷莲合掌,梵文屈满罗(kudmala):如前,空掌内,使稍穹。

第四初割莲合掌,梵文仆拏(bhagna):二地二空并相著,余六指散开,即八叶印也。

第五显露合掌,梵文嗢多那惹(uttanaja):仰两掌相并,而向上。

第六持水合掌,梵文阿陀罗(adhara):并两掌而仰,指头相著,稍屈合之,如掬水状,似饮食印也。

1、莲华拳

莲华拳又称为胎拳。常被用为胎藏部的印母。其印相是握头反指以下之四指,以大指压头指中节侧方。如《大日经疏》卷十三所说:“如常作拳法,大指竖之。”关于此莲华拳的代表意义,多指未敷之莲华。

2、金刚拳

金刚拳,主要是被用于金刚顶部。《金刚顶经》中所说羯磨印,都是以此金刚拳为其基本。《大日经疏》说其印相为:“以空指在于掌中而拳之”,《金轮时处轨》说为:“以中指、无名指、小指握大指,以头指拄大指之背。”虽然因流派之不同,金刚拳的结法因而有异,但大多以《金轮时处轨》所说为准。

《金刚顶经》说此金刚拳是“一切如为身语心金刚缚智印。”不空的《般若理趣释》则说:“身、口、意金刚合成名为拳。”两者都认为此金刚拳是表示一切如来身、语、意之三密活动的总持。

金刚拳 莲华拳(胎拳)

3、外缚拳

在《大日经疏》卷十三中,称此为“指在外拳”,但一般只称为外缚。其印相是合叉二手成拳,十指外现。《金刚顶经》称它为金刚缚,并说此金刚缚是“二手如月形”,这是以外缚的掌中圆形表月轮。《金刚顶经》中的三昧耶印等,都是以此外缚拳为其印母。依《金刚顶经略出念诵经》所记载,为观脱出缠缚之月轮而修菩提心观时,须结此外缚印。

4、内缚拳

《大日经疏》称之为第二拳。其印相是十指交叉,十指均屈向掌中。

上述的莲华拳、金刚拳、外缚拳、内缚拳等四类,若再加上忿怒拳、如来拳则成六拳。所谓的忿怒拳,是以无名指、中指握大拇指,竖头指与小指并稍屈如牙。所谓如来拳,是左手作莲华拳,右手作金刚拳,并以右手金刚拳握左手的大拇指。

内缚拳 外缚拳

常见的手印

在佛教的造像开始之后,常用印相来表示教义上的意义。随着时代的变迁,教义的解释愈趣复杂,佛像的造像也不断变化,而产生了不同的印相。一般常见的则有:

施无畏印:即右手曲肘朝前,舒五指,手掌向前,即布施无怖畏给与众生的意思,这是佛陀为了救济众生,使他们能够安心,所施予的印相。这种印相与说法时的印相相通用,如在经论中所说的举手说法,即是此印相。

与愿印:即伸手掌向外,指端下垂的手相。这是佛菩萨为应众生的祈求,所作的印相,表示以普救众生的慈悲心施与的意思。

转法轮印 施无畏印

禅定印:这是佛陀入於禅定时所结的手印,在膝上仰左手,并仰右手於其上,两拇指的指头相接,又称为法界定印。

触地印:即伸右手覆于右膝,指头触地,又称为降魔印,这是佛陀成道时所结的印相。

禅定印 触地印

转法轮印:两手置于胸前,右掌与左掌相反,左右诸指轻触之相。

弥陀定印:这是阿弥陀佛如来的印相,即二手相叉,右手置于左手上,两手屈食指,拇指按在食指上。

智拳印 施愿印

以上这些手印,是在密教发展成为大流时,已在佛教造像中常可见到的手印。这些常见的手印,一般是佛在不同的情况下,佛像所显的自然姿势。但是在密教的兴起下,手印的发展愈来愈复杂,并与佛菩萨等内证的境界相应,显现为诸尊的标帜,成为身、语、意三密中的身密。

手印的显现和诸佛的愿力、时空因缘以及众生根器有关。所以释迦牟尼佛在诞生时,所结的手印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而在菩提迦耶成道时,手印是降魔印、触地印。而在修苦行时也可说是身印,整个人非常削瘦,手结定印。

降魔印是使一切妄动,属一切六大的妄动全部降伏,不但降伏外在世间也同时降伏内在身心,降伏内在五大的纷扰,也降伏外在山河大地的纷扰。佛陀成道前,内在六大和外在虚空法界的六大造成诸魔前来干扰,因为诸魔相应于一个意识体、一个作用的大力量,所以应缘现起来攻击佛陀。

在因缘上是如此,在法性上可视为内在宇宙和外在宇宙力量的结合来攻击佛陀,所以佛陀要降魔得内证金刚心,身是金刚体,坐是金刚坐,法界被降伏后变为金刚法。

另一常见的手印,则是转法轮印。当佛陀安住在本然法性之后,由于大悲心而转动法轮,所结说法印,全部的手指曲线是圆的,表示以最柔软的心来转动法轮,所以很自然地,佛陀是把法界中圆满的境界转动起来,而降魔印是把体性和外界降伏到不动状况。

到最后佛陀涅盘时,则是结吉祥印,代表完全的休息,回归到法界体性。所以从先起的诞生印起,以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之身印,贯穿十方三世,表成佛力量的开始。如此来观察佛的四个阶段,就能了解同样一尊佛在不同时空、不同因缘所显的不同特质,而佛陀的四种手印也代表了不同的阶段因缘。

此外,智拳印也是常见的手印。胎藏界的大日如来,他的手印是法界定印,代表法界的寂静相,一切在理上是平等的,因此以寂静相来显现。而金刚界的大日如来是智拳印,以智慧为力、以智为拳,代表其智慧上的力量,他以智慧观照理上平等的法界,并以独智来突显。但在内在上是不断回旋,从内到外,全体以智慧为根本力量,所以特别掌握到以智慧观照法界的现象。

一个是理上的结印相,一个是事上完全的智慧彰显,他的智慧了知五大,完全了知的作用是绝对光明的作用。一个属于本觉,一个属于始觉;本觉是平等,始觉是光明和法界自相照应,所以是智慧独朗的状况。因此大日如来在不同的因缘当中显现他的特殊相:在法性的秘密当中,显现寂灭相;在缘起的秘密上,则显现大作用的力量、智慧的力量。

⊙结诵印言时的四处加持、五处加持

结诵印言时,有指定的所谓四处加持或五处加持,在次第中到处可见要在一定之处做加持的语句,而且指示的位置有很重要的意义。例如在护身法中,对莲华部三昧耶的结印说“真言三遍,做顶的右印”,其次在金刚部三昧耶也说“真言诵三遍做顶的左印”,即明确的指定一处。这里所说顶的左右,是相当于胎藏曼荼罗之三部描述的部位。即以中台八叶为中心,右方有莲华部观音院,左方有金刚部金刚手院。依此将莲华部与金刚部的三昧耶印配于左右。

四处是指心、额、喉、顶等四处。配以大日如来的内证智(四智)与四佛如下:

心:大圆镜智——阿閦如来

额:平等性智——宝生如来

喉:妙观察智——阿弥陀如来

顶:成所作智——不空成就如来

加持此四处,行者观想自身成为大日法界身。

五处是指额、右肩、左肩、心、喉五处,出于《八字文殊仪轨》。加持五处,行者观想自身具足五佛,即身成佛。五处五佛的配释如下:

额——大日如来

右肩——宝生佛

左肩——不空成就佛

心——阿閦佛

喉——阿弥陀佛  

除了四处与五处加持之外,还有所谓七处,即在道场观主尊与七处,其代表意义如下:

左膝——莲华部—┐

坛上——佛 部—┼ 胎藏界三部

右膝——金刚部—┘

心——金刚部——┐

额——宝 部——┼

喉——莲华部——┼佛部——金刚界五部

顶——羯磨部——┘   
出处: 发布日期:2008-5-21 6:34:41 录入:管理员
手印又称为印契,现常指密教在修法时,行者双手与手指所结的各种姿势。音译作母陀罗、慕捺罗、母捺罗,或称印相、契印、密印,或单称为“印”。

佛菩萨及本尊的手印,象征其特殊的愿力与因缘,因此我们与其结相同的手印时,会产生特殊的身体的力量和意念的力量,这和佛菩萨及本尊修证的本位力量的身心状况是相应的。

在密教中,手印是指曼荼罗海会诸尊为标示其内证之三昧境界,或修行者为了表达同於诸尊本誓,而於其手指上所结的密印。属于本尊身、语、意三密中之身密。

三密(梵文trini gahyani),是指秘密的三业,即是身密(梵kayaguhya),口密(梵vag-guhya)或称作语密,意密(梵mano-guhya)或称作心密,主要来自密教所说。

由于佛陀的三密作用极为微细甚深,非思惟所及,连十地菩萨也不能完全了知,故称三密,与众生之三业相应,能生起不可思议之大用。

众生之三业,虽然是染杂的,但却能契合佛之三密,且含摄於其中,而众生自心体性同于佛之三密,即众生三业实相皆是法性之作用,与佛之三密平等无二,所以也称为三密。

众生之三密中,行者手作本尊之印契,乃至行、住、坐、卧等一切事业,皆称之身密;口诵真言,乃至一切言语等口业,皆称语密;心中观本尊,乃至随一切因缘起念,各种事业,皆称为意密。

广泛的身密不是只有手印而已,任何的体姿都是属于身密的范围。人类的手很灵巧能够做出各种姿势,但都是建立在染污的无明上,所造作的动力都是来自食、瞋、痴、慢、疑。例如,因为愤怒而举起拳头打人,甚至发展成一套拳法,或拿起武器攻击别人等等,无不是受无明的驱动,所造作出来的染业。从广义来讲,人类整个身体动作都是身业的范围,是众染污中而起的,和佛菩萨清净的身密不同。

三密可分为有相、无相二种:有相三密是佛与众生互融,入於瑜伽境界,行者身结印即身密,口诵真言即语密、意观本尊即意密,称为有相三密。无相三密是指行者所有身、语之行为、自心所思惟者皆为三密,称为无相三密。

《大日经》卷六〈本尊三昧品〉印契可分成有形、无形二种,《大日经疏》卷二十解释:“印形亦有二种,谓有形、无形也。形即是青、黄、赤、白等色,方、圆、三角等形,屈、伸、坐、立及所住处之类也,印谓所执印即刀、轮、羂索、金刚杵之类也。初心别缘而观,谓先观画尊等。约此而观名为有形。后渐淳纯,又以加持力故自然而现,与心相应。尔时此本尊但从心现,不别外缘,故云无形也。”

而有相三密,是佛菩萨本尊之三密,加持于行者之三业上,故称为三密加持;无相三密,是佛之三密与行者之三密相应融合,故称为三密相应。

密宗依此三密加持、三密相应的广大作用,让我们能转凡夫身而成就佛身,也就是透过身、语、意三密的修持,让我们即身成佛,因此之故,我们当再探讨身、语、意三密的深层意义及其行相,以作为三密修习的前行。

我们平时看到佛菩萨本尊等的图像、塑像,多是以他们身上的持物或手印来判定其尊名。

其实,不论是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不动佛或药师佛,在他们住世的过程中所结的手印也有彼此相同的。所以,用手印及持物来判断尊名,也不是绝对的分辨方法。但我们若单一的来看各个佛像,从手印还是可以了知其特别的愿力、因缘及特别的悟境,乃至其成道、说法时的特别状况。

例如阿弥陀佛的说法印和接引印是一般人较为熟悉,但其实这手印也在释迦牟尼佛身上出现过,只是现在我们把手印特殊化了。因阿弥陀佛的说法印和接引印特别常用,所以就以此手印分别。再加上九品九生印,这是阿弥陀佛接引九品九生的人时,所示现的特有境界,是依照要往生的人的境界所现,给他们导引而九个手印并不是一定如此,只是在密教中被特殊化了。阿弥陀佛也可能相应于因缘而在接引上品上生的众生时,示现法界定印,安住在圆满法性。

了解了这个因缘,我们就能更正确的认识手印。

在古代行者修法结手印时,有以下的注意事项。在《大日经疏》卷十三引述善无畏三藏之说法:“西方尤秘印法,作时又极恭敬。要在尊室外之中用语空静清洁之处,当澡浴严身,若不能一一浴者,必须洗净手,漱口,以涂香涂手等方得作也。又作时须正威仪,跏趺等坐。不尔得罪,令法不得速成。”大意是说结手印时,在环境上要选择清洁的静室,沐浴净身,端正仪容,结跏趺,方可结印。若无法沐浴,也要先净手、漱口,以香涂手,以此表示恭敬慎重之意。此外,《青龙寺仪轨》中亦说,结印之际祈念诸佛加被,则可悉地。

此外,经中也说,结契印时,不应于显露处,如《陀罗尼集经》卷一中说:“露处作印咒法者,为恶鬼神之所得便。”又说,于本尊像前作印,应以袈裟或净巾覆盖。所以日本东密通常在袈裟下或法衣袖中结印,但是台密则无如此。

十指的别称

密教中对结印之两手及十指有特殊的称呼,一般称两手为二羽、日月掌、二掌;称十指为十度(十波罗蜜)、十轮、十莲、十法界、十真如、十峯。并将两手配于金刚界与胎藏界,或配于定与慧,理与智等,如下表所列:(略)

而将五指配于五蕴、五佛顶、五根、五字、五大等;十指配于十度,如下表所列:(略)

其中,以五字来代表手指的经轨有:《摄大轨》、《莲华部心轨》。

以五大来代表手指的经轨有:《胎藏梵字次第》、《胎藏备在次第》、《大日经》、《大日经疏》、《胎藏四部轨》、《苏悉地经》、善无畏译《尊胜轨》、《吽迦陀野轨》。

以五根来代表者则出于《阿閦轨》,以五蕴表之者,则出于金刚智所译之《毗沙门天王轨》。以五佛顶表之者,则出于不空译《一字顶轮王轨》、《奇特佛顶轨》、《药师消灾轨》。

密教的基本手印

密教之手印极多,通常以十二合掌及四种拳为基本印,其十二合掌、四种拳如下。

十二合掌:

第七归命合掌,梵文钵罗拏摩(pranama):合掌,十指头相叉,以右加左,如金刚合掌也。

第八反叉合掌,梵文微钵哩哆(viparita):以右手加左,反掌,以十指头相绞,亦以右手指加于左手指上。

第九反背互相著合掌,梵文毗钵罗曳萨哆(Viparyasta):以右手仰左手上,以左手覆在右手下,略似定印。

第十横拄指合掌,梵文啼哩曳(tiryak):仰二手掌,令二中指头相接。

第十一覆手向下合掌,梵文阿驮罗(adhara):覆两掌,亦以二中指相接。

第十二覆手合掌,梵文同于第十一:并覆两手,以二大指并而相接,十指头向外。

四种拳:

第一坚实合掌,梵文宁尾拏(nivida):合掌,掌中坚相著,十指微离。

第二虚心合掌,梵文三补咤(samputa):十指齐等,头相合,掌心微开。

第三未敷莲合掌,梵文屈满罗(kudmala):如前,空掌内,使稍穹。

第四初割莲合掌,梵文仆拏(bhagna):二地二空并相著,余六指散开,即八叶印也。

第五显露合掌,梵文嗢多那惹(uttanaja):仰两掌相并,而向上。

第六持水合掌,梵文阿陀罗(adhara):并两掌而仰,指头相著,稍屈合之,如掬水状,似饮食印也。

1、莲华拳

莲华拳又称为胎拳。常被用为胎藏部的印母。其印相是握头反指以下之四指,以大指压头指中节侧方。如《大日经疏》卷十三所说:“如常作拳法,大指竖之。”关于此莲华拳的代表意义,多指未敷之莲华。

2、金刚拳

金刚拳,主要是被用于金刚顶部。《金刚顶经》中所说羯磨印,都是以此金刚拳为其基本。《大日经疏》说其印相为:“以空指在于掌中而拳之”,《金轮时处轨》说为:“以中指、无名指、小指握大指,以头指拄大指之背。”虽然因流派之不同,金刚拳的结法因而有异,但大多以《金轮时处轨》所说为准。

《金刚顶经》说此金刚拳是“一切如为身语心金刚缚智印。”不空的《般若理趣释》则说:“身、口、意金刚合成名为拳。”两者都认为此金刚拳是表示一切如来身、语、意之三密活动的总持。

金刚拳 莲华拳(胎拳)

3、外缚拳

在《大日经疏》卷十三中,称此为“指在外拳”,但一般只称为外缚。其印相是合叉二手成拳,十指外现。《金刚顶经》称它为金刚缚,并说此金刚缚是“二手如月形”,这是以外缚的掌中圆形表月轮。《金刚顶经》中的三昧耶印等,都是以此外缚拳为其印母。依《金刚顶经略出念诵经》所记载,为观脱出缠缚之月轮而修菩提心观时,须结此外缚印。

4、内缚拳

《大日经疏》称之为第二拳。其印相是十指交叉,十指均屈向掌中。

上述的莲华拳、金刚拳、外缚拳、内缚拳等四类,若再加上忿怒拳、如来拳则成六拳。所谓的忿怒拳,是以无名指、中指握大拇指,竖头指与小指并稍屈如牙。所谓如来拳,是左手作莲华拳,右手作金刚拳,并以右手金刚拳握左手的大拇指。

内缚拳 外缚拳

常见的手印

在佛教的造像开始之后,常用印相来表示教义上的意义。随着时代的变迁,教义的解释愈趣复杂,佛像的造像也不断变化,而产生了不同的印相。一般常见的则有:

施无畏印:即右手曲肘朝前,舒五指,手掌向前,即布施无怖畏给与众生的意思,这是佛陀为了救济众生,使他们能够安心,所施予的印相。这种印相与说法时的印相相通用,如在经论中所说的举手说法,即是此印相。

与愿印:即伸手掌向外,指端下垂的手相。这是佛菩萨为应众生的祈求,所作的印相,表示以普救众生的慈悲心施与的意思。

转法轮印 施无畏印

禅定印:这是佛陀入於禅定时所结的手印,在膝上仰左手,并仰右手於其上,两拇指的指头相接,又称为法界定印。

触地印:即伸右手覆于右膝,指头触地,又称为降魔印,这是佛陀成道时所结的印相。

禅定印 触地印

转法轮印:两手置于胸前,右掌与左掌相反,左右诸指轻触之相。

弥陀定印:这是阿弥陀佛如来的印相,即二手相叉,右手置于左手上,两手屈食指,拇指按在食指上。

智拳印 施愿印

以上这些手印,是在密教发展成为大流时,已在佛教造像中常可见到的手印。这些常见的手印,一般是佛在不同的情况下,佛像所显的自然姿势。但是在密教的兴起下,手印的发展愈来愈复杂,并与佛菩萨等内证的境界相应,显现为诸尊的标帜,成为身、语、意三密中的身密。

手印的显现和诸佛的愿力、时空因缘以及众生根器有关。所以释迦牟尼佛在诞生时,所结的手印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而在菩提迦耶成道时,手印是降魔印、触地印。而在修苦行时也可说是身印,整个人非常削瘦,手结定印。

降魔印是使一切妄动,属一切六大的妄动全部降伏,不但降伏外在世间也同时降伏内在身心,降伏内在五大的纷扰,也降伏外在山河大地的纷扰。佛陀成道前,内在六大和外在虚空法界的六大造成诸魔前来干扰,因为诸魔相应于一个意识体、一个作用的大力量,所以应缘现起来攻击佛陀。

在因缘上是如此,在法性上可视为内在宇宙和外在宇宙力量的结合来攻击佛陀,所以佛陀要降魔得内证金刚心,身是金刚体,坐是金刚坐,法界被降伏后变为金刚法。

另一常见的手印,则是转法轮印。当佛陀安住在本然法性之后,由于大悲心而转动法轮,所结说法印,全部的手指曲线是圆的,表示以最柔软的心来转动法轮,所以很自然地,佛陀是把法界中圆满的境界转动起来,而降魔印是把体性和外界降伏到不动状况。

到最后佛陀涅盘时,则是结吉祥印,代表完全的休息,回归到法界体性。所以从先起的诞生印起,以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之身印,贯穿十方三世,表成佛力量的开始。如此来观察佛的四个阶段,就能了解同样一尊佛在不同时空、不同因缘所显的不同特质,而佛陀的四种手印也代表了不同的阶段因缘。

此外,智拳印也是常见的手印。胎藏界的大日如来,他的手印是法界定印,代表法界的寂静相,一切在理上是平等的,因此以寂静相来显现。而金刚界的大日如来是智拳印,以智慧为力、以智为拳,代表其智慧上的力量,他以智慧观照理上平等的法界,并以独智来突显。但在内在上是不断回旋,从内到外,全体以智慧为根本力量,所以特别掌握到以智慧观照法界的现象。

一个是理上的结印相,一个是事上完全的智慧彰显,他的智慧了知五大,完全了知的作用是绝对光明的作用。一个属于本觉,一个属于始觉;本觉是平等,始觉是光明和法界自相照应,所以是智慧独朗的状况。因此大日如来在不同的因缘当中显现他的特殊相:在法性的秘密当中,显现寂灭相;在缘起的秘密上,则显现大作用的力量、智慧的力量。

⊙结诵印言时的四处加持、五处加持

结诵印言时,有指定的所谓四处加持或五处加持,在次第中到处可见要在一定之处做加持的语句,而且指示的位置有很重要的意义。例如在护身法中,对莲华部三昧耶的结印说“真言三遍,做顶的右印”,其次在金刚部三昧耶也说“真言诵三遍做顶的左印”,即明确的指定一处。这里所说顶的左右,是相当于胎藏曼荼罗之三部描述的部位。即以中台八叶为中心,右方有莲华部观音院,左方有金刚部金刚手院。依此将莲华部与金刚部的三昧耶印配于左右。

四处是指心、额、喉、顶等四处。配以大日如来的内证智(四智)与四佛如下:

心:大圆镜智——阿閦如来

额:平等性智——宝生如来

喉:妙观察智——阿弥陀如来

顶:成所作智——不空成就如来

加持此四处,行者观想自身成为大日法界身。

五处是指额、右肩、左肩、心、喉五处,出于《八字文殊仪轨》。加持五处,行者观想自身具足五佛,即身成佛。五处五佛的配释如下:

额——大日如来

右肩——宝生佛

左肩——不空成就佛

心——阿閦佛

喉——阿弥陀佛  

除了四处与五处加持之外,还有所谓七处,即在道场观主尊与七处,其代表意义如下:

左膝——莲华部—┐

坛上——佛 部—┼ 胎藏界三部

右膝——金刚部—┘

心——金刚部——┐

额——宝 部——┼

喉——莲华部——┼佛部——金刚界五部

顶——羯磨部——┘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