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命旨归》

详细阐述唐宋时期三命八字理论的师门秘抄

 
 
 

日志

 
 

文心雕龙译注·三三、声律   

2010-01-08 09:47:02|  分类: 声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律》是 《文心雕龙》的第三十三篇。从《声律》到《练字》的七篇,就是刘勰的所谓“阅声字”部分。这部分主要是论述修辞技巧上的一些问题,并从理论上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本篇专论声律的运用,也讲到一些声律上的理论问题。

  全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讲研究声律对文学创作的必要。刘勰认为声律是总结人的发音规律而来的,而语言不仅是表达思想的重要工具,更是构成文学作品的“关键”,这是必须研究声律的原因之一。语言的声音有高低抑扬之别,有因发音部位不同而形成的种种差异,怎样掌握这些特点,使语言的运用合于宫商,是必须研究声律的理由之二。最后从人的发音与乐器发音之别,说明人的发音规律不易掌握,所以必须研究有关声律的理论。

  第二部分就主要是从理论上来探讨写作上的声律问题。其中涉及双声、叠韵,平仄的配合以及和声、押韵等。刘勰正处于四声初步形成的时期,当时论音韵的人虽大都借用古代的五音来讲四声,但四声的特点已基本明确了;平上去入的名称当时还未广泛运用,但从《诗品序》中的“平上去入,则余病未能”来看,可能在刘勰生活的齐梁时期,已在诗歌创作的实践中有所运用了。刘勰在本篇虽未讲到平上去入,但平仄错综配合的基本道理已讲得相当明确了。刘勰和沈约的认识大致相近,只是侧重于自然音律,而没有提出拘忌文意的烦琐规定。

  第三部分主要是联系具体作家讲正声和方言的利弊,进一步总结掌握正确音律的必要。刘勰认为运用正确的音韵,就能势如转圜,无往不适;运用错误的音韵,就如圆凿方枘,难以调和。这自然是有道理的。但他肯定以《诗经》为代表的正声,而不满于《楚辞》的楚声,一再斥《楚辞》为“讹韵”、“讹音”,这显然和他宗经的正统思想有关。诗文中杂用方言土语,虽有可能造成音韵的不谐,但对文学作品来说,既不应一概排斥方言,更不应以此区分“正响”与“讹音”而贬低《楚辞》。

(一)
  夫音律所始,本于人声者也。声含宫商1,肇自血气2,先王因之,以制乐歌。故知器写人声,声非学器者也3。故言语者,文章神明枢机4,吐纳律吕5,唇吻而已6。古之教歌,先揆以法7,使疾呼中宫8,徐呼中徵9。夫商徵响高,宫羽声下10;抗喉矫舌之差11,攒唇激齿之异12,廉肉相准13,皎然可分14。今操琴不调15,必知改张16;摘文乖张17,而不识所调。响在彼弦,乃得克谐,声萌我心18,更失和律,其故何哉?良由内听难为聪也19。故外听之易,弦以手定;内听之难,声与心纷20。可以数求21,难以辞逐22。

〔译文〕
  音律的产生,原是从人的声音开始的。人声具有五音,来自先天的气性,古代帝王就是根据人声的五音来制乐作歌的。由此可见,乐器的声音,是表现人的声音,而不是人的声音仿效乐器。所以,语言是构成文章的关键,更是表达思想的枢纽;至于语言的音韵,则是求其和人的口吻协调而已。古代教唱歌,首先要琢磨发音的方法,使疾呼合于宫音,徐呼合于徵音。属清声的徵、羽二音强,属浊声的宫、商二音弱;高亢的喉音和伸直的舌音各异,聚合的唇音和急激的齿音有别,强音和弱音相对:这些区别都是很明显的。如果弹琴时声音不协调,自然知道对弦柱加以调整;写文章时要是声律失调,就不易弄清从何调整了。琴弦发出的声音,尚能使之和谐,发自作者内心的声音,反而不能和谐,这是什么原因呢?主要就因为在外的声音容易辨识,内心的声音不易认清。在外的声音容易掌握,是由于可以用手决定琴弦;内心的声音不好控制,则由于声音和心思纷乱不一。这只能从掌握音律技巧来求得解决,是难以用文辞说明白的。
       〔注释〕
  1 宫商:五音(宫、商、角、徵、羽)中的两种,这里指五音。  2 肇(zhào赵):开始。血气:天生的气性。本书《体性》篇:“才力居中,肇自血气。”  3 学:王利器校作“效”,仿效。  4 “文章神明枢机”三句:这三句现存两种不同理解,录以备考:一、黄侃《文心雕龙札记》认为“‘文章’下当脱二字”。范文澜注:“按‘文章’下疑脱‘关键’二字。言语,谓声音,此言声音为文章之关键,又为神明之枢机;声音通畅,则文采鲜而精神爽矣。至于律吕之吐纳,须验之唇吻,以求谐适,下赞所云‘吹律胸臆,调钟唇吻’,即其义也。《神思》篇用‘关键’、‘枢机’字。”二、杨明照校本断此三句为:“文章神明,枢机吐纳,律吕唇吻而已。”朱星以为:“黄季刚氏以为文章下当脱二字,……都是想象,没有根据。果如黄氏所说,则唇吻二字下也当脱二字了。其实本不脱字。刘勰在此对言语作了一个全面的解释,除了文章神明(这是思想内容等)外,还有形式上的部分,就是枢机吐纳(这是字句的吐属),律吕唇吻(这是音韵问题)。”(见《天津师院学报》1979年第一期)译文以范说为主。神明:《黄帝内经·灵兰秘典论》:“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神明指人的精神,精神既出于心,就和人的心思有密切联系,刘勰这里便借以指文章的思想内容。本书《附会》篇曾说:“必以情志为神明。”枢机:和“关键”意近。《周易·系辞上》:“言行君子之枢机。”韩康伯注:“枢机,制动之主。”  5 吐纳:呼吸,这里指发言。律吕:乐律的总称。  6 唇吻:指口吻协调,  7 揆(kuí葵):测度。  8 疾呼:发声快的强音。中(zhòng众)宫:合于宫声。  9 涂呼:发声缓的弱音。以上几句是借用《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中的话,原文是:“教歌者,先揆以法,疾呼中宫,徐呼中徵。”  10 商徵响高,宫羽声下:刘永济《文心雕龙校释》认为当作“徵羽响高,宫商声下”。《礼记·月令》:“其音角。”郑玄注:“凡声尊卑,取象五行,数多者浊,数少者清;大不过宫,细不过羽。”据《史记·律书》,五音的律数,以宫商最多,徵羽最小,角声居中。清声音高,浊声音低,因此,这两句应为徵羽响高,宫商声低。  11 抗:高亢。喉:喉音。矫:《广雅·释诂》:“直也。”舌:舌音。  12 攒(cuán窜阳):聚合。唇:唇音。激:急切。齿:齿音。  13 廉肉:指音的强弱。《礼记·乐记》:“使其曲直繁瘠,廉肉节奏,足以感动人之善心而已矣。”郑注:“繁瘠廉肉,声之鸿杀也。”鸿指强,杀指弱。相准:相对的意思。  14 皎然:明白,清楚。  15 操琴:弹琴。  16 改张:改弦更张。《汉书·董仲舒传》:“窃譬之琴瑟不调,甚者必解而更张之,乃可鼓也。”  17 摘文:一作“摛文”。摛(chī痴):指写作。乖张:不正常。  18 萌:初生。  19 良由:杨明照校,此二字下脱“外听易为察”五字(见明人徐元太《喻林》卷八十九引)。外听:指乐器声。内听:指作者的心声。察、聪:都指能听清楚,明白。  20 纷:乱貌,这里指不一致。  21 数:方法,这里指声律,即下面所讲“声有飞沈”等。  22 难以辞逐:指难以用文辞说清楚。此句和《神思》篇的“言所不追”意同。
 
  
(二)
  凡声有飞沈1,响有双叠2;双声隔字而每舛3,叠韵杂句而必睽4;沈则响发而断5,飞则声飏不还6:并辘轳交往7,逆鳞相比8;迂其际会9,则往蹇来连10,其为疾病,亦文家之吃也11。夫吃文为患,生于好诡12,逐新趣异13,故喉唇纠纷14;将欲解结,务在刚断15。左碍而寻右,末滞而讨前16,则声转于吻,玲玲如振玉17;辞靡于耳18,累累如贯珠矣19。是以声画妍蚩20,寄在吟咏,吟咏滋味21,流于字句,气力穷于和、韵22:异音相从谓之和23,同声相应谓之韵24。韵气一定25,故余声易遣26;和体抑扬27,故遗响难契28。属笔易巧29,选和至难30;缀文难精31,而作韵甚易。虽纤意曲变32,非可缕言33,然振其大纲34,不出兹论。

〔译文〕
  字声有的飞扬,有的低沉,有的是双声,有的是叠韵;双声字中间被其他字隔开,就往往不协调,叠韵词分离在两处,就必然违背声律;一个句子的字声全是低沉的,声音就像要断气一样,全是高昂的,就一直上升而不婉转:应使低昂之声像转动辘轳一样相互交错,像鱼龙的鳞甲那样整齐排列;声律的适当配合稍有错乱,就会前阻后碍,这种毛病,就是文人的口吃病了。口吃的病根,在于作者爱好诡奇;一心去追逐新奇,就造成发音的杂乱。要想解除这种毛病,首先必须坚决割断对怪异的爱好。左边受阻就从右边想办法,后边积滞就疏通前面,这就可使声音转动在口中,像振动玉器玲玲作响;悦耳的辞句,如成串的珍珠相联不绝。所以,表达思想感情的作品,好坏寄托在吟咏上,诗歌的滋味从句子的安排中流露出来,工夫全在句子的“和”与句未的“韵”上:不同字调的适当配合就叫“和”,同韵的字相呼应就叫“韵”。句末用韵是有定的,确定之后其余的韵都好处理;句子的和谐有高低抑扬的不同,要句子之间配合好就比较困难了。一般散文容易写得精巧,但要把一篇散文的声律调配和谐就很难;诗歌写作虽不易精巧,押韵却是比较容易的。声律上很多细微不明显的变化,虽然不能一一讲到,但举其大要,基本上不出以上所论。
       〔注释〕
  1 飞沈:声音的抑扬,相当于平声和仄声。  2 双叠:双声叠韵。两字声母相同为双声,韵母相同为叠韵。  3 双声隔字:这和传为沈约提出的作诗八病(平头、上尾、蜂腰、鹤膝、大韵、小韵、旁纽、正纽)中的“旁纽”相似。《文镜秘府论》西卷引元氏云:“旁纽者,一韵之内,有隔字双声也。”如“鱼游见风月,兽走畏伤蹄”两句中“鱼”和“月”,“兽”和“伤”是双声,其中隔以它字,就是犯“旁纽”病。舛(chuǎn喘):差错。  4 叠韵杂句:《文镜秘府论》天卷引此句作“叠韵离句其必睽”。叠韵离句和八病中的“小韵”相似。西卷释“小韵”说:“除韵以外,而有迭相犯者,名为犯小韵病是也。”如陆机诗“嘉树生朝阳,凝霜封其条”二句的“阳”、“霜”同韵,就是犯“小韵”病。睽(kui葵):违背,不合。  5 沈:指纯用低沈的仄声字。而断:《文镜秘府论》天卷引作“如断”。  6 飞:指纯用昂扬的平声字。飏(yáng扬):飞扬。  7 辘轳(lùlú鹿卢):井上汲水的起重具。交往:用辘轳转动,比喻飞沈平仄的字声相交错。  8 逆鳞:相传龙的喉下有逆鳞,常用以比喻不可触犯的危险之处(见《韩非子·说难》)。这里是借指鳞甲的排列严密有序。相比:《史记·天官书》:“危东六星,两两相比。”指排列紧密。以上两句,即沈约所谓:“欲使宫羽相变,低昂互节,若前有浮声,则后须切响。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宋书·谢灵运传论》)  9 迂:错失。《荀子·荣辱》:“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杨倞注:“迂,失也。”际会:指平仄飞沈的适当配合。《周易·坎卦》:“刚柔际也。”王弼注:“刚柔相比而相亲焉,际之谓也。”  10 往蹇(jiān简)来连(niǎn碾):这是《周易·蹇卦》中的一句。王弼注:“往则无应,来则乘刚;往来皆难,故曰往蹇来连。”蹇:不顺利。连:难。  11 吃:口吃,说话结巴不清。  12 诡(guǐ鬼),不正常。  13 趣:同趋。  14 纠纷:杂乱。  15 刚断:坚决果断。  16 滞:阻塞,和上句“碍”字意近。  17 玲玲(líng灵):玉相击的声音。  18 靡:轻丽,这里指声音的动听。  19 累累:联贯成串。《礼记·乐记》:“累累乎端如贯珠。”郑注:“言歌声之著动人心之审,如有此事。”  20 声画:扬雄《法言·问神》:“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这里借指表达思想感情的作品。妍蚩(chī痴):指作品的好坏。  21 “吟咏滋味”二句:“吟咏”二字是衍文。《文镜秘府论》天卷引为一句作“滋味流于下句”,译文据此。下句:对字句的处理。  22 气力:这里指才力,工夫。南齐谢赫《古画品录·夏瞻》:“虽气力不足,而精采有余。”和:和谐。韵:押韵。  23 异音:指句内平仄的不同。  24 同声:指句末的押韵相同。  25 —定:即有定,如首韵用“东”,其他韵脚也用同一韵部的韵。  26 余声:指其他韵脚。  27 体:和上面所说“韵气”和“气”略同,都指韵、和之事。  28 遗响:和上面说的“余声”意同,指其他字声。诗句的平仄声调,不仅同一句内要上下协调,还要和其他句子协调,所以说“难契”。契:合。  29 属笔:一般散文写作。笔:指无韵的散文。  30 选:选择,引申为做到的意思,与下文“作韵”的“作”字意近。  31 缀(zhuì坠)文:指诗歌写作。缀:辑,辑字成文,即写作。文:指有韵的诗文。  32 纤意:一作“纤毫”,指音律上的细微之处。曲:隐微,不明。  33 缕(lǚ吕)言:逐一详论。  34 振:举。
 
  
(三)
  若夫宫商大和,譬诸吹籥1;翻回取均2,颇似调瑟3。瑟资移柱,故有时而乖贰4;籥含定管,故无往而不壹5。陈思、潘岳6,吹籥之调也7;陆机、左思8,瑟柱之和也9。概举而推,可以类见。又《诗》人综韵10,率多清切11;《楚辞》辞楚12,故讹韵实繁13。及张华论韵14,谓士衡多楚15;《文赋》亦称知楚不易16,可谓衔灵均之声余17,失黄钟之正响也18。凡切韵之动19,势若转圜20;讹音之作,甚于枘方21。免乎枘方,则无大过矣。练才洞鉴22,剖字钻响;识疏阔略23,随音所遇,若长风之过籁24,南郭之吹竽耳25。古之佩玉26,左宫右徵27,以节其步28,声不失序;音以律文29,其可忘哉30!

〔译文〕
  至于声律的全面调和,犹如吹奏可以和众声的籥;回旋地运用声韵,就像调和较复杂的瑟。调和瑟音须要移动弦柱,所以常常会出现不协调的情形;籥的管、孔有定,因而任意吹奏都可一致。曹植和潘岳的作品,就如吹籥的无处不谐;陆机和左思的作品,就像调瑟的常有不和。这只是略举大概,其他作家作品可由此类推。此外,《诗经》的作者运用音韵,大都清楚准确;《楚辞》用的是楚地的声音,所以错乱的声韵很多。到西晋张华论韵,曾说陆机作品中的楚音很多;他的楚音正如《文赋》中所说的“不能改变”。这就可说是屈原作品的余响,有失于雅正的声韵了。切合的声韵运用起来,势如圆形物体的转动:不协调的音韵运用起来,就比在圆孔中投方榫还困难。写作中能避免圆凿方榫,就不会出大的毛病了。音律精深的作者,要仔细剖析文字的声音;不很懂声律的作者,用到什么字就是什么音,这就好像远风通过物体的孔穴而发出的声响,或者是南郭先生的滥竽充数了。古人身上佩带玉器,发出的声音左边合于宫声,右边合于徵声,使步行有一定的度数,因而声音毫不混乱;何况用音韵使诗文合律,怎能轻易忽视呢?
       〔注释〕
  1 籥(yuè月):一种似笛的管乐器。《风俗通》:“籥,乐之器,竹管三孔,所以和众声也。”(卷六)  2 翻回:旋转。均:即韵。《文选·啸赋》:“音均不恒,曲无定制。”李善注:“均,古韵字也。《鹖冠子》曰:五声不同均,然其可喜一也。”(卷十八)这几句中的“和”、“均”是泛指,和上段所讲的“和”难“韵”易不同,所以下面又有“瑟柱之和”的说法。  3 瑟:(sè涩):似琴的弦乐器,一般是二十五弦,弦各一柱。  4 乖贰:不协调。  5 壹:一致,即协调。  6 陈思:曹植。潘岳:字安仁,西晋文学家。  7 吹籥之调:喻曹植、潘岳的作品属正声,能够无往不协。  8 陆机:字士衡,西晋文学家。左思:字太冲,西晋文学家。  9 瑟柱之和:喻陆机、左思的作品中杂有方言,音律有时乖违。陆机是吴人,左思是齐人。  10 《诗》人:指《诗经》的作者。综:织机上使经线上下分开以织纬线的装置,这里借指组织、运用。  11 率:都。清切:清楚准确。  12 辞楚:指《楚辞》用楚音写成。  13 讹(é俄):错误。  14 张华:字茂先,西晋文学家。  15 多楚:陆机的弟弟陆云在《与兄平原书》中曾讲到:“张公(即张华)语云云:兄文故自楚。”(见《全晋文》卷一百零二)  16 知楚:这两个字是衍文。不易:《文赋》论篇中警策曾说“亮功多而累寡,故取足而不易”,指警句在作品中的作用是功多累寡,不能改变,与声律无关。黄侃认为“彦和盖引其言以明士衡多楚,不以张公之言而变”(《文心雕龙札记》)。  17 灵均:屈原的字。声余:和下句“正响”二字相对应,当是“余声”,指《楚辞》的继续。  18 黄钟:十二律之一,这里泛指乐律。正响:指以《诗经》为代表的雅正之音。  19 切韵:切合的声韵。动:和下句“作”字意近,都有运用之意。  20 转圜(huán环):圆形物体的转动,喻声韵的圆转。  21 枘(ruì瑞)方:宋玉《九辩》:“圜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鋙(jǔyǔ举语)而难入。”意为用方榫(sǔn损)插入圆孔是困难的。刘勰借用此意指讹音之难谐。  22 练:熟练。洞鉴:深明,彻底了解。这句指精通音律的作者。  23 识疏:一作“疏识”。疏:粗疏。阔略:疏略。这句指音律疏浅的作者。  24 籁(1ài赖):孔穴。  25 南郭吹竽(yú于):《韩非子·内储说上》:“齐宣王使人吹竽,必三百人。南郭处士请为王吹竽,宣王说(悦)之,廪食以数百人。宣王死,湣(mǐn敏)王立,好一一听之,处士逃。”  26 佩:带。  27 左宫右徵:指左右所佩带的玉器发出的声响合于宫、徵。《礼记·玉藻》:“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徵角,左宫羽。”  28 节:节制,指使步行有一定度数。  29 律文:使文合律。  30 忘:一作:“忽”,译文据“忽”字。
 
  
(四)
  赞曰:标情务远1,比音则近2。吹律胸臆3,调钟唇吻4。声得盐梅5,响滑榆槿6。割弃支离7,宫商难隐8。

〔译文〕
  总之,表明情志,应该高远;安排音韵,则须细密。声音发自心胸,协调在于口吻。声韵要如咸盐酸梅配合得当,把榆实、堇菜调和得味美可口;只要摈除那些不正之音,和谐的宫商就自然明显。
       〔注释〕
  1 标:表明,显示。  2 比:并列,这里指对音韵的安排。近:密切。  3 吹律:吐出音律。胸臆:指内心。《文赋》:“思风发于胸臆,意泉流于唇齿。”  4 调钟:协调声律。钟:古代乐器之一,这里指钟律。  5 盐梅:借味的调和指声的调和。《尚书·说命下》:“若作和羹,尔惟盐梅。”盐味咸,梅味酸,是调味的必需品。  6 滑:使菜肴润滑的调料,这里取调和的意思。《周礼·天官·食医》:“调以滑甘。”贾公彦疏:“滑者,通利往来,亦所以调和四味,故云调以滑甘。”榆:木名,实可食。槿(jǐn紧):借指堇,堇菜。  7 支离:不正,指前面说的方言。  8 难隐:不能隐蔽则易显。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