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命旨归》

详细阐述唐宋时期三命八字理论的师门秘抄

 
 
 

日志

 
 

中医解疳蛊  

2017-02-16 15:45:34|  分类: 法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疳蛊者,匪人谓之放蛋,又谓之放疳,又谓之放蜂。惟两粤最多。


  端午日取蜈蚣与各小蛇、蚂蚁、蝉、蛆、蚓、蜒蚰虫、头发等研末;其人常刻一小五瘟神像,在房内或箱内奉之,常将毒药置于神前。


  若将蛇虫等末放肉菜酒饭内与人吃;亦有放在路上踏着即入人身,则药末粘于肠脏之上初吃轻则肚略胀、肚微叫,如粥滚状,如欲泻状,而出恭仍结实,头带黑色。


  若受药重则肚痛,肚常鸣,毒瓦斯冲上,或鼻内如有一二虫,或耳内如有一虫。卧则肚大 鸣如蛇翻状,出恭渐少,或一日一次,或二日一次,带黑色,出亦不多,人必瘦黑。人或静坐,头发内如有蚁咬,以手搓之则无。或夜卧静听,面上如有虫行、如发缠、如蚤咬,或肉忽跳,或身上如蚁咬,或肛门如有小虫、小蛆三四只动,或身上如蚓行,或口旁如有蜒蚰虫粘上,拭之则无迹可寻。或忽然一手麻极、一脚麻极,或半手麻极,或半脚麻极,此皆药毒到处使然。


  或初受毒不知,至三四日后,或因洗身,或因静坐于外如有蜂飞来咬,静听片刻,身上如有数十蚁咬者,搓之则气散不见。此必吃着人蛊药。不知者,未有不疑为风症也。


  但此蛊药在内,治不得法,断不泻出。其药化一点染在脏腑之上,则药气行于周身,气到处即如虫咬,非真虫也。气降于肛门,即如虫动、蛆动、气随粪出,非黑即蓝,亦非真虫。


  受蛊至七八月,药未化尽,肚鸣不歇,其气冲上如蛇翻状,周身如虫行、蚁咬,顶心发凉极如有虫出入,肉内如有虫行、蚁行、小蜈蚣行。而蛊家平日所毒死之冤鬼,与其阴蛇阴


  虫随而阴附之,病者如闻有飞集之声,而旁人不闻者,一见风则更甚,如虫出入毛孔,鼻门如有数十虫飞来集,其则下阴、脚底如蚁咬者,此皆药气行于周身,非真虫也。至此时,则手脚麻木,周身如麻布通风,腠理毛孔皆开,或手指脚趾扯开,或唇掀,或身上肉跳。又加以肿药,则一耳常满,一耳少焦红浓。又加以癫药,则头眩、心昏、肚胀。又加以闷香,则面起紫泡。


  凡中此蛊者,务宜戒色,若不知戒色,小便一见白浊,则秽毒引入膀胱,变成五疳,则疳虫先生于下部,此时则实有虫矣。往往以杨梅疮概之,不数月必死。若止知戒色而不知药方治服,小便虽未见白浊,终死于肿。此皆得之蛊医之言,屡经验者,治法见后苏荷汤四方。


  一中疳蛊小便未见白浊,势虽极危,果能持戒,照方服药,无有不愈。或玉茎旁湿烂,外用槐花一两,白矾二钱,胆草三钱,煎水服之,可也。


  一中疳蛊小便未见白浊,周身虽如蚁、蚤行咬,乃药气行走,并无虫也。不必疑惧,同室之人,任其同卧同餐,断不传染。病者首宜戒色,戒盐荤,戒煎炒,糖食、红枣、甘蔗一切招疳之物,与一切飞禽、水族、鳞、虫腥物。


  一中疳受毒甚者,小便未见白浊,宜食各物(诸中蛊症皆同)∶豆腐、苋菜、蒜、紫苏、薄荷、笋、马肉(甚妙)、青菜、白菜、姜、青瓜(少吃)、黄瓜(少吃)、白瓜(少吃)、芋苗、


  消肿者,果盖毒甚大肠、肺、肝。而薄荷


  而苏


  叶与


  茶油


  一中疳蛊受毒未至极危,及虽极危既服药月余病渐减,凡辣椒、芹菜(少吃)、萝卜(可


  吃,菜叶不可吃)、金针、桐蒿、莴苣、胡椒、醋(少吃)、韭菜、羊肉等物皆可吃,柑、桔


  、棠梨、石榴、萝卜、葛、薯、李、荸荠、西瓜、皆可吃。


  一凡中疳受药轻者,或见风则面上如蚁行发痒,以手搓之则散,见火烘之则止者。或隔


  数日,静听肛门如有三、四小虫动。或时而耳内如有一小蛆跳入,时而鼻内如有一小蛆跳入


  ,或一手麻极,一脚麻极,一月一次,一月几次。或肚时鸣而出恭结实。或因吃发毒之物,


  药气表于外,面上如虱行、如发缠、身上如蚤咬。或以上诸病时有时无者,俱不宜近色。


  一疳蛊服解毒、败毒、发毒之药,则大便秘结者,盖药毒在身,逢解药则降下大肠,毒


  甚者初出恭黑,次出恭青,次出恭蓝,或出恭有恶物如烂木耳者,此乃身上之恶血随肠脏沥


  出也。亦有服药二、三剂而泻血两三日者,病愈更速。盖蛊药在身,其毒瓦斯周流,通身之血


  皆黑,服药之后,旧血泻尽,新血自生,不足畏也。亦有服药月余,毒瓦斯大减,时而粪黄、


  时而粪转黑或蓝者,盖恶血不泻则粪黄,恶血一泻则粪蓝,恶血一点未净则出恭尚时带蓝色


  ,然受毒虽极重,根据方持戒,服药至四五个月后,粪虽不能尽黄,开荤近色无妨,但盐与煎


  炒尚宜戒之。即不戒亦可,惟鸡鸭宜戒三年,鱼虾等腥物宜戒五年。然粪不至于纯黄,则耳


  内、肛门尚有药气出如虫行状,通身或头面上、或发内亦间有药气行动如小蚁咬式,此断不


  可疑惧,乃身上之恶血未能净尽故也。但照后方服药。受毒极重者,开荤盐后,其药仍宜常


  服;无力者,常将紫苏、薄荷、茨菇菜三味煨水当茶吃可也。但看出恭食物全不变,则不用


  服药矣。


  一服药将愈之时、一遇食饭、通身发痒,此乃饭气到处,新血与旧血战也。食毕,气静


  如常。


  一将愈之时,凡所食之物,出恭半不变,或肛门常胀者,此乃蛊毒将净,不可服补药,


  俟至食物全不变则毒尽,以后出恭必黄而病愈矣。


  一凡出恭如有虫三五只随恭出,视之不见者,其粪不黑则蓝,否则必带血丝,此乃毒药


  之气,非真虫也,不必疑惧。


  一凡蛊毒既净,脾胃虚寒,宜服补药。然既服补药之后,时而出恭转蓝,此乃余毒未净


  ,即取紫苏、薄荷二味,加笋水一茶杯,冲水煎服可也。不用戒荤盐煎炒。又受毒轻者,出


  恭仍黄,服解药后,或略带灰白色耳。


  一中疳蛊初服药一二剂,通身发红紫块者无妨,再服药十余剂自消。


  一酒醉后,在酒中吃着蛊毒,肺、肝、心、脾受毒太重,照方服药月余,蛊毒既退,酒


  毒忽发,口舌热烂,则笋水与苏、荷等暂停半月,宜用连翘、生 、甘草、生地、柴胡、槐


  花、黄柏、黄连、元参、石膏等药,用酒与水煎服,俟火退后,仍照原方调治。


  一凡中疳蛊或因吃鱼虾腥物,而毒发于身成癣者,或毒发于脚成 疮者,或毒发于下部


  湿热溃烂者,或毒发手背、虎口、手指间如疥疮出汁,经年不愈者。或因吃马肉发毒之品,


  表其毒出于鼻门出汁者,或时而脚麻,时而肚痛,时而脚酸者。但果中其毒,人多瘦黑,身


  上必有如蚤咬、虫行者。治方与前同,不用戒色,亦不用戒荤盐。


  一凡中疳或一二人,或三五人同在一处受蛊毒,或各在一处受蛊毒,其一人受毒重者先


  发作一二月,或先发半年,诸人渐次方知者,人或疑为传染,此决不可信。予盖得之于蛊医


  之言,兼历试之于中蛊之人者。至一切方书之论蛊论病者,皆不得其详,不足信也。


  一中疳受毒极重者,必吃着药多次,照方持戒,服药至两个月,可吃生冷醋煮对象。至


  六个月虽出恭尚带蓝色,开荤盐煎炒近色无妨,依旧照方加减服药。但看出恭食物皆不变,


  则毒净尽,以后出恭必黄,可以食鸭,惟鸡宜戒一年,鱼虾螺蚌一切水内腥物戒三年,蛇蛤


  终身不可食。中毒轻者,不用戒荤盐煎炒,但戒鸡鱼等物可也。常将紫苏、薄荷二味冲笋水


  少许,同水煎服,久服自愈。


  一凡中疳惟肺经受毒重,不宜近色。盖肺金生肾水,肺受毒重,一近色则浊气引入肾,


  小便一变白浊,即变五疳。若肺经不受毒,及服药后肺经毒既净,虽身上肉尚跳,尚有如蚤


  咬、蚁咬无妨也。按中毒轻者则肚不大鸣,虽不吃药、不持戒鸡鱼亦无妨,但时觉身上不快


  耳。


  一疳蛊当受毒重时,夜则身热头痛不得眠,治方用雄黄末五钱,同菖蒲、蒜子捣烂,放


  盆内用热水冲入,处处洗到,亦能御之。


  一疳蛊服药后病必大减,或时而病忽翻者无妨,但照方服药,自然病退。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